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四十七章 反转
何之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遇到这么荒唐离谱的一幕。

 他没有进去,只是走到了一旁的巨型盆栽后面,靠墙站着,能够勉强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迟时雨似乎一直没说话,何之风记得他离席的时候似乎就已经是完全晕晕乎乎的,现在大约是神志不清吧?

 沈闲又说道:“真觉得你可怜的,竟然被那个男人欺骗,他就是个骗子,骗了青越,现在还敢再出现,本来以为他甘于寂寞了,就那样颓废下去,现在你被他欺骗,还帮着他炒作…”

 “你说这些,是为什么?”

 出乎意料地,迟时雨的声音很冷静,只是何之风这边看不到他那迷糊糊的表情。

 “迟时雨先生,我想问你,你跟何之风是不是那种关系?”沈闲的声音也很平静,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怨怼。

 何之风忽然就觉出了几分不寻常来,这话…

 迟时雨现在又到底是什么状况呢?

 他只能听着,在这个时候竟然就想在这里坐着,像是一个等待宣判的人,一个负罪的人,沈闲说他是骗子,他还真的是骗子,这句话他无法反驳,也没有力气走出去跟沈闲对峙,因为走出去之后需要面对的人就变成了迟时雨,而不止是沈闲。

 里面迟时雨说道:“什么关系?”

 “您是喝醉了吗?”沈闲又问道。

 迟时雨说:“我没醉。你刚才想说什么?”

 别人都不知道,迟时雨酒量极差,可是醉相很好,醉了也不说胡话,甚至说话的时候逻辑特别清晰,感觉就像是没醉一样。

 所以迟时雨说这话的时候,光听声音是以为他没醉,然而在沈闲这边却能看到他的表情,表情有些迷茫,所以沈闲能够确定,迟时雨是醉了的。

 何之风看到自己身边这盆栽的叶片,舒展开的,还带着水,就不可抑制地想起了迟时雨,迟时雨给他的感觉一直是这样,他伸出手,就那叶片上的水珠沾到了自己的手指上,轻轻一碾,那水珠又碎掉了。

 他听到沈闲说:“你喜欢何之风吧?”

 洗手间盥洗台前,却是一片静默。

 何之风的心情里平静极了,那叶片上的水珠已经消失不见了,被他亲手碾灭。

 沈闲没有再说话,他只是在等着迟时雨回答。

 过了很久,迟时雨才开口,答案却是:“我不喜欢他,也不喜欢男人。”

 迟时雨不喜欢何之风,也不喜欢男人。

 何之风忽然笑起来,却是无声的那种,隐约带着几分血腥的气息,那边的对话还在继续。

 “那你干什么还要帮那种人炒作?”

 “哪种人?”

 “就是何之风那种破鞋,别人不要了的,他还是个骗子,骗了青越这么久,刚刚在席间你看到了吗?他还端起酒来敬青越呢,怕是你这个新不如他那个旧爱。”

 “我想你可能搞错了一点。我不是何之风的新,跟他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至于你说的那些,我一概不了解,何之风人很好,你这样在背后抹黑他,才是真的不好吧。”

 “我没有抹黑他,他过去那些脏事儿你知道多少?他就是个烂人,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半路上说好了要发的专辑被斩?他看着看着就要红了,却戛然而止,你就没有怀疑过吗?他在歌坛混得好好的,突然跑去演艺圈,如果不是混不下去了,为什么要退圈?他说得冠冕堂皇,什么自己更适合演艺圈,都是假的!”

 还真是,第一次被别人说得这么血淋漓呢。

 初见沈闲的时候,他真的是一朵小白花,被自己欺负了还自己藏起来擦眼泪,可能是后来被他急了,也被这个圈子染黑了,开始学会了两面三刀,在面对何之风的时候,没别人的时候,活的一匹小狼,会对何之风口出恶言,在别人面前的时候又相当尊敬前辈,表里不一,沈闲是一等一地厉害。

 不过,不可否认,沈闲提出的这些问题都是很要紧的,还都是何之风无法解答的,他从来没有对迟时雨说过自己过去的事情,迟时雨也从来不问,他以前觉得这样很温馨,现在却觉得很可怕。

 迟时雨为什么不问?是早就知道了,还是一直不感兴趣?不管是哪个选项,都很可怕。

 “你说什么都与我无关,既然有这么多的疑问,干什么不去问何之风本人?”迟时雨似乎嗤笑了一声,何之风几乎能够想见他故意做出的不屑的表情“我跟他不过是泛泛之,只是拍戏走得近了一些,你这样问我,会让我误以为你们之间本来就恶,你是在中伤他。”

 “你——”

 “你走吧,我不喜欢跟人在洗手间前面说话。”

 接着迟时雨就听到了一声冷哼,他就站在墙后面,一侧脸就能看到沈闲那冰冷的、气冲冲的背影。

 忽然觉得有些冷,那边的门开了,又关了,他从自己站的位置慢慢地走到门口,看到墙边上迟时雨按住水龙头,埋着头,闭着眼,似乎情况不是很好。

 他的脚步声没有放轻,所以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就突兀了起来,迟时雨一下睁开眼,转眼看向了何之风,于是一下抬起头来,有些惊讶:“之风你…”“我在外面。”何之风很平静,走到迟时雨的身边,扭开了水龙头。

 冰冷的水出来了,溅起细碎的水花,迟时雨看着他的侧脸,忽然想起自己所说的话,顿时忐忑,伸手去握住他的手臂,何之风没躲开。

 “你都听到了?”

