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七十一章 美好的开头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何之风仔细洗漱之后就换上了衣服去剧组,这边是银州影视城的内部酒店,这边几乎所有的拍摄都会在这里完成,只有少数的取景回去别的地方,不过只需要摄影师去了,现在电影的后期制作团队什么都能够做,所以何之风他们只需要安安心心在这里拍摄就好了。

 并不是所有的艺人都像是何之风这样,对自己这么狠,要闭关拍摄,其实别人的生活还是正常进行,只是何之风已经完全疯魔了,夏秦过来劝他,每天都告诉他谁谁谁又递来了广告策划,想要他拍哪个杂志的模特广告,或者说请他出席某个晚会…

 何之风以前怎么没觉得自己有这么多的通告呢?

 他坐在长椅上,腿上放着剧本,哼了一声:“你别在这里烦我,钱再多也不去,反正我现在饿不死,这些广告商也是,我早先闲着的时候没人递通告,现在倒是突然之间来了,不接不接,全部推掉——”

 夏秦嘴角搐,狠狠地一扯粉红色的衬衣领子,发狠道:“我就没见过你这样不图财的艺人!”

 何之风扬眉:“那你现在见识了吧?”

 夏秦点头,手指着何之风“得得得,你能耐,我说不过你。我这就给你推掉这些通告去,不过三个月后你要是拍不完…或者拍完了不红的话…”

 “不可能。”何之风直接摇头,没把夏秦气个半死。

 夏秦没被他这德给气得背过气去,当下将文件夹一收“我不来惹你了,你就在这里好好地拍吧,我估计三个月后有好戏看,陆陆续续都出来了呢…”

 何之风听出了夏秦话里那隐约带着的几分期待,他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轻笑道:“你自己明明比任何人都期待,还要做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夏秦,你口是心非啊…”夏秦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他捏了捏自己的领结,笑一声,悠然自得:“你现在没通告,我可是轻松极了,只要推掉推掉推掉…你现在吃住都在影视城,虽然有狗仔队会进来,可是绝对不会太多,在这里也不会发生什么丑闻,至少那个祸也出国了,啧啧,我夏秦的日子可是好过了…”

 真想一脚给这家伙踹过去,何之风哭笑不得。

 “之风哥,换装了!”

 “哟,都被人喊成‘哥’了,真是个不小的进步,啧啧…”

 何之风一脚踹开了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犯的夏秦,想着换装室走去“一边儿去!”

 今天是开拍的第一场,青年时期的太傅张景年,不过是以太子周恒的视角切入的,对褚青的镜头安排能力,向来是不用太担心的。

 何之风穿着深蓝色的长袍,这是古装戏,他以前也拍过,不过拍得很糟,看他的戏的时候就像是在看单独一个人的戏,完全与别人融不到一起,也有人曾经讽刺他说——把戏拍到何之风那种地步,也算是一种难得的境界了。

 暗蓝色的绣纹遍布整件袍子,看得出这戏装是花了大力气的,很像是汉服,不过在细微处又有差别,这身衣服昨天已经穿过,不过昨天是定妆照,还没有今天的感觉强烈,因为今天开始正式拍戏。

 何之风的头发本来不算是短,扒拉扒拉竟然也能勉强将发型出来,不过为了不出现技术上的失误,化妆师还是给他添了假发,并且说,倒是不用把头发全剃光了,只需要再过两个星期,何之风就可以用自己的真头发拍戏了。

 那个时候别的化妆师听到都是一阵发笑,他向来最熟悉的那个化妆师庄一鸣不在,似乎是接了《白衣女鬼》那边的业务,是不会来这边的。

 不过这些都是细节了,反正上妆完了,何之风自己还是很满意的,他看着镜中的自己,面目清俊,玉冠竖起,檀木为簪,白色深衣,深蓝鹤氅外袍,换上一双蓝白的靴子,这一身才算是全了。

 何之风走出去,一阵掌声响起,他有些无奈:“至于吗?”

 一边已经换上华丽的皇后装束的郑绮也在鼓掌,甚至还带头吹了声口哨:“史上最帅最妖娆的太傅吗?哈哈哈…”她朗地笑起来,听得周围的人也开始笑。

 何之风被她给气乐了,这个剧组的气氛,大约是他遇到的所有剧组之中最友善的一个吧?因为这里的大家,名气都不是很大,或者说,他们有同样的遭遇,因为剧本和导演的问题,他们接拍这部剧,本身就是一种缘分。

 当很多因为同一件事情得不到别人的认同的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就会相互之间产生一种认同感,所以有很强的向心力——这种向心力,在大多数的剧组之中是看不到的,因为很少有这样特殊的条件。

 也许在这里拍戏的经历,真的会给何之风的生活,带来一些很不一样的感受。

 褚青站在摄像机旁边,挥舞着手臂:“好了不要围观了,太子就位,别跟那儿站着了,再站着我可要开骂了——太傅到位,别跟皇后抬杠了,干正事儿!”

