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七十二章 风平浪静
“我还是觉得这样拍不对。”

 何之风摇头,他对面的褚青脸色很难看,当下就笑了一声。

 “我是导演还是你是导演?”

 “谁是导演有关系吗?我们只是在说剧本而已。”何之风按了按自己的额头,现在拍摄已经进行到了一半,原本拍摄相当顺利,虽然因为褚青的严格,大家都吃过很多NG,但是气氛很和谐很美好。

 可是一进行到皇后陈氏跟太傅张景年有染这个剧情之后,何之风的演技发挥和褚青的要求之间就出现了分歧。

 刚刚拍的一幕戏是在一次错误之后,皇后陈氏和张景年在朝堂上见面的场景,何之风连着吃了十几个NG,几乎一上午的时间都浪费了,周围的工作人员也焦躁了起来。

 现在何之风和褚青坐在一起,说话带了几分火药味。

 褚青也头疼“那好,你说说你的理解。”

 “导演,你的剧本告诉我,太傅并非对皇后没有任何的感情,可是只是因为身份的差别,必须步步远离,在两个人有染之后,太傅心里不该是很挣扎的吗?就像是你喜欢上一个人,却由于各种原因不能跟她在一起,这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我那样表现有什么不对的?”

 周围的人都噤若寒蝉,何之风自开拍以来都很随口,很少有跟人红脸的时候,可是今天这幕戏却引发了主演和导演之间的矛盾——其实他们觉得两方都说得有道理,可是要说问题,大家都有,也不知道到底哪边是正确答案。

 褚青也知道这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他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我们这样来说吧,太傅本来是一个相当自律的人,他严格地要求自己,心里怎么可能会产生这样的念头?他对皇后应该是一种愧疚,还有自责,他甚至想以死亡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因为家国在上,他还要报国——我始终觉得你的表演有问题。”

 “褚青导演,张景年他不是木头人,如果他对皇后真的没有僭越之心,就算是酒后也不会跟皇后有染的,这是两情相悦的事情。我心目之中的张景年他是有感情的正常人,他高尚的同时也卑鄙,你写了他在朝堂斗争之中使用的那些手段,这个人是亦正亦的,只是这涉及到人之中最复杂的因素——自我克制。”

 褚青沉默地听着何之风说,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说,太傅还是喜欢皇后的,只是因为身份的阻隔,可望不可即,他又忠心,并且拥有高尚的人格,这个时候两种感情冲突织,造成了他内心的挣扎和痛苦?不,之风,这个问题我想我们推后再讨论。”

 何之风退后一步,双手一摊“好,我去准备下一幕戏。”

 “助手把刚才拍的那几幕戏给我拷下来,我回去看看。”褚青对着助手说了一声,然后站起来对着剧组闲散着站在一边的人拍了拍手“好了,各就各位,我们搁置分歧,继续拍下一幕戏。”

 “action。”

 上午没有拍多少戏,中午吃饭的时候何之风很疲惫,郑玄晏卸了妆,就坐在何之风的身边,望着他“之风哥,你为什么要跟导演吵啊?”

 何之风笑“你这个小家伙,没看出我们是因为对剧本的不同理解,才有了这个问题吗?”

 “我觉得…你们两个都没对。”郑玄晏是个才大一的学生,可以说相当年轻,可是也许这种人是真的天生就是演戏的,天赋惊人,算起来,他这个太子的角色才是真正的所有演员之中NG最少的,何之风饰演的太傅张景年是相当困难的,毕竟人物性格很复杂。

 可是就算郑玄晏再天才,那也只是个刚刚出道的新人,甚至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前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机构的培训,也没有走过任何的通告,他接到太子周恒这个角色是极大的幸运,可是现在郑玄晏竟然说何之风和褚青都错了,这倒是让何之风感兴趣了。

 他夹了一片水煮鱼,然后放下,扭头看郑玄晏:“你说说?”

 这个新人,很让何之风喜欢,大约是因为,娱乐圈很少有那种完全干净的人吧?

 郑玄晏看着何之风碗里的水煮鱼,忽然伸出了筷子,夹走了,笑嘻嘻地说:“这是让我说话的酬金。”

 同桌吃饭的还有其他人,顿时笑了“风哥竟然被小晏子欺负了。哈哈哈…”郑绮就坐在郑玄晏的旁边,直接将自己面前的菜盘子里面的水煮鱼夹给了郑玄晏,那表情就像是温柔的邻家大姐姐“你小子,可别惹了之风,别看他笑眯眯的,心黑着呢。”

 何之风这下脸黑了“郑绮姐,你这话可说得不厚道啊…”郑绮掩着嘴笑,伸出筷子一点他,抬下巴“怎么,你有意见?”

