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娼姬菲琳娜 下章
第9章 把推到木架底下
“恩,看中了,这衣服我买下了。”“我也是。”等两人走远,菲琳娜不长呼一口气,然而在下一个瞬间,她忽然发现又有一个绅士正一脸微笑地朝自已走来。

 “这个服装看起来不错啊。”“啊,请再仔细看看,您可以用手触摸,这样更有实际感受。”

 菲琳娜几乎要晕了过去…灯火通明的富人街见证了华沙的奢华,东西方的战争给这个商业国家带来前所末有的机遇。

 通过赎卖武器和人口,华沙的商人们从中获得了莫大的财富和权力,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让这个小国始终得以保持独立,然而随着战争局势的进一步发展,精明的商人们发现自已是时候进行一项选择了。

 同年6月(开始2个月后)开始后一直处于劣势的贝克同盟军再次惨败,他们在通过西北大森林时被盖索克军队乘夜所偷袭,同盟军死伤人数超过三万人,同盟军盟主战死沙场,至此贝克同盟的三分之一国家均告沦陷。

 ***“啊,不要再来了,求求你们,这样我会坏掉的…”即使在走廊中,菲琳娜也能听到从庭院中女孩发出的阵阵哀求声。这让她的恐惧感进一步加强了。

 罗伯斯背负的双手施施然地走在前面,此时公主的双手并没有被绳子绑住,途中好几次她都有一种冲动想用墙上的花瓶或者剪刀来杀死面前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但终究她还是没有下手…公主摇了摇头抛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要想成功的逃脱需要更周详的计划,而现在条件则远远没有成。“在诺斯会长那里过得怎么样?”罗伯斯走在前面问道。

 “坏透了。”一想到那个肥胖的商人对自已所做的事,公主就全身发抖。

 “我想你应该学会取悦他,告诉你一个消息。以后诺斯会长会是你的长驻客户,他已经被你上了。知道吗?他愿意出200金币来买下你。”“这…”她不知道如何应答。

 “我当然拒绝了,你远远不只这个价值。”“我很感谢你把我留下。”她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违心。

 罗伯斯听到之后忽然开始大笑,他在嘲笑自已那愚蠢的谎言?她没有问。笑完之后罗伯斯就再也没有和她说过一话,他带着菲琳娜穿过走廊和过道,来到了一个巨大庭院内。

 这哪里是一个院子,这简直是一个天的调教室。院子四面由高墙所围绕,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器具,滑轮、木马、笼子、钳子、壁炉、支架以及木竿,更多的是菲琳娜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工具,但她直觉告诉自已,这些东西将会用在自已身上。

 房间内已经有三个女孩在接受调教了,其中一个被用绳子头下脚上地倒吊在一个巨大的木架上,一个高大的男人在她前面用自已的不断女孩位于下方的小嘴,右手则在不断玩她毫无防备的门。

 另一个女孩则被迫坐在一个倒V字型的木马上,她的两脚刚好着地,木马锋利的尖角正好卡分开两片,楔在她的里。

 一个男人在下面不断打可怜的女孩,让她不得不移动自已的身体,但每动一下她的那里就被割伤,女孩发出大声的哀嚎,让菲琳娜听得心惊胆怯。

 “很诧异吧,你不在的这几天里有了很大的变化。感谢我们那些女的辛勤工作,哦当然也少不了你这一份,我们扩建了场地,同时增添了一些新的器具。我们还另外新买进了一批可爱的女孩子,她们都很美很人。比如这几个。”

 罗伯斯走到最后一个背对着他们的黑色女子身后,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板了一个身子。“安?”女孩将面容转向自已的一瞬间,菲琳娜顿时大吃一惊。“菲琳娜?”女孩也没想到会有人认识自已,她愣愣着看着眼前的菲琳娜。

 “怎么,你也…在这里?”菲琳娜脸红红的,吃吃地问。“我…”女孩张开口,但她忽然看了旁边的罗伯斯一眼,随即摇了摇头。“我听说阿蕾诺亚被雷普拉王国毁灭,所以的王族都…”“我还活着,但比死更凄惨。”

