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六十四章 太子熙
果然看到裴然了。

 何之风穿着一身白底织金的长袍,放下了剧本,侧头看了夏秦一眼,似笑非笑。

 夏秦的表情又凝重起来“我总觉得你笑得不怀好意。”

 “哪里是我笑得不怀好意?分明是你自己心里不知道转着什么龌龊的想法。”前些天迟时雨爱说这些话,不过被何之风修理了一阵之后就不敢了,现在何之风用这话跟夏秦说,只是存了些调笑的心思。

 夏秦看着刚刚到场,还在忙碌准备的裴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像是在思考什么,可是越想,这脸色倒越翳起来。

 “十号,何之风。”

 场务人员在那边喊了一声,何之风已经换好装,将剧本给夏秦拿着“算了,别想了,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导演张巍,算是圈内小有资历的导演了,据说为人幽默,会开玩笑,跟周秉承和徐彻不一样,所以看到张巍表情轻松地坐在椅子上,歪着身子看他,何之风一点也不惊讶。

 《太子》,一个锦衣玉食的太子,国破家亡,遭遇jj,潜伏敌国,卧薪尝胆,最终洗清国仇家恨,光复自己的国家的故事。

 张巍看着何之风,眼底不知道为什么滑过几分类似于惋惜的颜色,何之风眼见着就心里打突,这不是什么好的信号啊。

 “演这一段吧——唔,太子熙阴谋陷害敌国主将,在牢中羞辱将军漆这个情节吧。”

 没有跟他对戏的人,只有特别简单的桌凳等等道具。

 太子熙在国亡之后,潜伏于敌国郑,乔装改扮,成为年轻的权臣,这个时候辣手使计陷害了郑国将军漆,又到牢中羞辱漆,漆不堪其辱,碰壁自杀。

 这一段么?

 何之风不动声,在助手那边按照规矩喊了一声“开始”之后就进入了状态。

 太子熙,幼年时候衣食无忧,奈何遭遇巨变,在国仇家恨的双重迫之下,他整个人已经扭曲,此刻心都是仇恨,孤身潜入敌国,此刻已经解决了郑国的大将军,胜利已经垂手可得。

 他抬眼,仿佛自己眼前就是阴冷的囚牢,他面无表情地一步一步走过去,身上漂亮的白底织金衣袂一晃,让人觉出几分闲庭信步的雅致来。

 一步两步三步,从左到右,恰好九步,然后向右一转身,在何之风的意识之中,这就是牢门了。

 敛着袖袍向着身边一挥手,何之风轻声道:“开门,你且下去吧。”

 没有人应答,他却斜过眼,视线的焦点从右到左,又转回来,像是瞥了人一眼,看着别人离开一般。

 没有配角来演对手戏,自然是艰难一些,不过都难不倒何之风,这部戏的主角,他是志在必得。

 手在半空中虚扶了一下,众人看出,大约是扶着牢门框进去了。

 他的脚抬高了一下,锦绣靴子重新落在地上,像是跨过了门槛。

 然后站直身子,背着手,看向虚空里某个点,眼神不挪开,眼角却斜挑上来,嘲讽地看着,语气却虚伪极了:“漆将军,委屈你了,竟然让你待在这样的地方。”

 他温文地笑着,眼睛底下却是无边的算计,大约过了三秒,他呵了一声“大将军高风亮节,我自然是小人。”

 他绕着那自己虚构出来的一点,背着手又踱了两步,看向了另外一边“我高熙,就是阴险卑鄙?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我以不知道呢…”

 一声轻笑,感觉是云淡风轻的,只是他转过身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角扯开了,眼神气极了,弯下,伸出手,拇指微微下,其余四指并拢弯曲,这个姿势——是掐人的下巴。

 继续抬手,他看着自己手部上方一点的位置,挑眉:“瞧瞧好好儿的一个人,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大将军,敬酒不吃吃罚酒,别跟我作对,没有好下场,你只要把虎符出来,我断断不让你受苦的——”

 声音戛然而止,同时何之风的右手向着右边很突兀地一移,像是被人拍开了,他的目光随着转开,接着却又回到了方才的位置,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一脸的刻毒和冰冷:“哼,既然大将军不识好歹,就别怪熙——辣手无情了。”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重新直起

 尽管旁观者都知道没有人与何之风对戏,可是在何之风表演的时候,就像真的有一个敌国的大将军蹲在大牢里,跟何之风针锋相对。

 只是剧情还没有结束,这个时候是试镜会,何之风要抓住一切可以表现的机会。

 他直起身子之后,就离开了原地,转身走了回来,对着旁边的人一挥手:“好好伺候着,别‘亏待’了大将军。”

 他伸出自己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身前,仔细地看了看,眼神却变得无比厌恶,神情已然有些扭曲。

 “真是恶心…”

 表情扭曲是如此深刻,可是这一句话的声音却轻得像是呢喃。

 只是观众们心中都浮出一个疑问来:太子熙是在说谁恶心?

 是关在牢房里的大将军漆,还是碰过大将军的自己的手掌,或者说——是此刻为了复仇不择手段、扭曲了自我的自己?

