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零之女子担家 下章
第63章
洛父严肃盯着洛在河, 试图用眼神让洛在河改变主意,可惜洛在河岿然不动, 反而她坚定的眼神让洛父卸下了坚持。

 洛父软声道:“在河,你一个人跟车出去, 不安全的。还是好好待在家里吧, 闲得慌就出外面玩一玩。”

 洛在河缓缓摇头了, 虽然她喜欢平静的生活,但是这样的生活过久了, 她就觉得空乏无聊了,打算出去走走。

 正好王三子的车队要去花市, 王三子这是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去花市闯。平常他都是跟着车队的人一起出发,浩浩的, 连有些胆量的人都不敢上前劫路。在车队来往的时候,王三子明显感觉到花市平静下的波涛汹涌,年轻人蠢蠢动的内心,大街上开始出现有颜色的衣服,男男女女穿着时髦花衬衫喇叭大头皮鞋,脸上是洋溢肆意的笑容,大晚上街上头还热闹非凡。曾经王三子还担心有人会把这群张扬的年轻人给抓了,他担惊受怕不敢在旁边经过, 但又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他们。

 敏锐的王三子意识到其中的商机, 心动想要进点货,但是他担心车队有些人会打小报告,就想着一个人偷偷来一趟。为了保证路途的安全, 他决定邀请了洛在河一起前往。

 听着王三子滔滔不绝的所见所闻,洛在河心动了,她还怎么看过这个世界是长怎样。所以现在就出现这一幕了。

 洛父求助看着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洛母,在河去的那么远,你不担心吗?

 洛母斜看了洛父一眼,说:“在河,你想清楚了吗?尽管没有人能打得过你,可是有些小人会使小手段,防不胜防。万一你不小心掉进,我们离得远,怎能帮上你呀。”

 洛母的话没有洛父那般直接生硬,可也是反对洛在河一个人出去的。

 洛在河往后一靠,双手叉放在腹上,淡定有底气说:“没有人能够打得过我,在强硬的拳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无所遁形的。”

 洛父洛母不由面面相觑,这孩子是不是太过骄傲了,人心是最难预测想象的到的。

 洛父用眼神暗示洛母,快去找天矫那个小子,让他劝劝在河。

 洛在河看出她爹娘的眉眼官司,补上一句说:“天矫他答应了。你们呢!”

 “天矫怎么不和我们商量一下!”洛母语气中带着微微的埋怨,多了个人给在河底气,瞧在河这幅模样,简直要上天了。

 说曹就来,朝天矫稳重的脸上带着些许的心虚,但还是大步来到洛母洛父面前,问候着:“叔,婶子,吃饭了吗?”

 洛父给了白眼朝天矫,这人还敢来这里。

 “天矫,你怎么答应在河,让在河一个人外出呢?难道你要一起跟去吗?”洛母孤疑看一眼朝天矫,他是在河的同伙吗?她眼神像把刀子往朝天骄身上割去。

 洛母的锐利的眼光,让朝天骄有点坐立不安,他求助看着洛在河。

 洛在河接受到朝天矫的小眼神后,轻笑了一声,等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后,她才开口说:“爹娘你们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我力气够大,还能放倒一个青壮年。”

 洛在河边说着,手也随即行动起来,因此被迫当做模型的朝天矫一个瞬间,便从站着到半躺在地上了,完全失去的行动力,他满脸控诉看着洛在河。

 朝天矫终于忍不住对洛在河指控了,说:“在河,你怎么这样!”

 望着朝天矫满脸委屈不满的样子,洛母轻咳掩住即将溢出来的笑意,说:“在河,你也是的。说就说,干嘛还动手呢。”这样子多伤一个小伙子的心呀。

 洛母没出来的半截话,显然朝天矫也听出来,他顺着洛在河手臂的拉力起来。继而若无

 其事拍拍身上的灰尘,若无其事坐在板凳上。瞧着就是一副谦谦君子模样,殊不知朝天矫心里充满了对自己行为的不满意,今天他真是太差了,怎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呢,想着,他哀怨看一眼洛在河。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人了!

 洛在河淡定接受三方各异的眼神,说:“我和三丫一起去,天矫留在这里陪着你们。就这样了,明早我就出去了。”

 洛父洛母也找不出借口阻止洛在河了,说是担心在河,可在河武力强,能打到大男人,底气十足。如果非要说当父母担心孩子,硬要束缚孩子在家。他两又觉得不妥,思来想去,就这样草率被洛在河下定了结论了。无奈中洛父洛母也就接受了。

 说完后的洛在河用眼神示意朝天矫跟进来,两人好好谈谈。

 直到洛在河的身影消失在洛母的视野里,洛母唉气转头看着愣愣的洛父,她气不过来,就扭把洛父的胳膊,不满埋怨道:“当家的,你怎么答应在河。在河一个人在外,你就不担心吗?”

