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五十一章 心机
许文一退出去就看到夏秦也坐在外边的长椅上,顿时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来,他走过去坐下,拍了拍夏秦的肩膀:“你似乎遇到麻烦了。”

 夏秦笑了一声,竟然伸手从许文的西服内包里搜出一包烟来,一看盒子上的标签就笑了,还是这老味道“你这几年都不换换口味吗?”

 白沙的“和天下”银灰色的盒身,一半带着暗纹,另一半却是盘旋的亮银色光纹,很大气典雅,几个颇为写意的“和天下”三个字落在左下角,不算小,可是很和谐,这算是奢侈品香烟的一种,不过他们这些人起来也不觉得有多贵。

 夏秦一点也不客气,从盒子里了一“借个火。”

 “我以为你不了。”许文一笑,却还是摸了个打火机递给他,看着夏秦那娴熟的动作,还有那怀念的表情“你迟早还是要的。”

 夏秦轻笑:“你又知道了?我只是心烦。”

 他看了一眼挂着罗信名牌的那休息室的门。“你怎么不进去听着?”

 “你这个经纪人都出来了,我干什么要在里面?”许文摇着头,也了一和天下出来,叼在嘴里点着了,云吐雾起来“我俩多久没坐在一起过烟了?”

 “哼,谁想跟你这个祸坐在一起抽烟啊?”夏秦不屑,却是强下了心头的几分担心“你是祸,你手下的艺人也都是祸。”

 “你这嘴炮是收不回去了。”许文不想跟夏秦理论“你手下那何之风才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现在都想不明白你怎么会接手他这种人,我当初以为你是因为云天之死,打击太大,所以自暴自弃,可是现在我真没看出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了。”

 “你再想也是想不透的,连我都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了。”也许是因为…第一眼看到何之风的时候,就想起了死时的云天,可是他现在觉得那眼神是不一样的。

 云天的眼神是死寂的,绝望的,看不到光,他那么用力地去爱一个人,最后那个人却冷血如斯,徒留给他遍体鳞伤,所以他伤怀。

 初见何之风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抱着一件大衣,似乎睡着了,可是在他走近的时候,竟然睁开了那一双眼,那灵灵的黑,到现在夏秦还记得,那看不到光的黑,那个时候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思想,他想起了云天,可是在签字的时候,他才恍惚想起,云天的眼神跟何之风是不一样的。

 云天始终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说好听了叫感情丰富,说难听了却是优柔寡断,何之风眼睛里头看不见光,那是因为他冷血。

 脑子里的这些记忆浮上来,夏秦却自嘲一笑,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每当人开始回忆过去,他就已经开始迈向苍老,自己什么时候老了?

 其实单论心,何之风的冷血跟商照川真的有一拼,他难以理解的是,这样的两个人,为什么可以拥有超凡的演技?当初云天说,内心没有真感情的人拍戏的时候会很假。

 对拍戏,夏秦是个外行,所以看不出什么来。

 他想了想,又说道:“你最近似乎很忙?”

 “阿信的通告很多。”许文解释了一句,接着又看向了门,眼底藏着焦虑“何之风应该没有一些别的变态的癖好吧?”

 “你想到哪里去了。”夏秦甩了他白眼。

 许文讪笑,转眼又有些感叹:“说起来你还是我前辈呢,不过如今——”

 “如今你是金牌导演,我却还守着一个要红不红的何之风,大约很讽刺吧?”

 可是夏秦一直相信何之风会红,经纪人总是有一种奇怪的念头,那类似于一种使命感,却没有那么神圣,总希望自己手下的艺人能够争气,也不知算不算是职业病。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许文想解释,可是又觉得没那个必要,看着夏秦看他的眼神,他忽然狠狠了一口烟,吐出一朵云来,坦然认了:“其实我就是那个意思。”

 尽管听到这句话很不舒服,可是不得不说这样的许文才对了夏秦的胃口,当年他是他的前辈。“不管怎么说,我相信何之风会红的。他其实比云天更适合这个娱乐圈,因为他跟商照川一样冷血,而且跟迟时雨一样会玩儿。”

 “我真不知你这句话是在抬举商照川和迟时雨,还是在抬举何之风。”许文嗤笑。

 夏秦懒得跟他再解释,只是眯着眼抽烟,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何之风又带着他那两页A4纸慢慢地踱出来了,意态闲散,许文见到何之风,想起方才自己对他如临大敌的情景,多多少少有些尴尬,当下一摸自己的鼻子“这是谈完了?”

 何之风自己的下颌,又走过去拉起夏秦“谈完了,夏秦,别,走了。”

 他劈手从夏秦手中把烟过来,掐灭在了垃圾桶旁的烟灰缸里,站在长椅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夏秦苦笑,自己保养得很好的脸“走吧。”

 何之风臂弯里挂着长风衣,转身看了一眼还坐在里面表情莫测的罗信,忽然一弯角,长腿迈出去,那身材比走T的模特还标准。

 许文走进了休息室,有些迟疑地看着罗信,正想要问什么,却见罗信忽然笑出来,他有些不明白“怎么了?”

