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七零之女子担家 下章
第46章
“你们咋回事呀。眼睛都长到后脑勺了吗?出门在外眼睛都不擦亮一点, 弄得别人家不得安宁,你们的良心会不会痛呀!”洛父很是不满说, 这群娘们就会挑是非,破坏他夫两的感情。自己过得不好, 非要看别人过得不好, 心里才平衡, 啧!

 大山家的被这一出弄蒙了,心里不相信她看到的是小狗的背影, 这肯定是洛二的狡辩:“胡说八道!我看到的就是穿着黄衣服的小孩,不是小狗。瑛华妹子, 你可别听着鬼男人的话。他就想你为他做牛做马!”

 周铁花听着大山家的挑破,不满跳出来指责:“大山家的, 你可别睁着眼睛说瞎话。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按的是哪门的心,我妹子没得罪你吧。”

 听了一耳朵的白红桃,对着一群没干,浪费她时间的娘们没个好气道:“行了行了!别争了,大山家的你走去外面,照着之前的距离好好看着,洛二真的是在抱小孩子吗?你你!都一块去!”

 大山家约莫估计了一段距离, 就停下来了, 看着貌似抱着小孩子的洛二,心神一震,难道是它看错了。

 其他人看到大山家的震惊难看的脸色, 顿时明白了。不由看看像抱小孩一样抱着小虎子的洛二。嗯!这看来确实很像抱着小孩,也不知洛二是啥毛病,居然宝贝着这畜生,连走路也是抱着,呵,某些爷们连自家孩子都不愿抱,还有人抱小狗的。

 洛父委屈对着洛母道:“她们为啥要冤枉我呢。”

 洛母呵呵一笑,仿佛带着对洛父蠢样嘲笑,这人连自己干的傻事都不知道。

 他做错了啥呀,洛父委屈巴巴,恨不得缩在角落里独自伤心。

 大山家迷茫了一会,又原地复活了,嘴巴上絮絮叨叨,仿佛抓住了洛父的把柄,说:“我是看错了。可是你大路上和一个女人拉拉扯扯,亲密挨着头说着悄悄话,这话可不假吧。”她得意洋洋,恨不得仰头长笑,哈,这下你无可狡辩了吧。就算真没有儿子,你也是在外面搞的人。

 洛父脸都被气红了,指着大山家的,骂道:“你这人咋就那么呢,啥屎盆都往我脑袋上扣,我要好好和大山说说,他究竟管人的。竟然放条疯狗出来咬人。”

 洛父越生气,大山家底气越就越足。看吧,她说了没错,他生气了,事情暴了他生气了,还想拿大山来她。还说别人,你自己的尾巴都没有收拾干净呢。

 瞧着洛父生气暴怒的样子,大家心中都存着一点疑惑,该不会是真的吧!

 大家的目光不由投向平静的洛母,这人心中是不是酝酿着风暴,洛母究竟会怎么做呢。

 洛母瞟了大山家的一眼,说:“你道说说那女人是谁。”

 “我看不清,反正那人出现我就能认出她的身影。”大山家的十分理直气壮,不是说她眼睛不好吗?我就偏偏不告诉你,随你如何着急生闷气!

 “爹,娘,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放好东西的洛在河来到了白红桃的院子里,一大群人围在着干啥。

 洛在河的到来似乎能给洛父充足的底气,只见他哭丧着一张脸说:“在河,你给爹评评理。她们都说我外面养女人!”

 洛在河少了一眼周围,大家也不知啥不约而同避过了洛在河的目光,真见鬼了,洛在河明明是她们的小辈,她们为啥要害怕一个小辈看过来的眼神呢。

 “谁能说一下,为什么会觉得我爹会在外面养女人呢。”

 仗着自己抓住了洛父的小辫子,大山家的膛,说:“在河,我就看见你得在外面和一个女人动手动脚的。”

 洛在河听了也没说啥,只对着洛父说:“爹,那个女人是我

 们村子人吗?找她出来对质,来证明你的清白。”

 什么他的清白,怎么在洛在河嘴巴里出来感觉怪怪的,大家脑海里不约而同升起了这个念头。

 洛父并没有察觉洛在河语气中的小毛病,可以他已经习惯了洛在河的说话方式和语气了。

 他愤愤不平对着洛在河说:“在河,那就是个疯女人。她以为我抱的是男娃子。我说清楚了那是小狗,她还想要硬要摸着小虎子的脑袋,大河家的是不是疯了。”

 大河家的?周铁花和大山家等人面面相觑,大河家的想要个男娃都快疯了,拜神拜佛拜神婆,整天吃些不知道啥的东西,七八糟的,脸色都难看了许多。

 大家对大河家的举动似乎深有感触,也不难怪大河家的想孩子快要疯了。据说她婆婆扬言道,下次再生一个女娃,她就把大河家的休了,让大河家带着几个没用的赔钱货滚回娘家,她重新给大河找一个会生的。

 又扯出了一个人,白红桃有些头疼,说:“谁去把大河家的找过来。还有你们这一群小子,赶紧从墙上下来,听到没。都给我回去,去去!”

 白红桃拉着一张脸,把那群调皮的臭小子赶走了,不干正事,偏要像个八婆一样围观着,没个男娃样,的确需要好好管一管这些小子了。

 小子们嘻嘻哈哈就在那里躲避中白红桃的大扫把,就不肯离去。凭什么他们就不能听!