 手臂的疼痛拉回了洛父的神志,他便安抚着洛母,边把自己的胳膊拯救出来,说:“唉,孩子大了,想要飞出去了。我们还能阻止吗?”

 洛父一脸感叹,在河简直做了他年轻想要做的事情了,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凑近洛母的耳边,神秘说着:“瑛华,你还记得吗?我说过我们家祖宗说过后代会有人振兴家族的。你说那人是不是我家在河。”

 洛母疑惑瞄一眼洛父,她怎么记得不知祖宗说的,可又是说谁来着。嘶~年纪大了,记都差了。

 洛父也没等洛母点头,继续说着:“肯定是我们家在河,你看在河本事大着呢,志向高远,将来我们家就发了,哈哈!!”

 把人领进房间的洛在河也不出声,就这样静静看着朝天矫,直把朝天矫看的浑身不自在,脸蛋发热。

 朝天矫直接开口了,“在河,你在看什么?”

 “当然是在、、看你!我要离家好几天,看不到你的,想着我心就忍不住思念你了。”洛在河笑眯眯上下看着朝天矫,似乎想要把朝天矫完完全全刻在心里。

 洛在河的直白,让感情向来含蓄的朝天矫脸上的红润彻底晕染了整张脸,也让他心里涌上了离别将近的苦愁,想来他也要好几天都没有看见洛在河。朝天矫克制内心的躁动,故作平静说:“我也是。要不然你带上我去!”

 洛在河丝毫没意外朝天矫说的话,可惜、、

 “没位置了!”洛在河遗憾看一眼朝天矫,“你要好好复习了,考上个好大学,我们家就靠你养活了。”

 听着洛在河服软的话,朝天矫微昂着下巴,矜持点了点头,心中由衷充满了责任感。

 但朝天矫还是忍不住劝导洛在河说:“在河,你一起和我考,好不好嘛!我们上同一间学校,一起上下学,一起去图书馆学习,在校园里我骑着单车,后面的你抱着我的。小日子过得多快活呀!”

 洛在河无情推一把朝天矫,让他醒醒,冷漠说着:“不了,我们家有你会读书就好了。我跟你讲,你如果考不上最好的大学,那你就等着,哼!!”

 这下,朝天矫才从美好的幻想中出来,不敢置信问着:“等着?你要惩罚我吗?”

 洛在河坚定点点头,肯定啦。瞧着你就是一副聪明会读书的样子,如果你考上了啥东东,就等着吧。她活动着拳头,随之骨头啪啪响动,仿佛带着无声的威胁。

 “要是我考不上呢!”

 洛在河轻哼,从位置上起来,一步步往朝天矫方向走去。朝天矫不由自主后退几步后,发现这样自己很掉面子,就原地不动俯视着洛在河,试图在身高上迫她。

 来势汹汹的洛在河靠近朝天矫后,她明显发现他无意识缩了一下,心中得意笑了,你什么时候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呢。

 她侧着身子对着朝天矫,轻轻说:“当然是让你一个人睡呀。”

 朝天矫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向来不是一个人睡的吗?接着,他明白了洛在河的意思,心中波翻滚,浮想联翩。脸轰一声爆红了。

 “在河,我们还没领证呢。女孩子要矜持点。”朝天矫也不敢动,僵着身子站在那里,他知道只要他的手微微挪动一下,就能碰到洛在河柔软的脸颊。

 洛在河轻轻笑了,又是上前一步。仗着身高优势的某人不由眼神漂浮,唯恐看到洛在河的眼神。

 洛在河上衣是件略紧身的衣服,她的举止活动,让她尽显有致优美的身体曲线。这让得朝天矫不敢看,却又忍不住心中的遐思。

 洛在河脸上的神情突然一转,直接把朝天矫掀翻在地,不知何时去掉鞋子的脚丫子,踩在朝天矫肚子上,她缓慢着脚下的肚子。

 “你说,我会做什么?”洛在河脸上的笑容变得肆意了,与平常的冷淡平静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不疑惑到底那副才是她真正的面孔。

 朝天矫先是再次被掀翻的窘迫恼怒,再者看到洛在河与众不同的张扬活力鲜活明亮,他眼里全是她的身影,顾不上自己身处何处了。自语道:“在河真好看!好吧,你说了算!”

 听到满意答案的洛在河点了点头,她这招先发制人还真行。下次他再叽叽歪歪,别跟他废话了,直接上手上脚吧。

 可怜的朝天矫不知道洛在河朝着那条歪路越走越远了。想必未来的他‘其乐无穷’了!  M.eZUxS.com
上章 七零之女子担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