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二十六章 试镜
那天迟时雨在何之风那里终究是没有停太久,毕竟沈一秀那边没事儿就跟迟时雨打个电话,虽然他是在休息的状态,可是很多事情还是需要他答复,根本不可能有真正清闲的时候,他倒是羡慕何之风能够好好地休息。

 何之风对他的想法也只能是一笑,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而已。

 他跟迟时雨两个人也谈了一下剧本,本来迟时雨着何之风,想要在何之风这里蹭饭,可是半路上沈一秀有急事找他,他也就只能放弃了,临走的时候要何之风承诺下次一定请他吃饭。

 何之风心想这哪里还有下次啊,不过为了早些打发掉迟时雨,干干脆脆地就答应了他,说下次再说。

 那个时候,迟时雨看了何之风半天,才从衣钩上取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之前挂着的何之风的大衣,撇了撇嘴,跟何之风道别,说希望能够在剧组看到“血回归的何之风”

 然后他还想说一些不靠谱的话,不过何之风察觉出了这人即将话唠的征兆,一把将他推了出去关上门。

 迟时雨被关在门外可怜兮兮的哭诉,说下次来一定要吃饭。

 何之风站在门里,背靠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情就跟外面那冬日的一样,他弯着嘴角,轻轻在门里面说道,等你真的有机会来了再说吧。

 他知道迟时雨听不到,可是也没真的想让迟时雨听到。

 他在门里等了一会儿,外面有嚷嚷的声音,可是很模糊,很快就没有了,大概过了几分钟,他重新打开门,看到门外是空空的,转角处的电梯已经下到了十多层,应该是迟时雨才下去没多久。

 他于是又合上了门,去给夏秦打了个电话,开始商量试镜和定妆照的事情。

 剧本是早就拿到了的,不过因为是饰演主角,台词很多,需要一集一集地慢慢看,跟着拍摄进度走,所以需要费心记的东西很多,还要把我整个剧本的节奏。

 第三天夏秦接他去试镜的时候,迟时雨整个人的状态都几乎被调到了顶点。

 夏秦刚刚停车在他的楼下,说要给他打电话,就接到了何之风的电话,问他到了哪里,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何之风从楼里走了出来。

 今天的何之风穿着草灰色的呢绒大衣,有一皮油光水滑的灰色皮草领子,前面一排装饰很强的黑玉大扣子,整整齐齐地列着,不过却没有扣上,只是散开,里面穿黑白的格子薄衣,脖子上着宽大的灰色围巾,长长地散下来一片,大冬天里一下就有一种格外温暖的感觉。

 何之风手里举着手机,正在往外面走,脚步不快不慢,是很镇定自若的步调,一看到他就直接挂了电话走了过来,自己拉开了车门,坐进来,说道:“才打电话给你你就来了,正好合适。”

 夏秦也没想到他来得这么早,收了手机,才说道:“你今天的状态很好。”

 何之风扬起角一笑“新的征程。”

 这句话已经道尽了一切,不需要更多的言语。

 夏秦这个一向很淡定的老牌经纪人,这个时候竟然像是被这句话给点燃了一样,他觉得自己心中像是有一团火在烧灼,很想说什么,最终却还是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沉默着踩上了油门,驾驶着车去了和徐彻导演约定好的片场。

 他们今天既是试镜,又要拍定妆照,完之后还要熟悉片场的环境,不过这边的片场不是很重要,他们的拍摄地点是在银州本地的一所大学里面,算是偏向贵族的学校,大部分的拍摄都会在那边完成。

 毕竟是面向学生族的偶像剧,与之前带着历史厚重味道的《伤怀十里洋场》之间有着很大的区别,整个《花开时》剧本之中都带很青春和搞笑的成分,不过还是那种偏向理想化的生活状态,剧本很简单,整部电视剧也只有二十集,顺利的话也就是两个月就可以拍完。

 片场是在西边的一个影视基地,毗邻富豪住宅区,他们的还有一些外景会在住宅区内取,毕竟剧中还有一些生活场景,主角也大多都是有钱人家子弟,在这些地方取景很正常。

 他们是在西区的银西酒店停下来的,试镜地点就在酒店里,接着如果通过的话就可以直接到影视基地去踩点,然后由剧组载着去大学看看。

 “虽然你被内定了,可是如果试镜的效果不好,我相信徐彻还是能够找到人来顶替你的。”

 到了酒店外面的时候,夏秦停下来,转身,将他脖子上挂着的灰色大围巾拽了拽,理松了一些,然后打量了一阵,又问道:“你现在状态还好吧?”

 何之风一笑:“我很好。”

 他们都知道,今天来试镜的其实也就何之风一个,所谓的试镜几乎等同于定妆照,可是如果何之风表现得让徐彻不满意的话,所谓的内定立刻就会成为一个笑话。

 这是何之风的机会,而他不能任由这个机会从自己的手中溜走,上一世的剧本在这里已经被他改写,那么接下来,做主的就不是命运,而是他自己。

 试镜房间里有摄像组的人员正在工作,何之风路过的时候看到上面挂的试镜的牌子和许多还在等候的人,忽然之间顿住了脚步,自己笑了一声,夏秦问他笑什么,何之风说:“我以为每个人都是内定好的,这里怎么还在试镜?”

