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三十六章 是不是我
何之风的笑,在演技也臻至化境的商照川看来,无比虚假。

 他不是真的在笑,而是一种伪装,整个人的眼睛的形状几乎没有改变,只是单纯地将面部表情调整到了所谓的“笑”的模式上。

 不知不觉地,商照川就开始将他这个虚假的笑和他所诉说的事情联系起来。说起来,何之风这是要——自我炒作吗?

 他本来就眼看着要红了,娱乐媒体们其实也都是相当识趣的,他们不会跟一个即将红起来的人作对,人们都喜欢锦上添花,现在的何之风就是这样的一匹锦,想要算计他的人也不会在他还没成名的时候就算计,真正的打击报复,必要等一个人爬高了,将他从云端戳下,那样的报复,才是真的报复——而何之风,还没来得及爬高。

 半个小时其实不短,然而过去得却很快,台上的何之风跟于瑾之间你问我答,很快将原定的计划完成,接着进入了和粉丝互动的环节,竟然有何之风原来的歌献上巨大的花束,接着泪洒现场,希望何之风回去,何之风抱着那巨大的一束花,笑意始终挂在脸上,接着却告诉那歌:“抱歉,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

 那一瞬间,现场何之风的粉丝都有些垂泪的征召,商照川那个时候才发现,于瑾原来是早有准备,他们挑来的粉丝的,大都是原来何之风在歌坛的时候的粉丝,更何况有一部分是职业观众,到了炒作气氛的时候表情都非常到位,想必现在的电视屏幕前已经有许许多多曾经听过何之风的歌的人开始回忆了吧?

 何之风的访谈的最后,主持人于瑾提出以他的歌曲作为结束,何之风考虑了一下之后答应了,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现场的灯光突然之间暗了下来,相反的是大屏幕亮了,一段经过精心剪辑的MV开始了播放。

 黑暗里,何之风按住了自己的眼角,盯着屏幕,过了很久才放开。

 忌时空。

 这是他那张还没有发行太广就夭折在了半路上的专辑。

 黑夜,浓重的黑夜,孤单的影子行走在破碎的时空之中,空灵的八音盒的乐声在现场回环,那个影子还在前行。忽然之间,身前就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墙,他站在那墙前面,伸出绕着蓝色闪电的手指,点在了墙上,一瞬间,整个屏幕上全是蓝色的闪电——震撼人心!

 后台的地方,商照川已经站了起来,看着大屏幕。

 而夏秦,却是眼神复杂,看了一会儿大屏幕,却去看黑暗里的何之风,然而毕竟是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慢慢地站了起来。

 于瑾忽然灵光一闪,看着何之风似乎是要走,摘了话筒低了声音问了他一句,然后看向了大屏幕。

 这张专辑的主打歌已经响了起来,在蓝色的闪电蔓延到整个屏幕的时候,无数玻璃破碎的音乐声已经响了起来,连成了一片。

 清亮的嗓音,略微拉长了,在他开口的一瞬间,所有的音乐声全部消失,整个录制间里只听到那一声惊无匹的“我”——

 我——

 不曾踏足

 夜空的旋转都停住

 北斗星宿似白棋一目目

 我——

 未有回头路

 何时 踏上归途

 …

 MV里的那个人,始终是面对着那一幕玻璃墙,身周是旋转的星云和混乱的时空,他就像是走在宇宙最混乱的地方,最忌的时空,踏上归途,然而归途被阻,于是悲怆中带着昂的歌声响起,无数的音符被声音抛高了,散落在屏幕的星空之中。

 我——

 破灭一切险阻

 踏上归途

 于是那一面玻璃墙轰然碎裂,刷啦一声,整个世界安静了,在碎裂的余韵之中,玻璃墙的另一面,走过来手中拿着一本书,表情闲雅的何之风。

 孤独的影子是黑色的,站在碎裂的玻璃墙之后的那个影子是白色的。

 两个人都是何之风,一黑一白,擦肩而过,又各自远走。

 主持人于瑾的声音响起来,在黑暗之中,很多人甚至还没搞清楚他到底是在哪里说话,伴随着他的声音,灯光也渐渐地亮了,屏幕上的一切渐渐地隐去。“谢谢之风来到我们的节目,也谢谢他曾经的歌曲,我们希望已经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路的他,越走越远,星途灿烂…”

 镜头只来得及捕捉到何之风平淡的背影,之后他整个人就已经消失了,就像是屏幕里走远的他一样,在这个娱乐访谈节目的舞台上,何之风已经离开,整个录制间的观众席上,忽然就弥漫着一种怅然若失的气氛。