 “嗯。”何之风只是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手背放到了水下去,冰冷的水从手背上滑下去,带走了身体的温度。

 迟时雨用自己带着的手掌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似乎想让自己清醒一下,他说:“我只是做戏。”

 他大概是因为酒醉,所以两眼朦朦,眼神有些痴,却拉住了何之风的手不放开,上前一步,站在他的身边“我只是做戏。”

 何之风沉默了许久,伸出手去,却搭在了他的手背上,迟时雨看着他平静的眼神,之前就醒了不少的酒意,现在又褪去了许多。本来以为何之风是要拿开他的手的,却不想何之风反而握紧了。

 他低低地说:“我知道。”

 沈闲前面说话的时候都很疯狂,无一处不在抹黑何之风,要在迟时雨的心中造成疑虑,可是后面的问题却过于理智,旁人能够听得出这之中肯定有什么问题,可是如果是对着一个真醉了的人问这些,被发现的可能就很低,这个时候,对方的警惕变低,再问一些看似很正常的问题,酒醉者中招的几率就相当大了。

 迟时雨愣愣地看着他,表情温雅的何之风,眼帘低垂,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边还挂着笑,那种他很少见到的,属于何之风的温暖的笑,这个时候,迟时雨忽然觉得如果自己的心底有天气,这个时候定然是天朗气清,一切都变得安宁起来。他就着眼下这个姿势抱住了何之风,圈着他的,下巴放在他肩膀上闭着眼:“喂,我本来以为你肯定会误会我的。”

 天知道他看到何之风出现并且说他在外面的时候,心底有多慌乱。那个时候已经完全是成了一团,无数的说辞从心底滑过去,却又抓不住,那个时候觉得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

 可是现在,何之风竟然知道。

 他知道。

 何之风只感觉身侧的身躯是温热的,带着压抑的生机与活力,迟时雨放在他肩膀上的下巴得他有些发,他的发梢落在他颈窝,也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暧昧。

 “沈闲说的那些,都是准备好的问题,可惜你没有按照他的想法来回答,辜负了对方一片苦心。”何之风微微仰着脸,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张漂亮的脸蛋,浅笑的表情,眼底却没有温度。“我该庆幸你在别人面前的时候还有几分脑子,不然我跟你这次都玩儿完。”

 “就算是看不出他带着录音笔,猜我也能猜出来。”迟时雨蹭了蹭他,低笑“好歹我也是混过那么久的圈子的人,他的手段还不顾看,我能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走到跟商照川差不多的位置上来,也不是那么蠢的好吧?”

 他只是习惯在何之风的面前卖蠢而已。

 于是何之风也笑“你就吹吧,你分明是听到他改换了口风之后才猜到他在录音的。”

 喜欢炒作和黑人的一些八卦杂志也喜欢用这种手段,迟时雨这种巨星级的人气,这种事情恐怕没少遇到。

 何之风也曾经用过这种手段黑人,所以很清楚这种程。他闭了一下眼,终于还是挣脱开了迟时雨“不过沈闲有一些话是没有说错的,我以前的确不是什么干净的人。”

 迟时雨哼了一声,假装自己要晕倒。“我醉了,我真的醉了,之风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哎呀…晕了…”

 说着他又倒在了何之风的身上,何之风已经被这人的无打败,只能扶着装醉的他走,本来他以为自己之前的话他大概是没听到,所以迟时雨没反应。

 房间里的场面大约还是那么火爆,吃货徐彻,酒桶肖颖和裴然,还有冷静克制的陆青越…一个又一个…

 大概,众生百态。

 他扶着他走,迟时雨的脑袋就放在他肩膀上,亲昵地挨着,走了一会儿了,迟时雨仰着脸,忽然用嘴碰了碰他的耳垂,哑哑地说道:“就算是你坏到心肺,我也爱你至骨血。”

 何之风停住,他扶着的那具躯体还是温温热,呼吸起伏之间,传给他一种确定的气息,他忽然抬了眼,缓缓看走廊的尽头,一片灯火辉煌。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留言走起┏ (゜ω゜)=?

 勤奋可爱有节的作者躺平求包养: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