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四十八章 隐情
圈子,就是一个圈,圈里圈外,其实从来都跳不出来。

 圈里的人看圈外的人,圈外的人看圈里的人,向来都是不同的感觉。

 何之风重新坐回席间,又喝了几杯,看着徐彻那喝高了的状态,忽然有些担心起明天的拍摄来,说起来,很快就要过年了。

 放下酒杯,肖颖竟然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身边的郑绮的肩膀,借着酒意道:“郑绮姐,往日跟你合作,是我不懂事,今天在这里,敬你一杯,还望你不计前嫌…嗝…”

 惨不忍睹,形象全无。

 郑绮眼神有些复杂,最后还是端起了酒杯,跟肖颖碰了一下,两颊酡红,轻笑:“谁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罢了,喝吧。”

 何之风觉得有些奇怪,可是别人的事情不好探听,听这架势像是以前肖颖做了什么错事,这个时候倒跟郑绮道歉,郑绮今天也有些颠覆何之风的认知,似乎对美食有一种偏好,而且在肖颖跟她道歉的时候,何之风分明能够从这女人的眼底看到一种苍凉。

 郑绮放下了酒杯,却感觉到何之风的目光,回看了他一眼,遥遥跟他举了一下杯,何之风下意识地回一个举杯,喝了一口酒。

 沈闲早就回到了桌边,状似无事地继续吃喝。

 等到这一桌席吃完,已经是晚上十点,别的包间都已经是醉成了一团,不管是酒量好的还是糟的,这个时候都是踩在云上,离开结账的时候徐彻直接把自己的存折拍到了裴然的口,喊道:“结、结账!”

 何之风他们这群还半清醒着的人全部笑了,最后还是助理把那存折给他收好,裴然还有些尴尬,最后打趣了一句:“徐导竟然随身揣着存折,哈哈…”于是他们严重怀疑徐彻是个管严,何之风这个时候是不会想到的,只因为这一个晚上,延伸出后来许许多多的措手不及。

 他们后来才知道,徐彻今天跟自己老婆离婚了。

 出了叶雨会所,会所的工作人员还很尽职地将这些人送回车上,迟时雨被沈一秀扶着进去,何之风回头看的时候,只看到在旋转门里面,肖颖对着郑绮鞠了一躬,而郑绮只是抬起手,抬到一半又落下去,最终只是摇头说了一句话,然后踩着那十厘米的高跟鞋从旋转门里出来,第一眼就跟何之风对上了。

 这个眼神,忽然之间让何之风想起来那些快被自己遗忘的东西,有些熟悉的眼神,何之风绝对在哪里看到过——大约是哪本杂志的封面?

 重生回来之后,现在的记忆和过去的记忆织在一起,他常常会记错时间,不知道记忆是今生还是前世。他甩了甩自己的头,暗道自己可能是因为喝多了才这样,临着拉开车门就要进去,却看到陆青越向着自己走来,他没理,直接进去了,刚想让夏秦开车,却看到司机已经换人了,夏秦就仰坐在自己的身边,醉得人事不省。

 他皱眉,这个时候陆青越已经过来了,他只能摇下车窗,问道:“怎么了?”

 陆青越嘴一抿,厚厚的立领大衣穿在他身上特别显气质,只是沉默了片刻,他说道:“尽管我知道自己没这个立场,可你的嗓子是自己的,就算是不做歌手,声音也不能太难听,你别喝太多。”

 何之风沉默,眼光一转,从车窗外陆青越模糊的影子移到了另一辆车旁边站着正在看这边的沈闲身上,只是弯,对着他摆了摆手,也不知道是表示再见,还是说反对。

 “开车吧。”

 何之风对司机说道。

 陆青越的影子就从车窗边慢慢地滑走消失了,从原本的模糊,消失不见,后视镜里,他就站在原地,看着何之风远去的车影。

 沈闲站在那边看陆青越,忽然伸手抓住自己口那一片衣襟,表情一阵扭曲,转身坐进了车里,摔门进去。

 何之风慢慢地摇上了车窗,嘴里微动,却是无声的两个字:“再见。”

 难以想象那一夜的混乱,总之第二天起来到拍摄地点的时候,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恹恹的。

 不见了徐彻,也不见了裴然,那两个人似乎迟到了。

 迟时雨捶顿足,拉着何之风哭得毁天灭地。

 “昨天我醉了竟然没能够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简直是对不起老天爷给我的这个好机会,之风,我对不起你,是不是让你失望了?酒可是男人最好的伴侣,我真是逊毙了,酒壮怂人胆,之风…咱俩再去喝醉一回吧…”

 何之风这个时候是坐在化妆室里的,被迟时雨这傻叉拉着只能一动不动,他嘴角一,看着镜子里庄一鸣那强忍着笑意的扭曲表情,顿时就像一巴掌灭了迟时雨“庄小哥你继续…”

