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三十九章 风去哪里
沈闲和陆青越,何之风对这两个人的感觉已经很淡了。

 只要他们不做出过分的举动,何之风就不会跟他们针锋相对,有的事情自己也有错,现在他做事已经不像是原来那样极端,与人为善也没什么不好。

 虽然——对朋友和对敌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态度。

 他刚刚钻出车,就看到那边的陈辰洲,他正站在银州大学行政楼下面的樱花林里,这个时候樱花还没开,只有光秃秃的树枝,还见得到冬天的痕迹。

 这是冬天已经过去,春天还没到来的时节。

 他们拍的戏叫做《花开时》,然而什么时候花才会开呢?

 今天的情况比较罕见,迟时雨和何之风两个人的车几乎是同时过来的,一前一后,未免也太巧,不过两方的经纪人很会做戏。

 沈一秀下车一回头“呀”了一声,优雅地将淡茶的眼镜取下来,打了声招呼:“我就说那车那么眼,原来是夏先生你的,很巧啊。”

 迟时雨在沈一秀背后嘴角,实在是…经纪人大人,你的演技实在是比我高多了好么?这样做戏你们不觉得太过做作和刻意吗?

 何之风也当做自己什么都没看到,摸摸鼻子,走到一边去。

 夏秦也一扬眉:“沈小姐,车速快。”

 两人的手握到一起,看上去很是友好。

 这样一来,一起过来就成为了巧合,而且夏秦提到了车速,这就涉及到竞争,莫非这两位经纪人开车来的时候还在比谁更快吗?这就有些意思了。

 今天拍的戏还是第一集的内容,偶像剧拍起来很快,这部电视剧的拍摄时间预定为两个月,一共是二十集,也就是说平均每三天就要拍一集,不过因为有的比较难拍,所以具体的时间会有调整,三天一集只是平均来说。

 在偶像剧的大圈子之中,两个月都算是很长了,其他更快的一个月就能拍出来,不过徐彻显然不会让自己的电视剧变成那种制滥造的东西的。

 “今天要拍的戏是,女主角的哥哥到学校找她,接下来是男主角遇到被人欺负的女主,却表现得异常冷漠,两个人在放学的时候遇到,这些都是剧本上有的,男二的话…唔,今天全场打酱油,出去跟人打架,然后跟女主角之间的对手戏…一句台词…我再来看看,啊,对了,辰洲你要注意,今天你的这幕戏难度有些大…”

 导演徐彻一开始就把主要演员聚集起来,翻着表,指着小白板上面标出来的演员表,每天有哪些演员需要出场都写在板子上,一目了然。

 何之风听到陈辰洲的名字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陈辰洲双手拿着剧本,罕见地皱着眉头看着剧本,何之风昨天跟迟时雨*去了,路上也心绪不宁,没怎么看剧本,这个时候想起来才去看看剧本。

 陈辰洲饰演的是女主角巫贝贝的另一位爱慕者江霄,今天要演的一幕戏是——何之风忽然愣住了。

 迟时雨本来就站在他的身边,忽然扭过脖子一伸头看他手上的剧本,正好是剧中的江霄那一幕戏,何之风正在出神,没注意到迟时雨的动作,迟时雨于是慢慢地缩回自己的头,然后看向了陈辰洲。

 这个时候,陈辰洲也抬起了头,他眉头还是没展开,眼神之中也带着几分凝重,一眼便看到了迟时雨正在看他。

 迟时雨见他抬了头,意味深长地对着他一笑,带着几分阴郁。

 不善。

 陈辰洲不是傻子,他知道迟时雨跟何之风的关系不简单,他惹到了何之风,自然也惹到了迟时雨,从来就没有想过能够避免,然而此刻,在今天,陈辰洲不记得自己惹到了他,一大早就出这么可怕的表情,看样子是有什么阴谋了。

 《花开时》在何之风看来就是狗血剧,不过徐彻说要将之拍成小清新,可这部剧本身——却存在着一些黑暗。

 比如江霄。

 江霄表面上是巫贝贝的爱慕者,不过却是为了利用她,追求巫贝贝只是为了刺另外一个富家女,不过他后来假成真,真的将自己圈进去了,此时已经身不及。黑暗之处在于,江霄是个杀人犯。

