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二十三章 你的意外
无话可说。

 夏秦真心地觉得自己无话可说,迟时雨太坦白,让他无言以对。

 还来不及想自己要怎么才能撵走迟时雨这瘟神,何之风就已经出来了,一看到他俩一个站着一个坐着,顿时就皱眉:“夏秦,你怎么不坐?”

 夏秦转头瞪迟时雨,这家伙大剌剌地坐在这里,他怎么坐蔸不舒服啊。不过他现在手上还有一些事情处理不完,赶着回四国,可是放任迟时雨这个家伙在这儿,他又觉得不安全。

 左思右想之下,他还是说道:“我不多留了,那边还忙着呢,迟少就在这里慢慢坐着吧,想必迟少演技高超,跟之风之间有很多共同语言,希望你们相处愉快。”

 迟时雨忽然觉得有些不妙,看着夏秦水也不喝一口,直接推门走了,他嘀咕道:“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合适?”

 何之风端了一杯水给他,里面泡着一片冰柠檬“他说得也对,你演技很好。”

 演技,伪装的技巧而已。

 迟时雨曾在不夜酒吧对他说过一些话,何之风记得,他自己也端着一杯水,站在了落地窗前,留给迟时雨一个清瘦的背影。

 迟时雨回头打量着他的公寓,意外地简洁明快的风格,不过从细处却很能看出何之风个人的风格,有的细节特别讲究,比如窗帘的每个挂坠,都是清一整整齐齐的绳结,连一点卷曲都没有,客厅茶几上的几只空杯子都是倒扣在盘子里,却是排成了一个圆形,中间的那几只杯子是被何之风取走了。

 一般人从盘子里拿杯子喜欢从旁边拿,一个一个地深入,可是何之风却是直接从最中间拿,他没有学心理学,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代表着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有趣。

 有关何之风的任何细节,他都很感兴趣。

 “可是我很喜欢跟你搭戏。”更喜欢你。

 迟时雨慢慢地说着,双手捧着那杯柠檬水,又小心地喝了一口,抬眼看他,那眼珠黑白分明。何之风的身影逆着光,也是黑白分明。

 “我最近还没有安排,剧本什么的,没准备接。”何之风侧过身,看着他,笑一下,接着问道“剧组什么时候杀青?”

 “听说还有小半个月,你去吗?”现在何之风和迟时雨其实都是剧组之外的人员了,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戏份早就已经拍完了,一部电影的拍摄周期其实也就那个把月,剩下的是电影的宣传了。

 不过说杀青的话,如果有最后的杀青会,一般是会邀所有参与拍摄的剧组人员来的,不过来不来全看演员自愿,主要的演员倒是必须到。像是何之风和迟时雨这种,来不来影响都不大。

 何之风知道迟时雨问的是杀青会,他只是摇头:“不清楚。”

 还得看到时候的安排,他心下是不想去的,不过在迟时雨的面前,他不会这样说。

 “去看看我的水仙吧。”

 他岔开了话题,现在属于何之风的完全休息时间,这段时间他几乎都不看娱乐新闻,将自己独立于娱乐圈之外,只为获得完全的休息,不过遇到了迟时雨,其实也意味着这样的休息很快就要结束了。

 “好啊。”迟时雨应道,不过还是端着那杯水去的。

 何之风的房间里么…

 看到何之风推开门进去了,迟时雨站在门外探头探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进去。

 何之风回头看到他,顿时又开始怀疑迟时雨是不是真的巨星了,这家伙探头探脑的太猥琐了一点吧?

 “…你…可以进来的…”

 于是迟时雨立刻笑开,他端着水进来,走到了何之风的身边,一手撑在花架上,看着他那白瓷盘里的水仙头,伸出手指比了一下,也才长了半指长的芽出来,参差不齐,他不懂这些,顿时皱眉:“好丑。”

 何之风转头,朝着他温文地一弯:“比你好看。”

 迟时雨一下就被伤到了。

 他愣愣地看着何之风,一下拽住了他的袖子,哀怨:“小风风你怎么能够这样说?”

 何之风甩他一对白眼,谁让这家伙口无遮拦直接就说自己的水仙头丑?不过这话他不好明说,哼了一声,扒开他的手:“拜托,迟大少,你真的正常一点,我这水仙现在看着丑,过一个月就能看到开花了,那个时候一点也不丑。它会慢慢地长,很快地漂亮起来的。”

 “我又看不到。”迟时雨意有所指。

 可惜何之风没接话,他知道迟时雨是什么意思,可是却不准备回答。和迟时雨可以接近,但是更需要保持距离,这样的感情来得太容易,更加让人没有安全感,迟时雨这样的朋友,安全的同时存在危险。

 “你水没加。”迟时雨没话找话。

 何之风斜了他一眼,这家伙真的是对养花一窍不通“水多了就长高了。”

 “长高不好吗?”看着现在这水仙头上的小豆芽一样的短茎,迟时雨完全看不出这东西哪里美了,什么时候长高了不才好吗?