 “因为电视剧有二十集,里面有名字的演员也有好几十,所以分批试镜,这是最后的一批了,他们都是下个月才会来参加拍摄的。”夏秦解释了一番。

 何之风低笑“我忘记了。”

 剧组的工作人员早就看到了何之风,不过看他在跟夏秦说话,所以暂时没有上来打扰,等看着两人又开始往这边走过来才上去,请他们往化妆室这边走。

 试镜场就在化妆室的旁边。徐彻正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试镜的顺序表,一支笔在表上勾勾画画,有两个女明星正好从化妆室出来,到镜头前去表演。

 试镜的时候都不会有完整的设备,剧组这边只会提供一些相当简单的道具,其余的全看演员自己发挥,不会有人跟他们对戏,所以难度系数不算低。

 看到何之风出现在化妆室外,这两个女艺人的眼神都闪了一下,看样子外面的传言果然是真的,前些天《花开时》即将开拍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影视圈,可是男主角的人选却是一直保密,吊足了人的胃口,只知道男二是有名的巨星迟时雨,男一却始终神神秘秘,只是有人传,说是在《伤怀十里洋场》之中表现不俗的何之风,现在何之风出现了,那这传言多半是真的了。

 很多人都不明白,何之风看着看着就要倒下去了,竟然眼看着又要一个翻身站起来,只能说人的际遇是变化不定的,《伤怀十里洋场》之中,何之风的表演的确让人没话说,当然那些何之风的黑们自然是会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他的演技依旧没有半分进步,能够在影片之中表现得那么出色应该全部归功于演技出众的迟时雨之类的…

 何之风自然也知道这些传言,可是从来不去理会,一部戏可以是偶然,可是如果是两部三部四部…一部一部,谁还敢说他什么呢?越是到后面,实力便越是重要,实力胜过言语。

 徐彻在那边给人试镜,一下看到何之风已经进了化妆间,立刻喊了一下停,让这边人等着,自己走到了化妆间这边,来到了何之风的面前。

 何之风一笑,想起这位暴脾气的导演因为找不到自己将夏秦骂得狗血淋头,竟然也觉得好笑:“徐导好,很久不见。”

 徐彻看着何之风眼前这状态,只觉得他的眼神比起当初拍摄《伤怀十里洋场》的时候还要亮一些,藏一些,整个人的气质却平和了许多,这只是一种感觉,让人具体地要找出什么形容词来也很难,徐彻只能说——如今的何之风比之前少了几分戾气。

 这样正好,《花开时》这部剧走的可是传说中的“小清新”风格,何之风这气质正好是完全合适了,他甚至不需要多加修饰,只要本出演,就能让这部戏获得很大的成功。主角夏白就是这样一个人,徐彻甚至开始怀疑,这部剧几乎就是为何之风量身打造的。

 他盯了他半天,一摸自己的下巴“你这是会红了。”

 何之风一扬眉“徐导这是?”

 “这部剧几乎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编剧专门为了捧红你而写的。”可惜这部戏是徐彻很相的一位编剧写在年前的,跟何之风是没多大的关系,只能说何之风的运气来了。

 “试镜加油,你只要正常一点发挥就不会被我刷下来。当然了,如果你失常,我就只好——”

 何之风看到徐彻在自己的脖子上比了一下,撇着嘴,那表情有些逗,意思是会被砍掉。

 在圈子里,最需要的就是别人的赏识,如果有个导演大手能欣赏他,以后肯定就会捧着,不想红都难。徐彻欣赏何之风,何之风自然不能不识相。

 “徐导,谢谢了,不过之前我消失的时候,真的是很抱歉。”

 徐彻一拍他的肩膀,不介意:“说那些干什么,本来也是我太心急,没有顾虑到你自己也有事,还骂了你经纪人夏秦,该是我说抱歉。”

 夏秦连忙在一旁摇头,心里却在想这疙瘩竟然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被化去了,还真是顺利的不可思议。

 然后徐彻就走了,很快何之风换好了装,简单地由化妆师描了眼线,就排到了试镜场。

 前面那几个艺人刚刚试完回来,似乎还在等结果,旁边有人在观看。

 一张沙发摆在正中,前面是茶几,背后的布景墙是欧式的花园,显然这是在模拟剧中的一个场景。

 不过到底演哪幕戏作为试镜的表演,却是由何之风自己决定。

 他在抬眼看到试镜场上的布景的时候,就直接从道具架上出了一本英文原版书,这儿开着空调,所以何之风穿着那服帖的白西服也不觉得冷。

 摄像机就在沙发边,对着他的这个方向。

 他从道具架上书的时候,那表情就相当悠闲,感觉像是从书架上书来一样。

 夏白是资优生,各方面都相当优秀,拥有完美的出身,完美的长相,还有完美的智商,贵族礼仪完全合格。

 何之风的手指敲在硬皮的书壳上,然后翻开了书,一步一步走到了场中正对着摄像机的位置上,看似很随意地直接坐了下来,将那一本书摊开,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整个过程看上去真是平凡平淡得不像样子,灯光打在何之风的侧脸上,衬着他边的一丝温和的笑容,一时之间竟然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着何之风就觉得自己心绪宁静了。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