 洛在河一手一个直接把他们拎出去,冷眼一横,说:“哪个皮了,我给你挠挠。”语气中掩饰不住威胁让这群小子怂怂的了。

 其中一个比较大胆的小男孩,紧贴着手脚,行一个不伦不类的敬礼,说:“是,老大!”

 其他几个有跟着小男孩起哄叫着老大了。

 “还不快点带他们走,我要收回弹弓了!”洛在河威胁着黑小孩说。

 黑小孩土蛋紧张兮兮捂着自己的口袋,说:“是,老大。不要收我的弹弓。走,谁乖乖听话,待会我借给谁打一次。”

 这瞬间吸引走了许多小孩子,还依稀听见他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土蛋,我要打两次。”“我也要!”“我我!”“上次我给你一块甜甜的红薯块”“要三次的!”“黄豆粒!”“别吵了!待会谁也不给啦!”

 白红桃向洛在河竖起大拇指,真有一套的。

 不一会儿,土蛋娘带回来了大河家的,大家都齐刷刷盯着大河家。

 从来没遇见这种情况的大河家的,绞着手指,低着头,一副怯怯诺诺受气包的样子,看着让不少的人皱起眉头了。

 “主任,你找我有什么事?”大河家的低着头,发出细细的声音。

 白红桃眉头一皱,说:“大河家的,你是不是大路上和洛二拉拉扯扯。”

 闻言,大河家立马抬起头,出一张惊慌失措的憔悴脸蛋,挥着双手连忙否认:“我没有!我没有!”要是被婆婆知道她和陌生男人举止亲密,肯定会打死她的。她不能被离婚了!

 大山家的走在大河家的旁边,低声说:“大河家的,我看见你和洛二头挨头在一起了。只要你说出来,我们肯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大河家虽然懦弱了点,但并不是没有脑子,如果被人知道她和一个男人举止亲密,她名声被毁了,她的女儿也不会好过,而且她才不相信这群人能帮她守住秘密呢。

 更何况,她根本就和洛二没有什么关系,好吧!大河家红了眼圈,手指揩着眼角,噎着嗓音说:“大山家的,我得罪了你吗?你为什么要这样捏造事实。你是不是想要看到我死了,你才痛快!我只想要个男娃子而已,我不要被休弃回娘家呀!哇呜哇哇~~

 !”

 长期的烦闷委屈憋在心里的大河家,哇一声痛痛快快哭了起来,她容易吗?既要看家人的脸色,还要看外人的鄙视轻视的脸色。要为家庭操劳吃喝穿的,更要忍受家人的指责痛骂,她容易吗?她不活了,活不下去!

 大河家崩溃至极的哭喊,不引起了大家恻隐之心,唉,没个男娃子在身边,真的不好过呀!

 洛母也有些不忍,可是事情得要说清楚呀,“大河家的别哭了。先把事情说清楚,你为什么要和我家的那口子当众拉拉扯扯,别人看见了都误会我当家养人了。”

 哭出来后的大河家心里舒服一点了,但还是噎噎说:“我以为洛二抱个男娃子。想要去蹭蹭福气。可是洛二抱着是条狗崽子。”说着,大河家还哀怨看一眼洛父,仿佛在责怪他为什么不抱个男娃。

 “小狗,名字叫小虎子。没有男娃,起码可以摸摸虎子吗?这样窝的肚子可能会争气一点。”大河家摸摸自己平坦的小腹,遗憾到道。

 “人家在河家只有她一个女娃,还不是过的好的。你这是不是借口!”大山家突然凶狠恶煞跑出来,指着大河家说。

 大河家的摸摸自己的眼眶,颇有点怒然道:“我哪里惹到你了。你一定要毁了我的名声,你才满意对吗?”

 不知是不是大河家的气急攻心还是动作太过猛烈起身,导致脑袋缺氧,往一边倒去了。

 洛在河在大家的呼声中抓住了大河家的手臂,把她扶起来,说:“婶子,别生气。伤了身体可不好了,搬个凳子来一下,婶子坐下歇一会。”

 快要把人闹晕了,白红桃也严肃起来了,这场闹事该结束了。

 “大山家,你得好好关注自己的嘴巴。我相信他两没啥事,再敢胡说八道,我跟队长说去,扣你的公分!你们一把年纪了,还跟着凑热闹,散了散了。”白红桃驱逐了一帮人,净给她搞事情,果然是闲的。

 “大河家的,你没事吧。要不要扶你去医疗点看一下。”白红桃放低声音问着大河家。

 顶着一张苍白的脸蛋,大河家摇摇头了,去看病要花钱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而一旁安静的洛在河出声道:“婶子,你这样子好像是有了宝宝了,还是要去看看。”

 有了?!大河家抚着自己的小腹,有点惊喜,可是洛在河怎么知道的?

 洛母唯恐是洛在河说的,只是想要安慰大河家的,不由责斥着洛在河说:“在河,你不懂就别说!大河家,你别介意哦,在河也是不懂事的。”害的别人白欢喜异常还可得得罪人了。

 洛在河也不生气,任由洛母骂着她。

 还是洛父有点看不下去,拉拉洛母的衣角,瑛华别骂孩子了,孩子也是好心的。

 洛母仿佛对洛父的小动作没有反应,继续骂着洛在河。心里却是为这个傻丈夫头疼,呵呵,你懂啥。在河不懂事,你一把年纪还不懂事吗?  M.EzUXs.COM
上章 七零之女子担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