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六十三章 杀青
“商照川荣获最佳男主角!何之风以黑马之姿夺走最佳男主角奖杯!大爆冷门——巨星迟时雨奖项全落空!”

 “热播:《花开时》剧情大探秘!”

 …

 铺天盖地的报道,让何之风最近相当头疼。

 坐在公司的休息室里,看着夏秦拦住外面的工作人员,他只觉得心力瘁,至于吗?

 “抱歉,抱歉,下面的礼物就不要送上来了,堆到隔间里面去吧,麻烦你们了,谢谢,谢谢…辛苦了…”

 何之风这次很善解人意地递过去一杯水“你才是真的辛苦了,这些天来的礼物似乎有些多。”

 “你也不想想,现在这部偶像剧火到什么程度?”夏秦也不客气,接过这杯水,一仰脖子就喝了个干净,然后坐在了沙发上,前面的茶几上摆着无数的娱乐杂志和报纸,都是最近一周以来的娱乐报道,因为玛格丽特白金奖的余波未去,又接着这边何之风主演的偶像剧《花开时》热播,何之风现在的人气简直就是爆棚状态,每天网上的人气指数排行榜上,何之风的人气曲线几乎都是在直线上升,快到不可思议。

 他所饰演的夏白那个角色,有温文尔雅的外表,却有着相反的一颗相对冰冷的心,只是这样的冰冷却又有原因,随着剧情的展开,夏白内心的秘密逐渐被人知晓,在这样一种先塑造正面形象、再适度抹黑、最后完全洗白的艺术手法的作用下,夏白已经完全有血有,并且深入人心,那种人的矛盾征服了所有观众,尤其是女观众。

 偶像巨星何之风,似乎也还不错。不过如果能够去掉“偶像”两个字,何之风会更加满意。

 “明天是杀青会,今天下午有最后的一集拍摄,今晚有电视台的通告,是银州卫视;后天是《太子》的试镜会,还有《雪莉》时尚杂志的封面广告…”

 夏秦又开始念叨了,何之风痛苦地按住自己的太阳:“停停停,别整天念叨了,听着就头疼,忙死个人了!”

 “何大少,你的幕后团队现在已经准备完毕,现在你的一切都要参照商照川和迟时雨的那个标准走了,知足吧,身为艺人是越忙越好,你还想休息?做梦呢吧…”夏秦翻出了一份策划书“喏,这是你的幕后团队的阵容。”

 每一位特别成名的艺人背后,都有着强大的幕后团队,商照川背后就有为他量身打造的幕后团队,商照川在公共场合的发言,危机公关等等,发展规划等等,几乎都有幕后团队来解决,别看商照川现在一般只带张景一个经纪人到处走,偶尔有司机和助理,但是真正的情况却并非如此,一个商照川背后跟着无数的智囊人员,为他出谋划策。

 专业的幕后团队——这还真的是巨星级别的待遇了。

 迟时雨也有这样的幕后团队,他倒是很清楚的。

 何之风翻开了这本厚厚的A4打印纸,上面有许多人的名字,还有他们所负责的项目,公司里有不少这样的幕后团队,不过有的团队是为一个艺人准备的,有的却是大家共用的,非巨星级别的艺人需要幕后团队,不过幕后团队并非为一个艺人服务,而是为许多艺人提供服务,这样能够提高效率减少公司的开支,只有巨星级别的艺人才拥有完整的幕后团队。

 现在他竟然也有自己的幕后团队了。

 何之风还没高兴一会儿呢,随手按开了休息室里的电视,接着脸上的表情就凝滞住了。

 “肖颖小姐,有目击者看到您跟迟时雨先生一同出入会所,不知道你们两位是什么关系呢?”

 “抱歉,无从告知,请你们让一让,她现在在赶通告。”

 “肖颖小姐,有知情人爆料说你跟迟时雨已经有了新的恋情,请问该条消息属实吗?”

 “听说您在拍摄《花开时》的时候没有跟男主角何之风擦出火花,反而跟男二号迟时雨擦出火花,是这样吗?”

 “肖颖小姐,回答一下我们的问题可以吗?”

 “肖颖小姐!”

 “抱歉,无法相告!我说过她还有通告!”

 “之前您跟何之风传绯闻,现在又跟迟时雨,是你故意炒作吗?”

 “肖颖小姐…”

 穿过重重的人墙,带着大墨镜的肖颖终于到了车上,豪华的黑色轿车穿过人群终于去了,留下停车场外面的记者一大群,还在不停地喧嚷。

 何之风一下关掉了电视,夏秦看他脸色不好,只好说道:“你也是知道的,娱乐圈的炒作很多的,也许过两天迟时雨跟肖颖确立恋爱关系的事情就会出来,娱乐圈哪里有什么真正的爱情啊?这些都是炒作的手段,过不了多久,这些银幕上的情侣又会分手…”

 “你跟我说这么多干什么?”

 何之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夏秦忽然有一种自己被看穿的错觉,不过他也不怎么介意何之风那带刺儿的语气,他觉得自己现在是练出来了,有时候不被何之风刺儿上几句还不舒服“反正你都看出来了,我是从来不看好你跟他之间那档子事儿的。不仅是我,就是沈一秀也没看好过你们。”

 不看好那又怎样?