 公主恨恨地看着罗伯斯。“想不到我们两个都…”安慢慢垂下眼皮。“嘛,菲琳娜。很遗憾我不得不打断你们旧友重了。可否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可爱的女孩是哪个国家的小姐?”“她…”菲琳娜瞥了安一眼,女孩的脸庞上充着不安。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叫安,是索拉王国的藏书吧普通镇民,一直以来阿蕾诺亚和索拉王国交往甚好,所以我小时候时常去那里。安就是那时候的玩伴。安在一旁轻轻地吐了口气,似乎如释重负。

 “噢,是这样吗?”罗伯斯用夸张的语气强调了一句。“当然,我没有理由骗你。”“是吗?那我就没有理由怜香惜玉了,来人。把这个女孩吊起来打!”“啊,不要,痛!”几个大汉走上来,将浑身赤的安提起来以“人”字型,绑在附近的木架上。

 “为什么?她什么也没做!”菲琳娜想阻止他。“我可怜的菲琳娜,你还不明白吗?你们是奴隶,主人鞭打奴隶需要理由吗?”“你这个恶魔!”“谢谢,对我来说这是一种赞美。”罗伯斯谦虚地接受。

 “啊,啊…不要,不…”皮鞭混夹着安的尖叫,充斥着整个场地。女孩柔弱的身子不断地扭动摇晃着,而大汉则从眼里出了野兽一样的光芒。

 “安…”菲琳娜怜悯地看着被吊在木架上的女孩。全然没有注意到罗伯斯已经站在自已身后,突然,公主的长发被一个大汉狠狠地抓起来。

 然后罗伯斯走到她面前,将她的双从衣服中剥了出来,捏在手里不断玩着。“你似乎忘了自已的身份呢?娼姬菲琳娜?”说罢罗伯斯命人将主公剥光衣服。

 然后拖到一个巨大的木驾旁边。架子很高,从顶上垂下几大的麻绳,菲琳娜本来以为自已会被安一样绑起来,但罗伯斯并没有这么做。

 他从背后狠狠地推了一把,把她推到木架底下,然后命令大汉抱起公主,将她的身子横过来脸朝前方,接着罗伯斯抓起一木架上的垂着的绳,将公主上方的那只脚用绳子紧紧得吊住。

 另外又拿起一绳将她同一方向的那只房从部紧紧地扎起来。“好了,这样看起来很美。”

 罗伯斯做完之后,在公主肥大的丰上满意地拍打了几下,随着绳不断升高,可怜的公主就这样被吊在了半空中,全身的重量被在了那只被勒得紧紧的房上。

 “女人的身体是如此的神奇,你的一只房就可以承重全身的重量,你也这么认为吧?”罗伯斯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了一下被勒得充血通红的房。

 “放开我,不要…”哪怕一丝一毫地移动都会撕扯着女孩的房,让她感到尖稚般的痛苦。菲琳娜气,不敢做任何地抵抗。

 “比如这样…”罗伯斯惨忍地笑着,他慢慢拉动系着绳的圆轴。绳子连着菲琳娜的慢慢往上拉,一点一点上升。

 公主紧张着看着自已被用这样屈辱的姿势逐渐向上拉去,一米,两米…眼看着自已就要接近木架顶部,罗伯斯突然一松手。失去了力量的维持,菲琳娜的身子突然猛地向下坠去。

 然后在接近地面的时候绳长到达了极限,下坠的所有力量加之自已的体重全部在一瞬间挤进了公主那已经红得充血的房上。

 “啊…”公主猛得身体一颤,将头重重地向后仰去。她双目圆睁,张大着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尖叫声,尖锐的疼痛甚至让她失去了叫喊的力气。“怎么样?让我们再做一次吧。”罗伯斯再次拉动绳将她的身子吊到半空中去。
上章 娼姬菲琳娜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