 庄一鸣继续假装淡定地给何之风化妆,沈一秀跟导演助理这边确认了今天的时间表,一回来就看到这场景,顿时化作了人猿泰山,一把揪起迟时雨,给庄一鸣道歉:“对不起,迟时雨脑子时常不好,给您添麻烦了。”

 庄一鸣有些尴尬:“没事儿没事儿…”

 小曲一样的故事过去,迟时雨终于端正地坐在了化妆镜前面,他打了个呵欠,抱怨道:“其实昨天喝了一场,睡觉倒是舒服了。”

 是么?何之风可没觉得,他手指指腹了一下自己眼下的淡淡淤青,暗道睡得好跟酒可没关系。

 徐彻暂时没来,可是戏还是要拍的,抱着这样的想法,何之风换装出去了,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徐彻已经到了。

 他正在跟助理讲今天的注意事项,迟时雨站到何之风的身边去,冒出来一句:“有意思。”

 何之风回头看他,却看他的手指磨着自己的下颌,一脸的好奇表情,于是觉得奇怪:“怎么了?”

 “徐导今天很奇怪,刚刚我好像听到他跟旁边的场务说裴然今天来不了了。”迟时雨意味难明地看了何之风一眼,声音是早就低了的,有的话不好让别人听到“这个圈子里什么事儿都你,你比我清楚。”

 何之风低头想了一会儿,却一垂眼“但愿不是你想的那样。”

 再拍三天,《花开时》就可以上映了,不过年节也快来了,街上已经开始飘着新年的气息,作为北方的城市,这里冬天下雪,出去的时候可能就是银装素裹,不过街道上有红灯笼,中国结,也有小孩子举着花灯四处走,虽然是极其现代化的城市,可是在人文的风情上却还有古早的风情,只要走在这里,就觉得浑身舒畅。

 这也是何之风选择在这里发展的原因。

 银州是个让人很舒服的城市。

 出名的艺人们常常是四处走,为了拍戏采景会在世界各地飞,不过始终还是要有一个窝的。

 今天拍戏的效果很好,肖颖和郑绮两个人之间那极其不配合的气场忽然之间全部消失了,这一幕戏里有郑绮所饰演的欧海鸢跟女主角巫贝贝道歉的情节,看着看着,何之风就想起了昨天,忍不住对迟时雨道:“我有些看不懂了。”

 迟时雨却悄悄在大衣下面握住他的手:“人家和好不是好事吗?”

 “你什么时候又知道了?”何之风忽然好奇。

 于是迟时雨仰脸“我就是知道,你以为我这几年是白混的吗?”

 何之风又问:“我总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是做梦。”

 迟时雨握紧了手“一睡不醒,就成了现实了。”

 “你什么时候成了哲学家了?”偶尔真的还能说几句引人深思的至理名言出来。

 无是迟时雨最优良的品格,他笑笑:“遇见你之后。”

 甜言语。

 何之风不为所动,看到那边拍得差不多了,不动声地松开了迟时雨的手,走到场边上去“徐导?”

 “嗯,开拍吧。”

 …

 “你说这个综艺节目?”夏秦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信息,忽然之间生出了无限的吐槽心。

 他现在拿着电话,觉得无法理解。

 电话那头的节目组联络人员告诉他,这档娱乐节目是真心的,而且已经跟徐导谈好了,并且商照川已经同意了。

 “这不是整人吗?”

 恨得牙“徐彻他没资格接这种通告,我才是何之风的经纪人。”

 “这是替《花开时》打的广告,您请放心,我们不会太过分的,只是来探个班。”

 要不要这么突然啊…夏秦愣愣地放下电话,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直播,忽然觉得智商不够用了。

 屏幕上,商照川那张成的俊脸不断地刷新着。

 “大家好,广告时间之后又见面了啊。今天我就是东宇卫视娱乐节目‘措手不及’的主持人,来,我们从网友的投票当中选取今天的‘倒霉鬼’,一起来倒数,是谁会中招呢?五、四、三、二、一…”

 “看看投票榜,中招的剧组是——《花开时》!”

 不,夏秦觉得人生都黑暗了。

 他很想冲出去跟徐彻理论,却被一个电话打没了所有的脾气——

 老板袁书:“那个措手不及的节目是我策划过来的,你别搅和了,就这样。”

 那一边,节目组的人员已经带着设备和主持人出发了,这一边,拍摄节目还在不温不火地进行。

 商照川带着一堆工作人员空降银州大学!

 电视机前面的观众已经激动疯了!

 网络上的评论迅速刷新,一条热帖瞬间飘上娱乐论坛头版。

 “天王出击!探秘《花开时》剧组——走起,看八卦啦!”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送到,貌似信息量有点大。突然想很快完结文,OJL

 点击俺的笔名进入专栏,点击收藏,就能包养一只会吃的方丈啦~\(≧▽≦)/~啦啦啦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