 何之风忽然就笑了起来,也不觉得郁闷了,娱乐圈就是这么回事,捕风捉影的多了去了“算了,不说这些话题,你知道我是劝不会来的,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我也知道不可能说服你支持我跟他,所以这个话题对我们来说是忌。你知我知,所以我们不说了,好不好?”

 夏秦耸肩:“听你的。”

 收拾好东西,两个人去片场,最后是一场婚礼的戏,拍完就休息,第二天是杀青会,今天晚上有银州卫视的通告,迟时雨也很忙。

 在片场拍完戏之后,众人欢呼了一阵,何之风和迟时雨却都在收拾东西,何之风只是跟迟时雨说了一声自己先走了,就坐车跟夏秦赶通告去了。

 还在收拾东西的迟时雨忽然就停了下来,将东西放下,沈一秀看着他,忽然笑了一声:“自作自受。”

 迟时雨又回过神来,捡起东西,抿着嘴道:“一休你别多管闲事。”

 “我有说自己要多管闲事吗?”沈一秀差点就要咆哮了,哼声道“我看你是要吊死了,肖颖的事儿你准备怎么解决?”

 “那是肖颖跟郑绮的事情?我不过是遇到了,烦死了。”迟时雨少见地暴躁。

 “郑绮也不容易,肖颖更不容易,我看娱乐圈最近要起风云了,你回头把自己撇干净一些,我怕出事。”最后沈一秀还是这样敬告了一声。

 迟时雨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放心吧,扯不到我的身上去的,我本来就是个路人。”

 “我是怕你跟何之风的事儿捅出来,你吃不了兜着走。”

 沈一秀忽然不想再说了,她也有些烦躁,最近关于迟时雨的负面炒作不少,虽然迟时雨与玛格丽特白金奖无缘,但是那些不受控制的媒体炒作得太过了。

 她越想越想不通,本来是不想再说,可是这个时候又忍不住:“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傻?你根本就是玛格丽特白金奖背后的大赞助商,自己给自己个影帝的头衔来玩玩儿会死吗?你看看那些媒体怎么编排你?爱何之风也不是你这个爱法!”

 迟时雨现在很烦,脸色也沉了下来,他原本在拍戏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是就刚才何之风对他爱理不理那样子,让他心里焦躁极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纠结什么。

 “你以为他稀罕我的帮助吗?他拿到的奖项都是凭借自己的实力,我凭什么用金钱换来的权力去侮辱他的努力?一休,我告诉你,我喜欢何之风,不是要用我所拥有的一切把他想要的捧到他的面前,那没有意义,我喜欢他,只是因为我要跟他并肩走下去。”

 就是这样坚定的话。

 迟时雨忽然觉得这话自己说得很好,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他松了一口气,直了脊背。“一休,我绝不回头。”

 沈一秀默然无语,过了半晌才道:“那你他娘的干什么还喊老娘一休?!再说一休老娘跟你没完啊!”河东狮吼又来了,迟时雨哀嚎一声,连忙赔罪,方才的酷帅狂霸拽的模样直接被狗吃了,还是去赶通告吧。

 同样在赶通告的还有何之风,这一档节目还是娱乐节目,收视率还不错,要何之风跟观众们来现场互动,还要跟几位主持人做游戏,上节目相当涨人气,何之风这档节目做下来几乎力,坐在演播间外面喝水,忽然看到一个有些眼的影子从旁边走过去了,

 “那不是那个…最佳短片奖的…”

 何之风忽然记不起名字了。

 “褚青。”夏秦补充道,从他手里接回了水杯,随手扔进了垃圾桶“他今天在这边也有通告,不过…他的近况不是很好。”

 何之风有些好奇“不是得了奖吗?他怎么不好了?不该是拿着一部剧本一开拍就有无数的投资方来找他吗?”

 夏秦苦笑“你想得太容易了,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他拍的那个短片,虽然是得了奖,但是那毕竟是不盈利的短片,而且没有商业大片的感觉,投资方都是吝啬鬼,喜欢扶持新人导演的人不多,他现在是在四处奔走拉赞助,不过…结果不是很好就是了。”

 何之风沉默,这些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他走出去的时候,又撞见了褚青,这古板的年轻男子似乎一脸的失意,何之风对着他略一点头:“褚青导演。”

 没有想到何之风主动跟他打招呼,失意的褚青愣了一下,却强挂上笑意“何之风先生,幸会。”

 颁奖典礼上,何之风早就是众所周知了,他当时就在现场,还坐在前几排,自然是能够看清楚何之风的,何之风当初的获奖感言也很精彩。

 何之风也不是出于怜悯,而是他对身上有才气的人总是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就像是对陆青越一样,他至今没有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结,不过可以肯定,那不是喜欢,而是别的什么。

 “我才赶完通告,看起来您也赶时间,今虽然有缘幸会,却也只能改再谈了。”

 “无妨,何先生慢走吧。”

 尽管是得奖的导演,可是说话却还是这样谦恭,何之风忽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回去的电梯上,夏秦像是看出了他心里的想法“你该不会是想跟褚青合作吧?”

 何之风靠着电梯那钢的内壁站着,只觉得背部冰冷一片。他双手环抱在前,淡淡道:“我听说,明天的试镜会,裴然也会去。”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快要完结倒计时了,加快节奏…

 勤奋可爱有节的作者躺平求包养: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