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娼姬菲琳娜 下章
第23章 并成功复国
骑士了口口水,继续听下去。“菲琳娜当时伤得很严重,她倒在大树旁边昏不醒,头上鲜血直。我想你一定能理解我当时的想法吧?当时看见这样的情况,我立刻红了眼拔剑就冲了上去,接着法斯洛也从后面赶了上来,知道吗?他当时吼得比我还要响。”

 “然后呢?”“我们就开始一前一后地夹攻蝎尾狮,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恐怕是我出生以来发挥得最好的一次战斗了吧,当时我的心里只有愤怒,一种想要将对方撕裂的冲动支配着全身。

 恐惧这种感情已经从身体里消失了。我和法斯洛的配合几乎完美,甚至超越了身体的极限似的。我敢说如果以那时候的状态参加比武大剑,将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他笑了笑。“你们击倒了那个家伙?”骑士忍不住询问。

 “当时我们暴风骤雨般的攻势的确重伤了那个怪物,法斯洛砍中了它五刀,还辟断了它一边的翅膀,我则刺了它六剑,其中刺瞎了它的一只眼睛。

 不过蝎尾狮的确不是徒有虚名的魔兽,身的创伤并没有让它立即倒下,在法斯洛砍中它第六刀的时候,他自已也被蝎尾狮的右爪扫中,口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法斯洛的重伤让我只能放手一博,我大吼着冲向它,用手中的剑刺向它的要害,但与此同时它的尾针也刺中了我。

 接下来那该死的蝎尾狮终于倒下去死了,但我也被毒击中浑身麻痹,当时眼前一片模糊,意识变得飘渺起来,我以为自已死定了。”“之后谁救了你们?”“是菲琳娜,我想我永远也不可能忘记那时的感觉。

 极度的痛苦让我倒在地上不停地扭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因为看不见我只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体抱住我,然后轻轻地安抚我,把我的头靠在她的大腿上,那种温暖和柔的触感让我感到宽慰。

 接着,一阵轻轻地祈祷声传入我的耳中,那声音简直像银铃一般动听和委婉,和传说中的天使如出一辙”

 “慈悲的大地之母啊,求求你,请倾听我的诉求…回应我的呼唤…请让我分享你的力量,将救赎赠于我面前勇敢的灵魂吧…当时菲琳娜就这样反复诉求,一遍又一遍,直至一股宽柔的暖开始经过我的全身,渐渐地疼痛和麻痹感逐渐消失,甚至于伤口也在愈合。”

 “大地母神的…奇迹吗?”“我可没有这种幸运享受诸神的奇迹啊,这是菲琳娜自身引发的奇迹。”

 王了笑了笑纠正对方“这只是治疗魔法的一种,不过原本应该只有高阶祭司才能使用的魔法,当时却在菲琳娜的手中使了出来,这不令人惊奇吗?”“王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是…”“好了”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法斯洛已经死了,菲琳娜也已经…总之那种美好的回忆是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他的表情无比伤感,坦米拉兄妹给他的人生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影响,像烙印一样铭刻在他的心底。“王子,有两个人突然出现,他们说有重要事情找你。”远方的林间突然发生了一阵动,男女的争吵声响起,一个放哨的青年骑士匆匆跑了过来。

 “怎么会有人出现在这种地方?我们的行踪应该没有人知道才对。”王子下意识地拔出了手中的长剑,做出了警戒的姿势。

 “王子,库恩王子!”一个娇小的女孩从森林那边向他飞奔过来“见到你了,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少女着泪扑进王子的怀中,欢喜地哭了起来。

 “安?你怎么会在这里…”望着怀中哭泣的少女,王子发现自已竟不知所措。***菲琳娜全身瘫软地倒在上,赤的身上布了腥臭浓厚的,甚至连口腔和也被占据着,缓缓地向外滴淌。