 歌声太美,这样的专辑,竟然是半路夭折的专辑。

 难以想象,何之风会放弃歌坛的事业,投身影视圈,还如此义无反顾。

 商照川忽然觉得他说的都是真的也好,就这样有勇气有魄力,不加掩饰,真实地行走,然而在何之风退回后台的时候,他看到了他边的笑意,心里那种希望又化为了乌有。

 何之风对着商照川一笑:“商天王,该你上了。”

 他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接过夏秦递过来的水,声音不大,问道:“那边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他指的是关于炒作的事情,如果不加控制,他的这一招棋很可能就成为败棋。

 那边的于瑾跟观众说了一会儿话,将现场的气氛调节好了,才请了商照川上去。

 何之风觉得无聊,天王的演技是一等一的,听也听不出什么秘密来“夏秦,我们走吧。张景先生,抱歉,我们先离开了。”

 张景一愣,接着点头:“何先生请便。”

 “何先生”还真是很礼貌的称呼。何之风又来到电梯前面,在等电梯的时候低垂了眼:“那个于瑾,什么时候准备了那张专辑的?”

 “大约是筹备节目的时候吧?”夏秦也皱眉。

 何之风却摇了摇头:“他的确是早就准备好的,不过大概一开始也没有准备放出来,是看准了我需要炒作,而他需要收视率,故意这样做的,现场的气氛被他渲染得很好。是个聪明人,怕是比绍未话也是不差。”

 “你对他的评价倒是很高,不过他的确算是随机应变的高手。那么你感觉他是敌是友?”夏秦还是很关心敌友这个问题,如果是敌的话…会很麻烦。

 “大约…是朋友…”

 何之风耸了肩,接着真笑起来“对了,今天你可能会比较忙,一会儿送我到下面你就直接回去吧。”

 “呵,何大少啊,你真是越来越自由散漫了,这是要完全把我这个经纪人放单啊。”假模假样地感叹,夏秦看着电梯下来了,跟着何之风走进去,他忽然眼神一闪,看向何之风的刘海,于是愣住“你的头发…”

 何之风伸手摸了一下。“无所谓,只是为了节目的效果,跟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很像,对吧?”

 “没有想到看着变了很多,不过只要把刘海往另一边拨,整个感觉就像是回来了一样。”

 何之风靠在电梯光滑的钢壁上,眯着眼睛笑了一下:“其实我看到专辑被放出来,很高兴。”

 很高兴,很高兴。

 夏秦送何之风回去,然后就开车去忙着何之风这一场访谈之后需要处理的问题了,何之风愿意信任夏秦,也相信他的能力和手腕,夏秦很了解何之风,甚至比他更懂很多事情的处理手法。

 所有想要用他过去的事情炒作让他陷于万劫不复之地的那些人、那些阴谋诡计都不会成功,因为他不是别人,他是何之风,一个封印了自己的内心,想要将恶魔变成天使的疯子。

 掏出钥匙,还没来得及推开门,就听到电梯那边的楼梯处传来脚步声,似乎有什么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地在往上奔。

 电梯公寓,竟然还有人用旁边的应急楼梯?出了什么事情吗?

 就在何之风这一迟疑之间,下面的人已经上来了,何之风一看却吃了一惊“迟时雨?你怎么回事儿?”

 迟时雨站在楼梯口,双手撑在两膝上,弓着背、俯着身,大口大口地息,眼看着就要累倒。何之风这是住在三十九层,这家伙——莫非是爬上来的?

 那一瞬间何之风走不进去了,他来到他面前:“你怎么回事?”

 迟时雨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看了你的访谈节目,你说的那个遇到的很好的人,是我吗?”

 干什么一来就要问这种问题?

 何之风沉默了一下,没回答,还是问道:“你怎么是跑上来的?从一楼到三十九楼?”

 迟时雨还在息,发丝被汗,贴在脸颊,呼出来的热气都散成了一片淡白,他仰脸看他,累得不行:“我是从二十六楼上来的。”

 “二十六楼?”何之风疑惑,就算这个家伙是特意来找他,也不该是二十六楼就下来了啊“你今天到底是什么风?”

 “哎呀,我累得不行啦,给我喝口水先啦…之风…”

 又来了,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就那样望着何之风,带着几分哀求,可是眼底却是掩不住的笑意。

 何之风无奈,一手扣着钥匙,一手拽住他衣领子“这么大个人了别在这里扮可怜,也别在楼梯口丢人现眼了。”

 他将迟时雨拖进了自己的公寓,将他扔在沙发上,回身去关门,然而手握着门把刚刚关上,却忽然被抓住了双手,按在门上,背后是一具因为烈运动而灼烫的身体。

 他惊怒:“迟时雨!”

 然而迟时雨只是低笑一声,自己的前紧贴着他的后背,腿挨着腿,咬着他的耳朵:“你说,是不是我,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我?”

 作者有话要说:才写完论文= =+明天争取补回更新…

 跟着作者有吃: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