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二十七章 定妆照
出演。

 徐彻所说的本出演什么的,其实何之风自己一点也不赞同。因为他自己是什么样子,只有自己知道。

 准确地说,这并非是本出演,因为他本身是一个偏向心理病态的人,之前的表演就是因为太过自我,没有办法与别人融合在一起,导致了整部电影割裂的效果,就连商照川这样的天王巨星也不想跟他搭戏,可见他整个人自我的程度,现在这种温文尔雅的外表不过是一种习惯性的伪装。

 本出演四个字换成习惯性伪装,倒是刚刚合适。

 何之风修长的手指,从书页上滑过,他选择的这个场景,只是剧本里最平常的一幕,男主角夏白坐在自己的家里看出而已。

 镜头之中,那富家少爷温文地一抬头,对着镜头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哦?他来了?”

 那是听到人到来的消息的表情,不过他整个人的身体纹丝不动,显然如果真的有跟他对话的人,身份地位一定是比他低,从何之风的表演之中,能够反推出跟他对话的人应该是一个下人,他表现得格外平淡,眼神转之间带着几分洗不去的贵气,手指慢慢地翻了一页“傅子时这人,什么时候不生气?让他进来就是了。”

 这语气之间简直就是轻描淡写,他说出这句台词的时候,迟时雨刚刚站到试镜场,闻言直接一挑眉。

 所谓的试镜,其实就是一场独角戏。

 这个场景,便是傅子时在得知了女主角巫贝贝被男主角夏白一句话气哭之后,心里想不过,来夏家找夏白理论,还想给巫贝贝讨回公道。

 何之风又低下头去,然后过了几秒,忽然之间一扬眉,边就挂上一抹笑,似乎是已经遇到了什么意料之中的事情,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显得无比淡定,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抬起头,对着虚拟的门的方向加深了自己边的笑。

 “子时,这样气急败坏,可不像是什么也不管的你。”

 他慢慢地合上了书,徐彻叫摄像师打了个单独的镜头过去,因为机位是早先就卡好的,这个时候就算再努力也只能拍到放在膝盖上的手掌的一半。

 屏幕里,何之风的手慢慢地将书合上之后,手指的指甲就搁在硬皮的书封上,很久之后,食指忽然轻点了书名一下。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你都说了,不过是一个出身普通的丫头,怎么现在你自己倒这样在乎?”

 刚刚开始的时候,声音很是平缓,带着旎的味道,可是后半句,那尾音却已经挑了起来,这一感觉竟然是几分调笑和嘲讽。

 紧接着他像是受到了什么挑衅,眼一眯,扬起了下巴,紧接着就站了起来,那本书被他随手丢到茶几上,双手往兜里一放,正对着镜头,还是那样雅致地笑着,说出了最后的一句台词:“傅子时,这里——是夏家。”

 在那一瞬间,笑容还是那样完美,然而浑身透出来的气势却已经完全改变,那像是被人冒犯,触动了自己的尊严,他说,这里——是夏家,带着强调的语气,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寒光闪烁!

 “stop。”

 徐彻也很淡定地喊了停,一切如此自然。

 何之风脸上的表情慢慢地收回去,却是回身将那jj具书捡起来,走出了布置的场景,眼睛一扫就发现迟时雨抱着手站在门边,给他比了个大拇指的手势。

 他没理他,只是看他一眼,就继续向着徐彻走去。

 “表现虽然不是太惊,不过我看出你也是很稀松平常地对待,倒是很符合剧中那夏白大家公子爷吊儿郎当的气质,入戏很快嘛。”

 徐彻毫不吝惜自己的夸奖。

 何之风只能谦虚一笑:“徐导过奖。”

 徐彻手一指门边的迟时雨“喏,迟大明星也来了,你俩去交流交流感情,既是朋友又是情敌,这戏必须演得有水平。哎,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想说这就是一狗血剧,但是没关系,咱们一定要拍出文艺片的范儿来。”

 …青春偶像狗血剧拍出文艺片的范儿,徐导你确定自己没发烧吗?