 这一切,无从得知。

 因为何之风的表情已经收了起来,恢复到面无表情,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回了自己开始时候的地方。

 这里,就是何之风表演的句点了。

 张巍忽然之间站起来鼓掌,眼神亮极了,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看着何之风“好,好,好,不愧是今年玛格丽特白金奖的得主,演技果然不凡!”

 虽然张巍在夸奖自己,可何之风心中一点也没有轻松的意思,裴然已经站在一边看了,只是始终沉默,他今天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对。不过这些本来跟何之风是没有关系的,可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张导过奖了。”何之风笑了一下,表情有些淡,不是很热络,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张巍似有所觉,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松动,眼神忍不住向着裴然那方向一转,又没有转到,最后道:“辛苦了,下一个。”

 于是何之风走回去,换过装之后回来,坐到了后面的一排椅子上,夏秦已经站在那里等他,给他披上了外衣,身边有别的演员,跟何之风这个打了招呼之后,都看向了场中。

 何之风之后紧接着的竟然就是裴然。

 他穿着的装束跟何之风方才穿的是一套的,不过是紫金袍,头上束着冠。

 “裴然是吧?你就演…国破家亡时候那一段试试。”

 何之风心中那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他自己方才的表演可以说已经相当漂亮的,按理说,主角已经是他囊中之物,只不过,现在张巍的这个表现让何之风有些拿不准。

 夏秦显然也知道要发生些什么了,脸色有些沉。

 国破家亡的时候吗?

 裴然似乎没什么感觉,可是在助理喊了开始之后,何之风却发现他的表情变得不一样了。

 他就站在那里,没有走一步,慢慢地、缓缓地,仰起头,仿佛这半空之中有什么他祈望的存在,然后退一步、再退一步、第三步——顿住。

 他低下头,表情带着几分惨烈的惶惑,双手空空“我的剑呢?”

 裴然扭头,向着旁边问道,站在那边的场务人员被他那堪称疯狂的眼神震慑,竟然差点叫出来。

 然而裴然的眼神很快转开了,他双手无力地垂下,惨笑了一声,一下跪倒在地,紧接着笑声扩大“哈哈哈哈…”何之风忽然站了起来,看着场中的裴然,眼中带着几分无法置信,就是夏秦也被震撼了。

 这含着血的笑声…

 裴然仰起头,脸上那表情悲怆到极点,长大了嘴,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什么,然而却因为过于用力,最后去全部成为了无声——

 嘶哑,极度的嘶哑。

 国破家亡,整个人从天堂到地狱,经历巨变,绝望,令人窒息的绝望,国仇家恨,像是沉重的血腥,在了少年的太子熙身上,让他无助而困苦。

 高声疾呼,吾剑何在?

 失声痛哭,哀吾家国!

 输了。

 何之风知道,自己输了。

 可是他却是全场第一个鼓起掌来的人,这掌声就像是醒魂钟一般,将所有人唤醒,紧接着,全场热烈的掌声都响了起来,却没有人说话。

 这是一场所有人都认同的胜利,就连夏秦,最后也不得不苦笑一声,看了坦磊落的何之风一眼,跟着鼓起掌来。

 男主角,太子熙,裴然。

 虽然已经继续喊下一个人来试镜,不过何之风已经不想看下去了,他转身从这边试镜场出去,在走廊上的时候,才狠狠地舒了一口气, “我竟然不知道,他的演技具有这么可怕的爆发力——”

 “的确可怕。”

 夏秦说的可怕,和何之风所说的,明显不是一个意思。

 何之风也听出来了,他看着落地窗前的高楼大厦,弯起角一笑,却也不反驳,因为夏秦是对的:“有这样的演技,却还有无限的忍耐力,能够默默无闻那么久,直到契机出现。”

 这个世界上,会隐忍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不过这次的确是我输了,就算是裴然背后有徐彻,甚至整个试镜会的结果已经被内定,我已经知道,这一次,我不如裴然。输,也输得甘心了。”

 他最怕的不是输,而是输给潜规则,输给权势和关系。

 “走吧,别想的,没了这部戏,我还有明天的头版头条呢。本年度玛格丽特白金将最佳男配角永远配角命,与《太子》一戏主角无缘,惨败于裴然之手——这个标题如何?”

 “太长。”

 夏秦也不好说什么了,何之风既然看得开,他也少些心。

 “也对,不够简洁有力啊。”

 何之风笑着,抬步向电梯那边去,不过半路上被人叫住了。

 “何先生——”

 何之风回头,看到裴然站在走廊上看他,表情似乎有些奇怪。

 他顿住了脚步,看着裴然,却笑道:“你是凭借实力赢的,我高兴的是,你的确比我更适合这个角色,我是败给你,而不是败给你背后的东西。你放心地演吧,我很期待,影片上映的一天。”

 此话出自肺腑,何之风看着他,然后转过眼,走进了电梯,夏秦也跟进来,走廊上只留下夏秦一个人,他站在那里,忽然伸手按住自己的额头——实力么…

 呵。何之风呀…

 作者有话要说:勤奋可爱有节的作者躺平求包养: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