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老公被嫌弃 下章
第192章 破坏高手
王倩欣显然不满意程宇好不担心的态度,“你说的简单,你妹妹她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这次还去向不明,你让我怎样可以放心得下。网 ”

 “妈,所有人都有第一次,你就不要啥心。晴晴已经不是那个伸着手求抱抱的小婴儿了,她长大了,她也有自己的想法。这次她选择说谎,不也是因为害怕你担心,害怕你不让她去吗?”程宇感觉自己母亲是紧张过度

 “你的意思是我错了?”王倩欣想到程雨晴不知去向,心情就又急又慌,根本没有听出程宇的意思。

 程宇无奈地叹了口气,目光转向程浩然,向自己老爸求救,对于自己老妈,他是没有办法了。

 “欣欣,先不急!”程浩然拉着王倩欣的手,让她坐在了沙发上,把她抱进怀里,手一下下地抚着她的胳膊,安抚着她。

 “浩然,怎么办?该怎么办好了?”王倩欣眼眶红红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

 “没事的,晴晴会好好的!”程浩然安慰着王倩欣。他不知道程宇为什么不现场告诉王倩欣程雨晴的下落,但他对自己的儿子有信心,程宇并不是那种轻重不分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的。

 王倩欣把头埋在程浩然的怀里,伤心难过了一阵子,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她抬头,看了看正在安慰着她的程浩然,又看了看在另外一张沙发上悠然坐着的程宇,心中浮现了一个答案,“你和小太阳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程浩然没有想到王倩欣这么快回过神来,也没有隐瞒,点点头,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晴晴离开那天,小太阳已经查到她的目的地是丹麦,我们不知道晴晴为什么要说谎,但我们都一致认为她是有什么特殊原因不愿意跟我们说。”

 王倩欣不重不轻地在程浩然的肩膀上打了一下,怒瞪着他,“你们两父子都是坏死了,让我白白担心。”

 知道了程雨晴的下落,王倩欣的心情好多了,也回想起程雨晴那天逛街的时候突然情绪低落,直觉认为和她这次出行有密切的关系,“你说晴晴是不是失恋了,要出国散散心?”

 程浩然皱了皱眉,看着王倩欣一副了然的神情,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程浩然一直都觉得奇怪,程雨晴这样突然决定出游,连程宇也不说一声,但他是从来没有想到失恋这个原因。

 王倩欣把那天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诉了程浩然,然后又把自己的分析说出来,最后总结道:“所以,我觉得晴晴一定是拍拖了,她这样消失了,不是因为失恋也是因为和男朋友吵架了。”

 王倩欣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唉,早知道我那天就多问她两句,好好开解她一下,那她就不用这样悄然无声地走了。”

 程浩然轻抚着王倩欣刚才自己打自己的位置,有点心痛,他都舍不得对她用力一点儿,她自己竟然这么狠地打下去。

 “走了就走了,反正知道她安全就好了,其他事情让她自己解决好了。小太阳说得对,她已经不是只会吃和睡的小婴儿了,我们应该放手让她自己去解决一些事情。你也不想晴晴成为那些没头没脑,只会闯祸的千金小姐吧?”

 如果宇文望听到了程浩然和王倩欣的对话,他一定会少走很多弯路,只可惜,他们两夫说话的声音太小了,就算他在场他也听不到,何况他一听到程雨晴不在英国,就已经冲出了包间,立刻对程雨晴进行搜捕。

 对程雨晴的情况有了大概的了解,王倩欣心情好多了,她从程浩然的怀里钻出来,站起来,对着房间里面的众人欠了欠身,“抱歉,刚才是我的情绪太过于激动了,影响到大家。大家不要因为晴晴的事情心了,今天我们好好聚一下。”

 “小欣,你不要这么说了,晴晴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就像是我们的女儿一样,她不见了,我们都一样担心。”刘燕燕拍了拍王倩欣的肩膀,开口说道。

 “要不要让韦霆派人去找找?“皇甫暄妍问道。她知道程家也有他自己的人脉,但相对来说,宇文家的相对会比较广一点,找起来可能会快一点。

 王倩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摇摇头,“不用了,晴晴又不是被绑架了,只是偷偷出去玩而已,不用这么劳师动众的,她玩够了也就会回来了。”