 何之风压抑了自己想要吐槽的冲动,转身走到道具架直接将那本书放回去。迟时雨就站在三步远的地方,背靠着墙,像是没有骨头站不住一样,他走过去,站得笔直,跟他一样换了个方向,面对着那边的布景,并肩。

 迟时雨笑:“剧本里没有那本书。”

 “有没有有什么区别吗?”何之风知道他是发现了什么,也觉得这人实在是看得太清楚,迟时雨竟然记得剧本,这可不是什么科学的事情。

 从来没有哪部戏,能够让迟时雨这么认真,从拿到剧本的那一天开始,他已经将剧本反复读了很多遍了,他甚至记得每一个场景,每一句台词,只要想到是要跟何之风搭戏,他连入睡都困难。

 “如果你刚刚是空手去试镜,我相信效果绝对不会那么好。”道具也是很重要的一环,一本书,绝对能够凸显何之风所饰演的夏白的气质,能够为他的表演加分,这都是很细节的手段,可是何之风用起来的时候却似乎很熟悉。

 看到迟时雨的脸上似乎带着好奇,何之风也不避讳,眼里出几分久远的颜色“以前也用过的,不过是那种黑色封壳的书,外面印着花体的英文,据说是魔法书。”

 “我想起来了,的确是有。”迟时雨忽然之间就知道了,他捏了一下自己的下颌“是‘忌时空’那一张的MV吧?”

 “…”何之风的眼神,淡淡地就扫了过来,迟时雨原本是在笑的,可是接触到他的目光之后吗笑容却忍不住收敛了“抱歉…”

 忌时空,何之风最后一首歌,最后一张唱片,最后一场MV。

 “没事,都过去了。”何之风垂下眼帘,长长的睫在眼睑下拖出浓而长的黑影,那粉白的嘴一抿,却是真的不怎么在意的模样“的确是那一场的MV,造型师说拿一本魔法书会更有感觉,我就顺手了,刚刚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架子上有书,也就顺手了。”

 还真是轻描淡写的顺手。

 “一会儿我们去拍定妆照,也就是宣传照,在银州大学。”迟时雨对行程安排很清楚。

 他们这边轻声地说着话,那边还有几个演员在试镜。

 迟时雨忽然又道:“我其实还没出道几年呢。跟你差不多的时期。”

 “不清楚。”何之风如实回答,他一向沉浸在自己的圈子里,做歌手的时候接触圈子也几乎都是歌坛里的,他们影视圈的事情实在是不怎么了解,也不怎么关注。

 迟时雨早知道他要这么说,于是从包里摸出手机,心里一个念头闪过,手指忽然之间顿住,愣了很久。

 何之风奇怪:“你怎么了?”

 迟时雨这才回过神来,掩饰地伸手握着,放在了自己的边:“我只是在想照片放在哪里了而已。”

 莫名其妙地,找照片干什么?

 何之风不明白,其实迟时雨只是忽然想到:一向对他过去的事情很避讳的何之风竟然那么坦然地说起了自己过去的事情。迟时雨一直以为那是何之风的忌,可是如今似乎已经不是问题了。

 他翻着手机,悄悄地看何之风,却见何之风很认真地看着前面的人的试镜表演。

 迟时雨一抿,却还是按下了返回键,没有再去翻自己的手机相册,而是打开了网页浏览器,准备给他看一些比较开心的东西。

 “你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

 何之风接过手机,看着还算大的屏幕上的网页,群星论坛?似乎听说过。

 迟时雨脑袋凑过来,跟他挨在一起,然后手指点想了其中一个页面“看这个帖子,你的脑残粉。”

 “…”何之风倒是愣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已经是小有名气,毕竟杜月笙那个角色太深入人心,可是都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的,这么直观地看到还是第一次。

 帖子标题叫做:爱毒了《伤怀十里洋场》里面的那个杜月笙,快,有没有同好,一起repo。

 他打开帖子,一下就笑了,的确是脑残粉,整个帖子的气氛相当美好,偶尔还有戴笠那个角色的粉丝过来帖子里串个门,讨论剧情。

 这感觉,很不错。

 他将手机递还给迟时雨“谢谢。”

 “反应真是很冷淡。”迟时雨略微不,明明帖子里那么烈,可是何之风说话的时候就好像自己是个路人。

 “我需要为你表演一下,我很开心吗?”何之风斜眼,笑睨着他,却是这般调笑道。

 迟时雨玩心大起,只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的徐彻就恼了:“叫你俩交流感情没让你们聊天聊得这么high,都闭嘴别打断这边试镜!”

 场中站着一个局促的新人,战战兢兢地看着徐彻。

 迟时雨耸肩:“徐导你对待新人温柔点,看人家都被你吓住了好吗?我跟之风出去聊就是了。”

 何之风抚额,谁想跟你出去聊啊?

 “咔嚓…”

 一声轻响,斜对面星刊的娱记一扬眉,明早的头条有了。

 巨星迟时雨与未来巨星之间的情:试镜场边聊天惹怒大牌导演,《花开时》拍摄前途堪忧!

 天知道徐彻第二天在看到这报道的时候直接就将迟时雨何之风二人揪过来骂了个狗血淋头,何之风表示自己很委屈。

 这边过了一会儿,试镜完成,中午进行休整,下午去各个地方拍宣传照。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