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二十九章 暗锋
陈辰洲含着笑看着提着一瓶水走过来的何之风“抱歉,何少,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过来了,我那边似乎出了些问题,所以占了你的位置。”

 谁占了谁的位置还不一定呢。

 何之风站着,长身而立,大衣很长,敞开了没有扣扣子,越发显得身材修长,他握着水喝了一口:“没事,我站着喝会儿水,化妆师很快的。”

 他这样一说,化妆师心头一跳,顿时就明白自己摊上大事儿了,可是他也很为难啊,毕竟他只是个打杂的,负责帮演员化妆,不过陈辰洲自己往这边走,要帮他化妆,他也没办法啊,现在恐怕只有听何之风的,动作快点了。只不过这动作一快,手上难免就失了准头,化妆师业务虽然熟练,可是匆忙之间也看得出这个妆的效果不是很好。

 陈辰洲沉着脸笑了,在接受化妆师化妆的时候还没觉出什么异常来,还以为何之风是不敢跟他正面锋,于是道:“何少还真是通情达理,跟外界传言的不一样,我之前还以为…呵呵,那我画完了妆再起来可以吗?”

 何之风微笑:“可以的。”

 他就在那里站着,不焦躁地站着,不像是有任何的窘迫,站在那里就像是站在自己的舞台上,那边也在化妆的迟时雨看着,哼了一声,自己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个家伙?太让人没有安全感了…

 落在别人的眼中,这一幕就有意思了,主角站在那里等配角,就算何之风之前再不出名,可是用脚趾都知道他马上就要红了,而且有徐彻捧着,之前主角名额内定就已经能够说明很大的问题了,想要巴结何之风的大有人在,这陈辰洲是真的不懂规矩还是…

 化妆师几乎要流汗了,在何之风那带着笑意的目光之下,他只觉得自己手都僵硬了,一不小心,陈辰洲最后眼线收尾的地方却是歪了一点点。

 何之风一扬眉,竟然走过来,从化妆师的手中出了眼线笔,淡淡道:“描歪了一点。”

 陈辰洲和化妆师都愣住了,夏秦也愣住了,不对啊,他怎么记得何之风是不会化妆的呢?之前说了他很多次他也不想去学,总是说有他就好了,现在这是?

 何之风弯下,眉目之前一片浅色的淡雅,粉白的两片薄勾起来几分,右手拿着细细的眼线笔,在陈辰洲惊诧的目光下,在他眼边慢慢地添了几笔:“别动,一会儿我也画歪了就不好了。”

 陈辰洲完全不明白,他从眼前这人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怒气,可是那种摸不透深浅的感觉让他更加不安。

 因为身体所处的位置,使他有一种仰视何之风的感觉,加上何之风太过淡定,他整个人的脸其实都是逆光的,隐藏在阴影之中,虽然温和,却过于晦暗不明,那是一种介于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气质,并且带着一种隐约的迫感。

 他竟然没能说出话来,直到何之风将一面小的妆盒镜放到他面前,对着他道:“好像我的手艺还不错。”

 陈辰洲这才反应过来,眉头一皱,整张英俊的面容就笼罩了几分霾,可是他看着镜中自己那漂亮的眼线,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生硬地道谢:“劳烦何少了…”

 何之风直起,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风从他的颊边掠过,回头看的时候,恰巧看到那边穿着皮靴的迟时雨架着腿,双臂展开,靠着自己身后的座椅,扬着头挂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痞痞笑意看着他这边,右手手指之间转着一只眉笔,急速地翻转,看得人眼花缭

 这人…

 那眼神,还真是…

 何之风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没再理会,回头对陈辰洲道:“还请陈少你让个位置,时间不够了。”

 陈辰洲咬牙,双手一撑椅子站了起来,那姿态极具攻击,却还要挂上几分假笑:“那么,不耽搁您了。”

 一个“您”字儿,还真是意味深长。

 何之风无声地呵一声,然后坐下来,淡定地让化妆师给自己上妆。

 那边的陈辰洲到校门旁边的墙边,似乎是要拿道具还是什么,回过身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背后走过来一个人,待认出这人之后,他又有些惶惑:“迟少?”

 迟时雨左手抱着右臂,右手却还翻着之前的那支眉笔,似笑非笑道:“你跟何之风很?”

 陈辰洲一听,倒有些不明白,他知道媒体八卦,说迟时雨和何之风情不浅,可是现在他倒不明白他的意思了。他跟何之风自然不,不过是以前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而已。他住自己想要将何之风的那些龌龊肮脏的事情抖出来的心思,说道:“不,也不想。”

 他这话说出来,带着讽刺的味道,让迟时雨觉得很不舒服,现在如果让他说实话,他会告诉他——现在本大爷想给你一拳头。

 只可惜,他不能,为了何之风,他也不会那么做:“说起来,你的眼线倒是很漂亮,我的化妆师画出来的都没你的好看。”

 他说完,随手将那眉笔扔到了陈辰洲的脚边,转身就走了。

 在陈辰洲看来,迟时雨这举动极其不寻常——眼光一垂,落在自己的脚边,他慢慢地捡起了那眉笔,夹在指间看了,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何之风边带笑、一脸温文地伸手用眼线笔帮他描眼线时候的场景,心跳不知道怎么就漏了一拍,竟然有些口干舌燥的错觉。

 他一下握拳,伸手捏住那眉笔,脆弱的笔杆一下就断掉了,他呼出一口气,自语道:“不过是陆青越不要的破鞋,靠着男人爬上位的花瓶,也想跟我争么…”

 陈辰洲调整好自己的心绪回来的时候,何之风等人已经化好了妆。

 这些天刚刚放了寒假,学校里的人不多,不过因为是在校门处,来往的学生还是很多,毕竟还有很多人没有离校,他们这边剧组的动静都大,一下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不过是刚刚在校门这边的草地上停留了半个小时左右,周围竟然就已经是围了许许多多的人。

 整个地方一下就热闹了起来,很多人拿出手机开始兴奋地直接拍照,闪光灯最密集的地方自然是迟时雨那边。

 “啊啊啊啊——”

 “是迟时雨!”