 “…”有那么一瞬间,何之风想说让迟时雨洗洗睡了,可是最后,他还是将自己心底的想法了再,说道“水仙长得太高就不好看了。”

 “哦。”无趣。

 迟时雨假装很认真地看那泡了一半在水里的水仙头,可实则在悄悄地看何之风,然而他偷看的技巧不是太高明,或者说何之风的感觉很敏锐。

 何之风歪头看他:“你是看花,还是看我。”

 “它没你好看。”迟时雨实话实说。

 何之风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面对迟时雨的目光,他觉得有些难以招架,忽然觉得自己答应让他来看看水仙根本就是个错误,因为这家伙根本不是来看水仙的。

 “养花很能修身养,我看你很需要。”

 “你说我需要,我就需要了呗。其实本人心灵手巧,一定能够养出很好看的花来,到时候端两盆给你看看。”迟时雨说话没经大脑,轻而易举就做出了承诺。

 这一下何之风似笑非笑了“我等着。”

 迟时雨的眼神一下就亮了,他凝视着何之风“你不骗我?”

 小孩子一样的迟时雨。

 何之风淡淡地想着,可是他知道真实的迟时雨应该不是这样。不过这样的迟时雨,比片场的那个更好。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许是因为这样的亲近来得太容易,所以挥霍起来也不大珍惜。

 他说道:“我觉得你对我,太不一样。”

 “对于自己珍视的人,自然要不一样的。”迟时雨低头,额发垂下来,看着手中的杯子,那情态真是温柔极了,连何之风这样子冷淡的人也不有些心旌摇

 不过那也只是一刹那。迟时雨又抬首,他转眼,跟他对视。

 何之风伸出手指,在白瓷盘子里拨了一下水“可是我不知道一切从哪里开始。”

 迟时雨的出现太突然,甚至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像是之前在不夜酒吧那里,他给他的感觉,那种突然的闯入,像是暴风雨,还是迟来的,人们等待了很久,苦候不至,以为雨不会来的时候,它却偏偏来的,出人意料…

 雨,迟;迟时雨。

 他望着他,望着他的眼,像是要望到他的心底去。迟时雨道:“对你来说是不知从何开始,可是对我来说,这个故事开始得很早,在不知不觉之间开始了拍摄,然后就停不下来。”

 何之风没有说话。

 迟时雨又说:“何之风,为什么不能糊涂一些,轻信一些,放松一些?你对人太冷淡,你不喜欢有意外打你的生活,可是我成为或者说我希望成为,你不喜欢的这个意外。”

 他想成为他的雨,他希望自己就是何之风等待了很久的那场雨。

 何之风很久没有说话,时间接近十一点,冬天的太阳懒洋洋的,透过窗玻璃照在那三个还算是丑陋的水仙头上。何之风将水杯放下,然后推开了窗,将花架往上滑了一些,让阳光直接照水仙。

 他做完了这一切,才提醒道:“你该回去了。”

 那一瞬间,迟时雨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他退了一步,然后自嘲地一笑,按住自己的眼角,却还是强打了精神“那么,改天见。”

 “我送你出去吗?”何之风看着那水仙头上的芽,头也不回地说道。

 迟时雨摇头“我自己出去吧,大概一休已经在楼下等我了。”

 方才就感觉到手机的震动了,除了沈一秀,没人知道他这个手机的号码了。

 他将那杯还没喝完的柠檬水端回来,放到客厅的茶几上,走的时候却觉得那搭配一点也不和谐,回身,将那一杯水,放在了倒扣着的所有玻璃杯中间,一圈透明的玻璃杯,围着一只泡着金黄柠檬片的杯子,颜色还不错,看上去也不孤单。

 这样看,就很好了。

 他转身,看了何之风的房门一眼,竟然又忍不住笑起来。

 本来就已经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本来也没打算一次就成功,死烂打才是自己最好的品格。

 迟时雨乐观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然后打开门,走出去,回身关上,再转身却发现走廊上竟然站着一个人,沉稳的男人,不过头发略微有些长,手指上勾着一副宽大的黑框眼镜,眼圈有些重,下巴上略有一些青色的胡渣,不过眼睛很漂亮。

 这个男人一下就看到了迟时雨,迟时雨也看到了他。

 迟时雨认识这个人,甚至还有些熟悉。

 一切都是因为何之风。

 “陆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