 说开了,包间里面的气氛也渐渐好了,但是大家心里都记挂着程雨晴的事情,所以兴致也没有多高,吃了顿饭就各自离开了。

 不得不说,程雨晴是一个破坏节日气氛的高手,上一年一个取消婚姻,好好一个小年聚会被她破坏了,今年,她又来一个偷偷出行,让大家大年初二的聚会又变了味儿。

 “小太阳,你知道了晴晴去丹麦了,有没有派人去看着她。”虽说知道了程雨晴是安全的,但王倩欣心里还是惦记着这个小女儿。

 “妈,你放心了,她现在好好的,玩得可了!”程浩然趁着红灯的空隙,把手机的相册点开,打开这几天收到程雨晴的图片,递给了王倩欣。

 王倩欣看着相片中的程雨晴,心终于完全安了下来,看着程雨晴这样背着背包穿梭于丹麦的大街小巷中,她不羡慕,“我也没有像晴晴那样游玩过丹麦,估计她这次是把哥本哈都走了一遍了。”

 程浩然把长手伸过来,搂着王倩欣的肩膀,“如果你想,我可以带你去啊,只是不知道谁一直放不下家里两个小孩,刚下飞机不久就吵着要回来。”

 坐在驾驶座上的程浩然嘴角,老爸,你这样说话真的好吗?你口中那个小孩正在我您二老开车呐!

 “你说什么?查不多有这个人!”宇文望听到电话里面那人的话,不怒吼,“有什么可能查不到,难道她会飞天遁地吗?”

 电话那边的安达被宇文望的怒火吓了一跳,隔着电话他也可以感觉到宇文望现在有多么的生气,“老大,我真的都让人查过晴晴妹妹的出入境记录了,他们真的什么都查不到。”

 宇文望一拍实木办公桌,桌子上的物件应声往上小跳了一下,然后东歪西倒地落在了办工作上,“有什么可能没有!是你们根本没有去查吧!”

 “老大,冤枉啊!”安达皱巴着脸,喊冤道:“老大,你一声令下,我们怎么敢不从,我一听到你的命令,就立刻放下碗筷去查了,但是真的查无此人。”

 “有出入境怎么可能没有出入境记录?”宇文望责问道。

 安达收起平时那种嘻嘻哈哈的语气,十分正经,但又小心翼翼地说:“老大,那没有出入境不久没有记录了。”

 “你的意思说晴晴根本没有出外?”宇文望被安达的话点醒了。

 “根据现在的查到的情况就是这样,除非晴晴妹妹没有从正规途径买票。”这是安达想到的唯一可能,现在在车站买个跨市车票也要凭身份证,除非程雨晴是买那种黑票,否则他们不会进入了所有运输系统都找不到程雨晴的信息。

 “好,拿给我在市内先找,我就不相信找不到她!”宇文望右掌覆盖在左拳上,用力一按,左手的指关节连续发出了“咯咯”的声音。

 在丹麦的程雨晴并不知道自己又一次破坏了四大家族的聚会,还在为把Nick气走了而哈哈大笑。她心情极好地把意大利面吃了,把碗筷洗了后,便又像之前一样,背着背包出去了。

 程雨晴百无聊赖地走到一个社区里面的小公园,在她前面的是一对满头白发,手牵着手的公公婆婆,程雨晴一时被这温馨场面惊呆了,想也不想,就把背包中的笔和纸拿出来,坐在旁边的长椅上,迅速地把这一幕画下了。

 两位老人也应该是走累了,没有继续走,而是在程雨晴旁边坐下了。

 程雨晴以为人家发现了自己在偷画,心有点虚,在欧美这些国家,那些人对肖像权是很重视的。

 她侧头看了眼旁边两位老人家,见他们手牵着手,小声地在说着家常,似乎并没有留意到她。程雨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和那对老人说说。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刚才看到你们手牵着手散步的场面觉得很温馨,所以不知不觉地把你们画了下来。”程雨晴向两位老人家展示了她刚才画下的图画。

 老太太和老伯伯转过头来,看了看速写本上的图画,对视一眼,会心一笑。程雨晴觉得那笑容是多么的温暖,好像两位老人家并不需要任何语言的沟通,一个笑容或一个微笑的动作,就可以明白对方的心里。

 “小姑娘,你画得很漂亮!”老伯伯向程雨晴竖起了大拇指。

 “你们两位不介意?”程雨晴不肯定地问道。她已经打好了主意,如果人家介意的话,她就把这图画撕下来,还给这对老夫妇。

 本书来自  M.ezUxs.cOM
上章 总裁老公被嫌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