 何之风心说自己哪里敢有什么意见啊,有也被你给拍死了,直接埋下头去吃饭了。

 郑玄晏看着自己堆得的碗,脸忽然就红了几分,耳子也粉了,他捧着碗,悄悄地抬头看了正常吃饭的郑绮一眼,嘴动了动,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整个剧组的气氛那是相当和谐啊…只不过,何之风吃着吃着又想起来了“对了,你刚才不是说我跟褚青导演都不对吗?”

 郑玄晏反应过来,摸了摸自己的头,软软的栗头发被他糟糟的,他皱了皱眉,说道:“虽然我觉得太傅的确是那样的一个人,风哥你分析的人物性格也是对的,可是演的时候不对。太傅既然是个自律的人,那么在朝堂上肯定不会有任何的表情,他只会以最正常的表情禀报事务,把皇后当成最正常的上司这种,额,大概就是这样吧,他也许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能将自己的痛苦表出来。反正当着皇后,只要皇后不表出任何情绪来,他就会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毕竟现在皇上病重…”

 他这样一说,郑绮也放下了碗筷“这样说起来也有道理,之风你之前拍戏的时候,在朝堂上,就表现出挣扎来似乎不妥,褚青导演说的那种演法也不对,反倒是小晏子说的这个很好。”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何之风考虑了一下,决定休息时间去试试哪个版本最合适。他正要拿起碗筷,却不想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何之风愣了一下,然后低头跟众人说了声“抱歉”就离席出去接电话了。

 这些天的电话,只能是夏秦或者是迟时雨打过来的。

 这个时候一般是迟时雨。

 “我说过了,你不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你那边是深夜了。”他已经劝过了好几次,可惜迟时雨一直固执得很。

 迟时雨那边的确安静极了,他捏着电话,看着外面漆黑的天幕:“我在洛杉矶,明天去巴黎取景,我很想你。”

 “我今天跟褚青吵了一架,不过现在问题差不多要解决了,迟时雨,你别这样固执,我不想看到你回来之后瘦成只猴子。”何之风还是叹气,他靠着墙壁,外面的光开始强烈起来,逐渐酝酿起盛夏的味道“以后发短信给我吧,我有时间就能够看到。”

 “我才不会瘦呢,就算瘦了,那也是想你想的。”迟时雨一点没觉得自己麻,他摸着自己心脏的位置,两个人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面了“之风,我总是觉得要出些什么事情,让我很心神不宁,我在这里遇到沈闲了。”

 “…什么意思?”他握着电话的手指忽然收紧了一些,里面吃中午饭的人差不多都已经结束了,他慢慢地想着走廊外面去,这里还是银州影视城的内部,不过这里景点很多,一抬眼还能看到有工作人员带着摄像机在拍摄,不知道是不是在取景。

 听到沈闲的名字,对何之风来说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可是现在已经算是时过境迁,沈闲什么的,似乎也就是那样了。

 “我只是说我碰见他了,他似乎在环球旅游,我跟他是在公园里遇到的,他说有的时候以为自己得到了,可是握紧手掌,里面还是空空如也,但是当你放开手掌的时候,手掌里就是的了。”

 何之风沉默。

 那边的迟时雨也沉默了。

 过了很久,他们能够听到彼此电话那端的细微声响,包括呼吸。

 然后迟时雨说:“也许是我患得患失,可我还是不想放开。”

 “笨蛋,本来就不需要放开啊。”何之风语气轻轻地,像是在阳光穿透的玻璃瓶里,一片飘落的羽,干净而纯粹“他是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他的手心里本来就没有任何东西,如今他放开了紧攥着的手,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美好。而我,一直在你的手心里。”

 所以你要是放开了,我就飞走了。

 迟时雨弯着角,却忽然很想哭。他使劲地按住自己的额头“干什么说这么煽情的话啊,之风,我好想回来看你。”

 “拍完了就见面了。”

 何之风始终是淡淡的。

 “嗯,晚安——不,午安。”

 “安。”

 电话挂断,何之风想着方才的对话,煽情什么的,迟时雨还真是很容易被感动的人啊。

 他往回走的时候在想,也许跟这样一个善良的家伙在一起,自己也会觉得很舒服吧?

 “风哥,探班的来了!准备一下,听说是肖颖小姐哟~”

 何之风一笑,骂道:“你们就知道胡说八道,想到哪里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开了现耽新文,*搞笑作死,名字叫做《我的神经病史》,我终于还是回到自己的抽风路线上去了…(┭┮﹏┭┮)

 勤奋可爱有节的作者躺平求包养: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