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零之女子担家 下章
第59章
“在河, 你相信我吗?”朝天矫严肃认真看着洛在河,眼神却暴了他的紧张。

 “我相信!”洛在河飒然一笑, 养家这她可在行了。

 不知是朝天矫没有心理压力后,他管不着自己的眼睛, 总是往洛在河身上瞟去。

 “天矫, 你要喝糖水吗?”不放心自己的闺女和男人独处一个房间的洛母, 打着喝糖水的幌子出现在洛在河的房门前。

 “不用了,婶子。”朝天矫拒绝了, 在洛母面前他有点气弱了,如果洛母知道他拐了她的宝贝, 会不会拿着大扫帚赶他出门呢。

 朝天矫拒绝了,洛母也不多做纠, 本来她就没准备糖水,只是说说而已。她顺其自然坐过来在洛在河身边坐下。

 “天矫,你也知道我家只有在河一个闺女,都舍不得她她离家远。之前我们的在河还贴心说要留在家里,你觉得呢!”洛母的嘴上是轻松了,但是眼睛却紧盯着朝天矫,似要他给出一个让她满意的答案来。

 来了,传说中的为难来了, 朝天矫在紧张之余竟还有种尘埃落定的安心感, 双手扶着膝盖,直脊背,正经着脸容说:“婶子, 我会对在河好的!我要准备买一件大房子,把你两老接到那里住,我们的孩子可以姓洛的。”

 洛母并没有被朝天矫的誓言保证惑,不知有多少青年婚前一箩筐好话,嘴巴甜的跟不要钱似得,结果等人一过去,不就是立即翻脸了,对着娶来的媳妇,一点不珍惜,非打即骂。知道自己掉了大坑的女人能怎么办,还不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忍受着这一切。就算有人后悔反抗,还不是被周围的人劝着将就着过日子吧,离婚的女人不好过,为了孩子也是要忍一忍的。

 “你家人会同意的吗?你嘴巴上好看,但实际上谁知道呢。还大房子呢,你现在还不是在田里扒食,哪里能买得到房子呢。你家可能在城市是有房子,但是那是你爸妈的。你爸妈不喜欢在河的话,住哪?住大街上吗?”

 洛母来势凶猛的追问怀疑不相信,朝天矫并没有生气,豁然笑着说:“婶子,这可别担心。我读书的时候尝试在报纸报刊上投过稿,零零碎碎赚了有两小百。可是前几年开始就没得赚了。”

 但朝天矫也说着有点没底气,这钱确实有点少,买不起大房子。其实照朝天矫喜欢看书的样子来看,本该到手的钱应该全都拿来买书的,可是这特殊时期,几乎找不到什么好书,就这样子,朝天矫的钱也几乎保住了。

 洛母倒一口冷气,抓笔杆的还能赚到钱!是不是跟以前的秀才是一样的。

 “真的、、真的吗?”洛母有些结巴。

 洛在河也惊奇看着朝天矫,读书人不是一向清高看不起这些拿文笔赚钱的人吗?视金钱如粪土吗,他就不一样呢。果然,不愧是她看中的人,不受世俗观念的束缚。

 被两道目光注视了,朝天矫不自在挪挪位置,他以为她们都不相信,便解释道:“当初我也是想尝试一番的,结果出乎意料的好。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可以把汇款单子给你们看的。”

 有点晕乎乎的洛母,连续叫了好几声好好好,天骄人好看,也会拿笔杆赚钱,真是好极了。以后的小孩子也是聪明伶俐的吧。想到可爱的娃娃气叫着外婆,摇头晃脑读书。洛母的心几乎要融化了。

 他应该是通过了婶子的考验的吧,朝天矫仿佛还脚踏着棉花般不真实,他通过了!接下来,他要好好干活赚钱让在河过上好日子了。

 最后,洛母还拉着朝天矫不放,热情招呼多呆一会,嘴巴就是没停过。还是洛在河出手让朝天矫解放了。

 朝天矫特别稳重矜持对着洛在河点点头,再见!

 送走完朝天矫,洛母回头抓住洛在河的手,“在河,我们家够不够钱买间大房子呀。”

 “娘,你要大房子了吗?要不我们起个新房子。”

 洛母嫌弃道:“不是这个,我是说在大城市了买大房子。听说城里的人都挤在一块的,如果你买了大房子,天骄肯定愿意住的宽敞,再者以后孩子要在城里上学的,有个正经的职业。才不要像我们这样子,揪着一亩三分地,靠天吃饭。”

 “娘,放心,房子我会努力赚得。”想着要买间大房子,洛在河心里充满了劲头,没错!城里村子里都应该有一套,那她就随便想住哪就住哪。

 洛母得到了洛在河的保证,笑了笑,说:“在河,裙子我给你做好了,你来试一试。”

 前一秒意气风发的洛在河瞬间焉搭下来了,裙子,她不想穿!还是子好,想怎么动就怎样动。

 但是洛在河不敢反抗洛母,就怕洛母突来一招说掉就掉的泪水大杀招。每次这样子,洛在河无奈妥协了。

 洛母做出来的是一条长裙子,圆领中袖,腹部收紧,下半裙是宽大飘逸的裙摆,颜色也清新明亮。摆在任何一个姑娘面前都是惊喜的。

 可明显洛在河不是其中一个,她拖拖拉拉着,就不想换衣服,可是洛母干脆利索想直接帮洛在河换衣服。

 被吓一跳的洛在河再也不敢作妖了,乖乖换上了衣服。

 换好衣服出来的洛在河,让洛母眼前一亮,果然人靠衣装,在河穿上漂亮的衣服,真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洛在河别扭扯着裙子,有些嫌弃裹得紧紧的上身,下面从腿上灌上的清风,不让洛在河扯住飘扬的裙摆。

 “娘,好了没。我要换回衣服了。”

 “别别!娘,还没看够呢。”洛母赞叹绕着洛在河走了一圈。“在河,以后太阳烈的时候,别出外面去了。平时摘点油葱敷脸,用洗米水洗脸。别整天学你爹这幅糙样。还有吧,头发不能再剪短了,知道吗?”

 洛在河只好点头了,然后迫不及待把衣服换下来,等喜欢回自己的衣服,她才舒畅舒一口气了。

 “行了,穿个衣服就像要了你的命似得,别人有新衣服穿不知道有多欢喜!”洛母轻轻拍洛在河的胳膊,抱怨道。

 洛在河一脸无辜看着洛母,装作啥呀不知道,这一招还是洛在河在朝天矫身上学到的,目测十分有效。看她娘现在不就笑了吗?  M.ezUXs.cOM
上章 七零之女子担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