 然而菲琳娜根本没有力气去擦干身体,她实在太累太累。连续几天的轮待已经把她折磨的不成人样,背后鞭打的红印隐约可见,丰的大房上布一块块青紫的淤痕。

 原来浑圆肥硕的股上鲜血淋漓,小眼成了两个合不拢的红肿的,不停里往外淌着粘稠的白浊体。

 这三天里,然大怒的罗伯斯已经撕去了最后一丝伪装,没有怜惜和戏,只有无穷无尽暴和凌辱,他已经出离愤怒了。

 当然罗伯斯的暴怒并不是毫无理由的,如果自已的院女奴从自已布下的大网中逃脱只是让他脸面无光的话,那么安的真实身份则让他陷入真正的恐慌。

 作为索拉王国的第一公主安索拉斯特,与被毁灭的艾蕾诺斯不同,索拉王国作为现役“贝克同盟”的主要成员,无论在军事实力和影响力方面都要远远大于菲琳娜的祖国。

 调教一位现役强国的公主,即使是再大胆的商人也不会愚蠢到这一地步,所以此时的罗伯斯简直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正惶恐不安地焦虑着自已的末来。

 看着罗伯斯和莎众人扭曲的神情,菲琳娜凄惨地笑了笑,或许这是一种最为致命的报复了。身体就像被撕裂了一般疼痛,罗伯斯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他不断报复着将他陷于如此境地的菲琳娜,用尽各种方法摧毁她。

 然而坚强的公主终究还是了过来,她相信再过不久,安和库恩就会前来营救她的…对此菲琳娜无比确信,终于…终于可以从这地狱一般的牢笼中解出来了…用她自已的双手和意志。

 菲琳娜的思绪回溯到数月前,那恶梦一般的角号响起之时,曾经美丽繁荣的艾蕾诺斯城陷入一片火海,城市在燃烧,天空变得血红。

 和蔼的父王,慈爱的母亲,相奴以沫的姐妹们以及知心的玩伴们都在这场大火中燃烧殆尽。最爱的哥哥生死不明,而自已则陷入无究无尽的牢笼之中。只身一个人生活在陌生的城市之中,没有人对自已投以善意的目光,只有嘲笑和戏,身体变得不再是自已的,成了整个城市的玩具,任何人只要出钱就能将自已骑在跨下,尽情地玩和践踏。

 人们喜欢看她哭泣和尖叫,她越痛苦别人就越兴奋,这里没有怜悯和疼惜,无助和绝望无时无刻围绕在公主的身旁,挥之不去。

 命运…是应该掌握在自已手中的,从小时候起菲琳娜就将这句话深深地记在心底。不要哀求…学会争取…若是如此…终有所获…每当绝望之时,公主就不断激励着自已,她相信只有当自已的心也放弃希望之时,那才是真正的绝望。

 布鲁的出现可以说是一个契机,给了公主一个可以触摸得到的理由生存下去。尽管菲琳娜自已也在不断怀疑,这个中年骑士的话究竟是真是假?然而现在的情况之下,只要有些许的可能就不要放过,于是她同意了布鲁的荒缪计划。

 或许他是真心的?仍然抱有最后一丝幻想的公主希望自已能相信他,不过布鲁的方案终究只是一种备案,菲琳娜私下也在着手进行自已的计划,她需要各种情报,但这对于一个被囚的女奴来说太难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她无时无刻都在茶言观,琢磨每一个人的性格特征,强迫自已记住每一丝可能给自已带来的情报。

 索拉王女安的出现让菲琳娜了手脚,当这位昔日的朋友落迫于自已面前之时,与生自来的同情心让菲琳娜不得不分心保护这个可怜的女孩,以至于让自已陷入更屈辱的境地,变得进退两难。

 诗人贝里的出现又是一个转折,理智告诉菲琳娜,即使最好的结果帮助哥哥逃出,并且成功复国,自已也永远不可能回到艾蕾诺斯公主的身份上去了,同时身为一国王子的库恩也不可能娶一个名声在外的娼妇为。所以当贝里拥抱自已的那一刻,菲琳娜就向自已妥协了,她实在太渴望被爱与被呵护,诗人给了她所需要的。
上章 娼姬菲琳娜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