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娼姬菲琳娜 下章
第3章 裑体缩在一起
***深夜“莎”院内深外的某间房屋内。“阿蕾诺斯”第三公主菲琳娜坦米拉正俯在上偷偷哭泣。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但菲琳娜仍然没有从破处的悲痛中回复过来。辱,后悔,愤恨和不甘,种种负面感情犹如一道刺耳的音符不断传入她的脑中。公主静静地望着手中的匕首,好几次她都想一死了之。但每一次,匕首冰冷的刃口接触到皮肤时,菲琳娜终究还是放下了它。

 公主并不是害怕死亡,但现在对于她来说还有不得不完成的事情。她闭上眼睛,回忆起自已的哥哥。那个强壮勇敢,温柔善良的哥哥。那个从小抱着她,带她一起溜出王宫玩耍的哥哥。

 那个同她一起出征,统帅全军的哥哥。菲琳娜能够忍受屈辱到现在,全是因为她哥哥还活在人间。

 菲琳娜的铺上放着两枚金闪闪硬币,她厌恶地看着这两枚硬币,那是她用一个公主的贞操作为代价所换回来的,一个堂堂公主的处女,竟然只值两枚硬币!

 菲琳娜越想越气,她一把抓起硬币,狠狠地扔在地上。(这里提下物价单位,基本是1金币=100银币=1000铜元这样换算。

 一袋小麦大约5个铜元左右,一柄普通的长剑约6个银币,而全套骑士装甲则在40银币左右。所以金币是非常高价的计价单位,平民拿到一枚金币第一件事情就是用牙齿去咬一咬确认真假。

 硬币被重重地扔在地上,发生清脆的响声,它们滚啊滚,其中一枚慢慢滚出了大门,消失在夜中。公主痴痴地望着窗外,一动不动。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沉重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公主,您千万要想想,您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啊。”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菲琳娜抬起头,一个巨大的男子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那个男子大约40多岁,长着凌乱的胡子,穿着成的棕色大衣,看起来就像个从战场上归来,尽沧桑的士兵。

 他手里提着个油灯,另一个手摊开,里面正是公主刚才掷出去的那枚硬币。菲琳娜当然记得这个男人,或许在整个院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才是真正可以信赖的人。

 也正是这个人,给本已心死如灰的公主带来了生的希望。男子名叫布鲁,曾是“阿蕾诺斯”王国的一名骑士,同时也是他哥哥的部下。

 男子告诉菲琳娜,她仅存的一名亲人,她的哥哥还活在人间。当时贝克同盟军战败,佣兵王国率军攻占“阿蕾诺斯”王子带领民众奋力抵抗侵略,但终因寡不敌众而惨遭失败,王子本人也被打下山崖。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王子已经死亡,可求生的意志让坚强的王子活了下来,他以草革为食,慢慢地逃出了山崖。

 然而不幸并没有因此而远去,王子刚刚入城的那一刻,就被侵略军抓了起来。侵略军并不知道王子的真实身分,所以王子再次逃过一劫,但也同时被贬为奴隶。现在唯一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便是这个长年跟随在王子身边的中年骑士布鲁。

 当然,菲琳娜公主所为并不仅仅是为了她的哥哥。布鲁告诉她,整个阿蕾诺斯王城被毁于一旦,大量的人民遭到屠杀,剩下的被贬为奴隶。

 但阿蕾诺斯并没有就此消灭,抵抗运动在国境内此起彼伏,逃出来的人们团结起来,努力地为抗争着,然而,由于缺少真正的领袖,抵抗运动不断被征,而贝克同盟也因为阿蕾诺斯政府的倒台变得师出无名。所以,如果王子此时能够站起来的话,一切将变得有可能起来。

 所以菲琳娜公主暗暗发誓,即使牺牲自已也要将哥哥拯救出来,这不仅是为了她自已,更是为了全部的阿蕾诺斯国民。王子的赎金是笔相当大的费用,布鲁在战争中失去了一条腿,以经无法从事任何生产活动了。