 “这就是这几天炒得很厉害的《花开时》剧组诶,啊啊啊他们竟然真的是要在银州大学拍摄!我好幸福的…”

 “我之前还以为是谣传,竟然是真的,天,我真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选了银州大学,我最爱的迟时雨!”

 “时雨…呜呜呜…好爱他的…”

 “咔嚓咔嚓…”

 “哇,那个那个,是阿洲!”

 “阿洲也出演这个电视剧了!”

 “那边那个果然是郑绮啊!看,好典雅,像女王一样…”

 “快拍快拍。”

 “时雨,时雨!我们爱你——”

 …

 迟时雨听到后面爆发了一阵尖叫,他这个时候正在跟何之风研究地图,闻言一侧身,对着被拦在场外的粉丝们挥了挥手,换来一片更加可怕的尖叫。

 何之风之前被迟时雨的身影挡住,没有注意到外面已经聚了那么多的青年学生,这些都是追星的主力军,他扭头看过去,却也被别人发现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换上了一身亮眼的白色带领的双排扣大衣,正在给自己的手指扣上一枚剧中人物才戴的指环,看上去真的像是传说中的白马王子,不过因为他的气质沉郁,那眼光一转过来就觉得世界都沉溺了。

 被这一转眸秒杀的人不在少数。

 “那个…”

 “好眼啊…”“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诶。”

 “杜先生…”

 “对啊!杜先生!”

 “啊啊啊啊…是《伤怀十里洋场》那个演杜月笙的吗?”

 “就是啊!天,换了一身衣服都看不出来了!”

 “杜先生,呜呜呜…”

 “是杜先生么…好想去告诉他我喜欢他问他要签名啊啊啊啊还拦着我真是烦人了啊…”“杜先生是我心头的朱砂痣…杜先生!”

 …

 何之风忽然有些无语,他扭头,抿,没说话。

 迟时雨一下就笑了:“凭借一部电影,竟然就有了这么多的粉丝,还真是…让人不啊…”“我也很不。”何之风忽然也这样说。

 迟时雨自然知道他是在纠结什么“等你演完这部电视剧,他们记得的就是你的名字了。”

 很多时候,对于一些演员来说,会出现一种怪异的现象,就是角红人不红,也许一个演员一生真正成功饰演的角色就只有一个,所以观众们记得那个他饰演得很好的角色,却不一定会记得饰演者,这就造成了现在何之风遇到的情况——他的粉丝喜欢杜月笙,可是不知道何之风。

 何之风也知道有这种情况,他只是沉默地整理了自己的袖子一下,然后戴上了纯白色的薄手套“到时候就知道了,我们走吧。”

 学校大门的周围已经围了许许多多的人,一见到一干出名的演员们都往这边走,尖叫声顿时起来了,场务立刻跑过去维持秩序。

 迟时雨穿着黑色的皮衣皮,凌厉的金属挂链叮叮当当地挂了不少在衣服上,还有黑色的长靴,整个人都有些叛逆不羁,给人一种坏坏的感觉。

 他们站到校门前,女主角肖颖穿着荷叶边的蓝色礼服小裙站在何之风和迟时雨之间,后面的一排则是裴然、陈辰洲、郑绮等人。

 那边摄像师已经准备好,扭好了镜头,打了一个手势。

 这个时候,就要演员展示自己了。

 何之风还没反应过来,肖颖竟然直接就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笑得亲切自然。

 男女主角最后自然是在一起了的,所以这样表现自然也很正常,何之风于是顺势而为,低眼,让自己的眼神盛了温柔,注视着肖颖,肖颖则微微低头,作出一点点的羞怯。

 迟时雨这个时候都不用怎么故意地演了,他这个时候内心的心情已经足够表现力了,作为男二,还是男主角的好友,最后却还是爱上女主成为情敌,他只能看着,眼中带着酸涩,佯作不在意地扭过头,抱着双臂,边带着讽笑,看向另外一边。

 这个角度刚刚好,后面沾着的裴然等人则更加自由,只要风度翩翩足够养眼就已经成功了许多,而演技更加老道的肖颖则是抱着自己双臂,站在几个人的最边缘,一副独立的女王模样,与众人格格不入。

 陈辰洲则是沉着脸,一副哀伤的样子,注视着自己身前的肖颖,他这个角色江霄,是为了爱而放弃自己的,这个情绪也是刚好。

 相比起来,表现得最平淡的是裴然,就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像是他当初饰演杜月笙的心腹郁咏馥一样不起眼,没有什么存在感。

 “咔嚓咔嚓…”

 摄像师连着按了好几张,后面的粉丝也疯狂地按着相机的快门,现场的气氛简直被炒到了一种极致。

 “啊啊啊…时雨好帅!”

 “杜先生也很好啊,看看看,天,温柔,好温柔啊我要被溺死了…”

 “呜呜呜女主角好幸福…”

 “阿洲看得人好心疼…”

 “发到论坛上去,让大家看看,哼哼…”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