 今天要拍摄的一幕戏里,陈辰洲所饰演的江霄,站在教学楼之上将人推下去,而男主夏白虽然没有目睹,却看着江霄急急忙忙从里面教学楼出来,那个时候夏白还没有怀疑,可是随着剧情的深入,察觉到江霄此人的阴险,夏白忍不住出言提醒女主角巫贝贝,这才开始了感情。

 陈辰洲今天的戏目就是站在楼上把人推下去,说起来他这配角相当重要,是推进剧情的很重要的因素,也是剧情高|的关键点。不过反派角色,很难演。

 小会开完,去换装,迟时雨跟在他身后:“你很关注陈辰洲?”

 何之风头也不回,扬眉:“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剧本第三页,十三行。”迟时雨撇嘴,刚刚分明看到何之风在看陈辰洲的戏目,他都没说看看自己的。

 眼看着就要到化妆室,何之风的脚步停下了,扭头,看他很久,双一掀,冒出来一个清晰的音节:“酸。”

 酸。

 酸得他牙都快倒了。

 说完,迟时雨那表情顿时就凝住了,被他哽得说不出话来。

 他还没来得及反驳,心说自己哪里有这么明显,接着何之风又冒出来一个字:“醋。”

 迟时雨哼了一声“随你怎么说。”

 啊,被拆穿了。

 何之风看着迟时雨那臭臭的脸色,忽然觉得心情很好,于是挂着笑容走进了换装室,将已经有几分熟悉的制服穿上,然后坐到化妆镜前面去。

 庄一鸣正在整理化妆盒,看他坐下了也就过来,这个化妆室和周围的那几个都是校方批给剧组的,当然他们也是出了租金,因为整个拍摄地点大多都是在学校里,所以有个固定的化妆室会好很多。

 这个化妆室是几个男演员共用的,何之风是来的最早的一个,他本以为迟时雨随后就会来,可是他在镜子里看到的出现在门口的人却是陈辰洲,随后进来的是裴然。

 陈辰洲对着何之风笑了一下:“早。”

 不带姓不带名,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一声“早”何之风还真觉得有些无言,不顾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不可能在别人面前拂了他的面子,于是也点头道:“早。”

 其实论名气,何之风是不如陈辰洲的,他毕竟还是个当红的小生,而何之风,如果不是因为《伤怀十里洋场》,也就是个过气的艺人而已,所以在别人的眼里,陈辰洲的这种态度才是正常的。

 他说了这一个字之后就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让另一位化妆师给自己上妆。

 裴然也进来,依旧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模样。

 何之风对他其实很有好感,这个时候主动给他打招呼:“裴然,你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精神。”

 裴然没有想到何之风会主动给自己打招呼,他愣了一下,接着一摸自己的脸,笑道:“可能是昨天赶通告等到太晚吧。”

 他这话一说出来,那边在化妆的陈辰洲眼皮子一掀,看了镜子里的裴然一眼,又闭上了。

 迟时雨进来的时候一脸晦气,化妆师化妆的时候也是战战兢兢,好歹化完了,迟时雨扯着袖子,看陈辰洲就坐在何之风的身边,又是一阵不

 出门的时候,何之风忍不住问他:“你又怎么了?”

 “还不是一休那个笨蛋…”还没骂完,忽然之间就停住了,迟时雨看着沈一秀捏着手机出现在门口,连忙望天,假装自己刚刚什么都没说。

 何之风现在看到沈一秀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虚的感觉,赶忙挤了出去,看沈一秀那架势,似乎还有事要跟迟时雨说。

 夏秦在外面等他,他一见就直接问道:“沈一秀是怎么回事?”

 “迟时雨要搬家。”夏秦也正想说这件事,他坐在长椅上,抱着笔记本电脑似乎正在浏览网页,听何之风问起这件事,也就说了,何之风必须知道这件事的严重

 然而他听到迟时雨要搬家,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搬就搬吧,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虽然经纪人号称是艺人的全能保姆,可是也不能管得这么宽吧?艺人搬家这种事毕竟是艺人的自由,沈一秀如果是强手的话,似乎不是很合适…

 不对,沈一秀既然干涉,那么…

 “他要搬到哪儿去?”