 罗信却摇头:“我现在突然觉得沈闲就是个蠢货。”

 沈闲和罗信不和,这也不是什么新人,罗信双栖,在歌坛的劲头也相当猛,沈闲已经在歌坛有了相当雄厚的基础,罗信要在一周之后的节目上过他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可是许文看罗信现在的表情,对沈闲一下就看轻了…

 罗信知道许文不放心,只是按了按他的肩膀:“别担心了,他不过是闲话几句。”

 许文无奈,罗信还真是…罢了,何之风那些事又怎么可能四处去宣扬呢?

 夏秦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还是跟上了何之风的脚步,往前走,在站在电梯前面的时候,何之风扭过头,正想跟夏秦说话,电梯门这个时候却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打扮得很入时的男人,不过看得出来已经有二十七八,在娱乐圈,这个年纪不算是小了。

 这是目前四国表面上的一哥乔航辉,不过现在似乎也就跟何之风、罗信二人平分秋

 见到何之风,乔航辉的眼神里掠过了几分轻视,却没有打招呼。等到何之风先喊了一声“乔哥”他才哼哼了一声:“之风啊,这是要回去了?”

 “是。”何之风不是很热络,只是淡漠而有礼。

 表面上,乔航辉还是四国的一哥而已。

 乔航辉从电梯里出来,何之风退开一步让开了路,看乔航辉花孔雀一般走了,眼神一闪,却注意到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进了电梯之后看门合上了,才扯起角轻笑:“老板的口味还真是…”

 夏秦如何不明白这其中的勾当,他脸色沉了沉,却有些担心,但更多的话又不好说出口“圈子里的潜规则多了去了,你不必挂心。”

 说是不挂心,可是何之风想起了白天时候缺席请假的裴然,想起了给郑绮道歉的肖颖,那么多那么多的不解难题,他又何必想这些奇怪的问题呢?

 刚刚出了公司,夏秦手机上就多了一条消息,他看了之后叹口气:“开年大戏《仁者无敌》的主角已经内定为乔航辉了。”

 何之风摸着自己的眉心,点头“意料之中。”

 开车路过现代广场,何之风忽然听到了熟悉的音乐声。

 自己拍的香水广告,著名的品牌IK,是一款男士香水,带着淡淡的佛手柑的味道,他拍完之后自己的抽屉里也放了几款。巨大的屏幕上,幻的场景闪过,无数窜的光线从屏幕里那个何之风的手中迸发出去,飘远了,进入虚幻的数字空间,勾勒了古雅的意境,却被何之风细长有力的手指点着虚幻的屏幕轻轻一拉,顿时所有的光线汇聚到他的掌心之中来,一簇灰色的火焰就那样短促地燃起。

 何之风闭着眼,原本张开的五指缓缓收拢,然后缓缓地放开,银色的丝线从他手中钻出,在他的凝望之中盘绣成了漂亮的“IK”两个英文字母,IK那造型大气之中不乏优雅的漂亮香水瓶像是枝上的果子一样挂在那变形“K”字盘曲的钩上,意趣盎然。

 “IK,佛手柑的想念。”

 其实是很古怪的味道,可是何之风很喜欢。

 不过这个时候,他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因为在对面的舞台上,书正在举行什么商演,开头的曲子——那声音绝对是沈闲。

 他在唱:“是谁看到风呼海啸,乘着彼岸的帆,我驾着小船,听风吹雨燕…”

 典型的陆青越的词。

 何之风摇上了车窗,手指按住自己的太阳,却笑得讽刺:“也不知道陆青越是怎么想的,给沈闲写的词竟然都是这一个风格的,不知是不是江郎才尽。”

 夏秦听了这话,很想说陆青越不是江郎才尽,可是从后视镜里看到何之风那表情,又将这话了回去,转而问道:“今天措手不及节目组的事情你怎么办?”

 “暂时别急,这东西急不来,虽然我知道它就像是悬在我头顶上的剑,可我只能慢慢查。商照川已经把人员名单抄给了我。当时箱子里的问题都是向现场观众收集来的,负责这个工作是一个叫做邓传建的人。”何之风看着上面这个墨迹略深了一些的名字,商照川还真是“善解人意”他大约是知道自己要查到这个人的身上吧?人情啊…“收集来的问题大都是要经过检验的,假定没有检验,那只能算我们倒霉,查到写这个问题的人的可能很低,因为人太杂;如果是按照规定程序走,有检验的话,那这样的问题能够出现在箱子里,这个邓传建一定有问题。”

 何之风的分析很到位,所以这个邓传建是必须查的。

 夏秦送他到楼下“今晚我会查查这个人,你安心休息吧。”

 他想得没错,何之风还是很适合这个娱乐圈的。

 何之风跟他摆了摆手,在夏秦离开之后却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看到屏幕上那一条短信。

 “抱歉。”

 作者有话要说:大半夜的还是了第三更…虽然已经是第二天了…OJL留言数量锐减这是要闹那样啊!

 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自己的死忠,默默望天。

 勤奋可爱有节的作者躺平求包养: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