 而同时,他也无法通过传播王子身份的方法来进行敛财,因为到处是敌国的眼线,这样做的风险实在太大,更何况腿脚不便的他跟本无法找到抵抗军的所在地。于是菲琳娜公主的卖几乎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

 “为什么要让我做这种事情,那还不如死了算了。”菲琳娜扭过头,忍不住哭泣起来。“公主,菲琳娜公主!抬起头,我知道您的屈辱和痛苦,或许我没有权利指责你什么,但请您想一想身处火海中的国家和人民,再想一想您的职责。王族为何而存在,骑士们为谁而效忠!”

 “许许多多的君王只为自已家族效忠,这才是统治之道!这个世界上无人为会怜悯和奉献而生,为什么要把这一切在我身上?这太奇怪了。”

 “菲琳娜公主!”低沉的吼声从男子口中发出,菲琳娜从来不知道这个一直忠厚老实的男人也会如此愤怒,此刻他的眼神中充了某种无可质疑的力量。

 “那总有其它什么办法吧?难道就没有更正常一点的方法了吗?”“公主,老臣无能…老臣对不起您,但实在是…”他呜咽着并没有说下去。

 望着布鲁痛惜的目光,公主意识到了自已该做些什么。她缓缓伸出手,将金枚握在手心,眼泪轻轻落下来。“我知道我该做什么,布鲁。谢谢你,我是阿蕾诺斯第三公主,为了我们国家,我的人民…我会坚持到底的。”说完,她已经泣不成声。

 之后,菲琳娜公主正式开始了她的卖生涯。每接一次客,公主都可以从中得到一部分的金钱,钱的数目非常少,但这以经是公主用尽全力所能争取到的最大数值了。

 然而一周过去了,前来享受菲琳娜的客人却并不多,她一共也才赚到几枚银币而已,这真让人不知是高兴还是悲哀。

 一周前菲琳娜的破处活动事实上非常地成功,她清楚地记得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围了上来,他们抚摸着她的房,她的大腿,她的私处,一切他们所可以抚摸的地方。

 他们一接一,用他们大的侵入她的身体,攻击她的口腔。有人甚至还有各种秽语来侮辱年轻的公主,整个活动持断了很长时间。

 直到在场的二十多位绅士完全没有力气之后才宣告结束。第一次进行如此高密集度的公主,被折腾之后整整近半个小时才有力气站起来。

 可是为什么,情况有了如此之大的变化呢?后来菲琳娜才知道,在整个情业极其娼盛的这里“莎”并不是非常出名的一家院。

 其它有名的院,通常会采取更为烈的情手段来吸引顾客,这其中包括轮待,公开凌辱等等活动,相比之下莎的活动就要逊许多。更有一点,之前她被破处的场地并非莎所拥有,只是临时租用的而已。

 真正的莎位于整个富人街和平民街的边际,由于华沙贫富相差非常严重,阶级矛盾层出不尽,所以那些富人们一般不愿意前来这里享受,因为这多少伴随着一些风险。

 “所以呢,菲琳娜。我们也想仿照其它院的方法为你进行宣传,我想你一定会同意的吧?”高瘦的店主,也就是之前的主持人罗伯斯眯着眼睛看着她。罗伯斯相信,眼前的公主已经完全为他所掌握和拥有。

 她会反抗,但这正如他所愿,他相信公主终究是公主,即使沦为娼,也应该和其它人不同。菲琳娜公主所拥有的高贵坚强气质才是她招揽客人的最大资本,当然他现在不希望公主意识到这些。

 “你指的是什么?”公主睁大眼睛,身体缩在一起,她本能地意识到对方不怀好意。“那些贫民都是一群吝啬鬼,不给他们一点好处是不会乖乖地把手伸出来的。”“好处?”菲琳娜越来越不安了,她猜不出这个高瘦的男人心中酝酿着什么。
上章 娼姬菲琳娜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