 这边叫人都是直接喊剧中的人物称呼的,何之风也要开始习惯,他快步走过去,打趣道:“褚青导演你还不够凶啊…”“Action——”

 室内场景,太子周恒在书房之内坐着,香炉里冒出袅袅的青烟,一阵一阵,古古香的雕花窗棂,背后整整齐齐的书卷古籍,无一不透出一种盎然的古意。

 只可惜,这学习之地,偏偏有一个不爱学习的太子。

 太子周恒,脑袋靠在书桌上,书搭在脑袋上,正睡得香甜。

 只不顾凭空一条戒尺敲了过来,正好落在了他的脑袋上,他正酣睡梦中,哪里想到这突然之间下来的一条戒尺,当下一惊,坐起来捂住脑袋就从座位上跳起来,可是才站起来,一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人,立刻就怂了,可怜兮兮地抱着自己的头坐下来,两眼泪汪汪的,别提多可怜了。

 但见眼前一双蓝白色锈锦的靴子,看上去华贵至极,再往上是一身深蓝外袍、雪白深衣,衣裾重重叠叠,却整整齐齐,无一处不严谨,透出穿这衣服的人身上一种严谨的态度,那双袖覆盖在手上上,只出尖尖的手指和一段被衣袖遮掩了的戒尺,只不过手指的骨节是泛白的,显示出主人现在心情不怎么好。

 紧接着是那修长的脖颈还有俊秀的面容,嘴既薄且线条僵直,是紧抿着的,鼻梁直,一双狭长的眼眯起来,透出几分危险的味道。

 紧接着,那薄的线条微微一挑,就那样翘起来,却显得更加危险和冷凝,那声线挑起来:“太子殿下,别人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你是一心只睡秋觉啊。”

 太子周恒见自家太傅这么可怕,更加不敢顶撞,忙解释道:“那个…太傅说要被三章七十二条,我实在是记不下了…”

 “解释就是掩饰,殿下昨才背下了四章九十八条,今再背下三章七十二条,一定可以的。”

 太傅张景年,本朝最年轻的太傅,也是少年得意的天才,是当今圣上最倚重的人,也是太子周恒最怕的人。

 周恒一听这话,眼前黑了一片,抱着自己的头一下就趴到了桌案上,那额头磕在桌上,发出“砰”地一声响,只听红齿白的太子哀怨的声音:“太傅真是这个天下间最可怕的人了…”

 拿着戒尺的太傅张景年哭笑不得,那戒尺在手板心上敲了敲,接着伸出来一戳周恒“别装死了,快起来背书,当心我告诉圣上去,看他怎么治你。”

 周恒的脑袋被张景年戳得左右晃动,却还是不想起来,兀自抱着自己,像是只鸵鸟,一味地叫喊着:“不要不要,不要起来,太傅你大人大量,就饶了本太子一命吧,太傅——”

 他忽然抬起头来,硬是挤出了几滴鳄鱼泪“太傅,你是好人…”

 张景年叹一口气,拉过他的手掌,一戒尺拍下去,狠下心来,叹了口气道:“殿下,得罪了。人说,教不严,师之惰。微臣是太傅,负责殿下的教育大事,您是后要继承大统的人,万万不要再小孩子心了…”

 周恒很委屈,他一下扑进张景年的怀中,哭嚷到:“我才不要当什么太子,也不要当什么皇帝,太傅,你不要打我…好疼的…呜呜呜…”

 张景年僵住,过了很久,才慢慢地伸出手,摸了摸太子周恒的头发,温颜道:“太子,阿恒,你是一国储君,这种话以后再也不准说,若是被皇后或者是圣上听到,不仅是你,就是太傅也会出事的,乖,念书吧…等你坐到那个位置上去了,就知道它的好处了。”

 周恒终于慢慢地放开了张景年,脸上还挂着金豆豆,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胡乱举起袖子揩了好几把,又低着头,悄悄地打量了张景年的脸色,怯怯问道:“那太傅想坐那个位置吗?”

 少年的无知和天真,还有那不带任何试探的眼神,像是梅花鹿一般,让虽然年轻却已经久经世事,被这官场历练出来的张景年的心微微地停了一下,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轻笑:“我不想坐,看着你坐到那个位置上,我就高兴了。”

 于是周恒一下抓住了张景年的袖子,笑眯了眼,开心极了,两道眉毛都是弯弯的“那以后我就当个皇帝,给太傅封很大很大的官。”

 这一下,张景年忍不住笑开了,原本一双染着冰霜的脸也忽然之间像是冰消雪融。

 年轻的太子拽住张景年的衣袖,有些懵懂地看着他“太傅,你长得真好看,比院子里那桃花的花瓣还好看。”

 张景年听了这话,笑容却又逐渐地淡了,他转身负手,看着院外的宫墙下的桃花,隔着那花纹精致的窗棂,喃喃道:“我张景年,只愿自己是一株万年青…”

 年轻的张景年,年少的太子,曾经有过的一段师生情谊,就这样在平静的温馨之中登场了。

 喊CUT的时候,大家都会心一笑,只是何之风往回走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有些不对,张景年的忠,也导致了他的死。

 一切一切最动人的悲剧,必定有一个美丽的开头。

 有人说:“大概是因为先看过剧本,所以我看到如今演出来的一切美好,笑过之后却觉得更加悲哀,是不是很奇怪。”

 然后有人答道:“等拍完了,回头看,这感觉就会更深。”

 开了话头的人是郑绮,接话的是褚青,不过在终结对话的却是何之风。

 他说:“故事的悲剧,就是我们的成功。”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求留言…

 勤奋可爱有节的作者躺平求包养: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