 “你应该问,他要搬到哪儿来。”夏秦将笔记本电脑的方向一转,屏幕对着何之风,脸上挂着笑,却让何之风觉得有些冷。

 搬到哪儿来,搬到哪儿去。

 ——这意思还有点意思。

 何之风一下就明白了,顿时哭笑:“那还真是麻烦大了。”

 “所以一切让沈一秀小姐头疼去吧。”夏秦整了整自己前的领带夹,微笑“想对你下手的话,先过我这关。别说门儿,窗都没有。”

 “…”说实话,这一瞬间何之风觉得很搞笑,可是他必须绷紧了脸,伸手握拳在嘴边,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决定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他低头看夏秦电脑上的网页,一下就愣住了。

 这是…

 群星论坛,那天迟时雨给他看过的那个。

 论坛首页上,第一个帖子已经呈现热帖状态,回复已经过万。

 【风去哪里】何之风粉丝楼,你还记得当年带给我们感动的那个他妈?

 何之风:何,哪里;之,去,往,到;风,风。

 所以他的名字被他们译过来就成了“风去哪里”吗?很别致的解释。

 何之风没有点进页面去看,论坛首页还有别的帖子,也有几个以【风去哪里】为格式的,回复率都很高,还有人在求忌时空那一张专辑,昨天晚上娱乐访谈栏目的视频点击率也相当高,论坛的视频帖似乎也是火热。

 何之风看完,就将笔记本电脑合上“走了。”

 夏秦将电脑装回去,跟上了何之风的脚步,他抬眼看着这个一步一步走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向着透光的门外去的这个男人,一切似乎都开始变得光明起来。

 “各机组人员快点到位,群众演员快上,排好位置,接着昨天的戏啊。郑绮,你站的位置不对,往右一些…”

 刚刚来到场边就看到徐彻忙忙碌碌地喊着。

 这一幕戏是巫贝贝被欺负的场景,何之风要在这场戏之中冷漠地经过——夏白看上去温柔,可是内心比任何人都冷淡,他是用自己的温柔做伪装的人,所以看到巫贝贝是被欺负,也无动于衷,因为与他无关。

 摄像机已经准备好,肖颖化好了妆,接着昨天的戏,手里拿着自己的书包,郑绮就站在她的对面,手也扯着这书包,穿着学生装的两个人都漂亮,不过郑绮一看就是千金大小姐的风格,肖颖则走青春俏皮的路线。

 “Action!”

 “你放手!”巫贝贝恼怒地瞪着欧海鸢,似乎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处处为难自己。

 郑绮拽住她的书包带子,笑得高贵优雅又盛气凌人,她本来就看不惯肖颖,在拍戏的时候,她所饰演的欧海鸢跟巫贝贝自然也是仇家了。

 欧海鸢“哦”了一声,一扬眉,直接就松了手。

 巫贝贝背后就是一滩水,欧海鸢那边一松劲儿,她直接跌进了后面的水中,一身狼狈,还惊叫了一声。

 欧海鸢穿着高跟鞋,站在她身边,高傲极了:“你这种下等人,别妄想接近夏少了。”

 巫贝贝气得浑身发抖,抱着自己的书包大叫道:“什么夏少我根本不认识!他算是什么玩意儿啊值得老娘我惦记?!”

 何之风站在场边,忽然觉得有些不想出场——肖颖这姑娘,这是入戏了吗?骂得这么带感…

 徐彻推了他一把“上去,别浪费时间。”

 于是何之风无奈,调整好自己的表情,站在了台阶下面,摄像机在台阶上面,正是巫贝贝和欧海鸢发生争执的地方。

 夏白这个时候是听见了巫贝贝的话的,他一步一步慢慢地踏上台阶,左手揣在袋里,右手提着一本书,一脸的淡漠,漂亮服帖的制服穿着很显身材,烫<票房毒药翻身记>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