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二十二章 水仙
“喂喂,小风风,你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之风,你走这么快干什么,等等啦…”

 “之风!”

 …

 何之风终于站住了,他转身,扬了扬尖尖的下颌“我停下了,你现在想说什么?”

 迟时雨站在花架旁边,摸了摸自己头,有些尴尬,自己刚刚那句话不过就是一时兴起,随便一说,谁知道何之风直接就生气了,把陈谷直接吓得一关门就不见人了,倒是留下他在外面直接承受何之风冷气的碾

 迟时雨这个时候想的是:那个王八蛋说何之风没气势的?回头就灭了他丫的,简直就是开玩笑,看看何之风现在这样子就像是要吃人一样,哪里像是什么善类?

 只不过现在何之风发话问他了,他又不想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和对方相处,一时就纠结了,眼尖地瞥见放在一旁的水仙,手一指,说道:“我第一次看到医院里有人养水仙,这东西不好打理。”

 何之风本来不耐烦,准备直接走人的,迟时雨始终还是太轻浮,虽然他知道这人对自己是好意,可是很多时候他对这样过于热情的迟时雨只觉得招架不住。

 至于陈谷说自己信任迟时雨,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其实说到底,他跟迟时雨也只是介于人和陌生人之间的那种半生不的人,以何之风的眼光来看,其实陌生人更适合一些,不过因为迟时雨的主动,将这完全的“生”变了一半为“”所以在别人看来他们两人的关系还算是不错。

 “你怎么知道水仙不好打理?”何之风最近正研究水仙呢,可以说是比较了解的,迟时雨这随口找来的话头正好撞在何之风的口上,于是迟时雨无言了。

 他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何之风,站到了那花架旁边,手指水仙头“你不觉得所有的花花草草都很麻烦吗?”

 这话倒是说到了何之风的心坎里去,其实以前他也这样认为的。曾经有娱记采访他,问他喜欢什么花,何之风说什么也不喜欢,他讨厌一切需要费尽心神去欣赏的东西。

 何之风是个懒人,他喜欢一些比较单纯的东西,也不喜欢主动,因为生活本身已经足够复杂,所以越是简单的东西就越能够获得他的好感。

 他的这一点性格特质,也正是迟时雨所了解的。

 何之风果然答道:“的确是很麻烦。不过我最近也在种水仙,是用水养的,跟这个差不多,是陈谷医生让我种着试试的,我估计这一盆是陈谷医生的吧?养得还不错,不过水仙头没我挑得好。”

 迟时雨一听就笑了,他怎么觉得何之风这话里头带着几分炫耀的情绪呢?“陈谷可是种花的高手,你这话可别被他听到。”

 “种花是一回事儿,可是挑水仙头既是要看眼力,也是要看运气,他似乎运气不是很好,这水仙头的芽一点也不多。”最多的一个也不过是五芽,比起何之风的七芽简直差多了。

 何之风这话是一点也没说错,不过迟时雨是个门外汉,也听不懂,他顿时觉得苦恼起来,天哪,早知道以前就多注意这方面的信息,现在也不至于哑口无言了。

 何之风站在那里,看了那盆水仙一会儿,忽然之间弯起角“我听陈谷说,你这人很靠得住,不过不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

 这话前半句是褒,后半句的意思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迟时雨翻白眼:“你别听陈谷那小子胡说八道,他大学四年的水几乎都是我帮他打的,这小子一点也不厚道,真是的,还敢在背后抹黑我,绝对不能忍…”

 何之风听得好笑,也不打断,只是往前面走,何之风也跟上来,又嘀咕了一句:“在别人面前说我也懒得管他,他竟然敢在你面前说,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迟时雨这人是脑子里多了一筋还是少了一啊?说迟时雨缺心眼,可是能够站在娱乐圈的顶端金字塔上,这人如果是真的傻子,早就被那些长短炮给轰得连渣都不剩了,如果说这人很精明,可是在他面前的时候却…

 不忍直视。

 何之风站在电梯前面,才刚刚伸出手想要按下去下面的电梯,然而迟时雨更快,闪电一般伸出手去按了下,接着扭头对何之风出自己白白的牙齿“一起下去吧。”

 何之风双手揣在呢子大衣里,电梯上方的灯光落在他的眸底,碎成了细细的一片微芒,他笑看着迟时雨:“你的经纪人呢?”

 一说到沈一秀,迟时雨顿时头疼,眼底闪过了苦恼的神色“别提她成不?哎呀哎呀,整天都被她念叨,一休就不像是夏秦那样干练…整天像是进入更年期的婆婆,说个没完…”

 何之风:谁告诉你说夏秦很干练的?

 只有何之风知道,夏秦跟沈一秀没什么区别,该废话的时候照样废话,优秀的经纪人在关键时刻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平时的时候平庸一点也是无所谓的。至于话唠,那其实是每一个亲和力高的经纪人说必备的技能。

 不过,天知道何之风听夏秦的唠叨已经将耳朵听出了茧子。

 他摇头,没说话,显然是很不赞同迟时雨。

 电梯上来了,门开,两人走进去。

 迟时雨忽然问道:“你刚刚说自己也在养水仙?”

 “嗯。”何之风下意识地应了一声,接着问道“怎么了?”

 这可是很好的机会啊。

 迟时雨挑眉“我最近也想修身养,不过…对于花草一窍不通,陈谷那个家伙,你知道他很忙,我能看看你种的花吗?”

 “我的花不是种的,是养的。”何之风轻描淡写地纠正他“对花我也不了解,只有三颗水仙头,没看头。”

 “水仙头以后也是会长成水仙的,让我看看吧,如果好养的话我也回去几盆,听说水仙的香味很好。”迟时雨的目的,其实不在花上。

 迟时雨不喜欢花,跟何之风“懒”这个理由不一样,他是因为有一定的花粉过敏,所以对所有的花花草草敬而远之,不过水仙的话,似乎不是很过敏。

 他说自己想要养花,也不算是说谎,就像是他告诉何之风自己喜欢香菇一样,其实他不喜欢,可是他不想说谎,所以回去之后他会让自己尽力地喜欢上这种在他看来不是很美味的食物。同样的,水仙也是一样。

 他很真诚地看着何之风,眼底一片融融的暖意。

 何之风不否认,这个时候的迟时雨让他好感倍增,他喜欢这样温暖的眼神,也喜欢这种感觉,不需要想太多,因为迟时雨的目的其实很单纯,而他也隐约知道那么一点,可是不想点破,有的东西就是要保持着一点距离才能保持美感,太过直白都会使其失去原有的韵味儿。

 何之风点头,算是答应了他“不过我的房间很。”

 迟时雨双手一揣,仰身靠在电梯里壁,眼光却还在何之风的脸上,他摇了摇头,又恢复那种雅痞的模样,像是兰草苍翠的叶片一样,那种垂下来的时候的优雅姿态,很是人。“有时间请你去参观我的公寓,你会领略到,什么才叫做世界第一。”

 世界第一什么的,这家伙还真是会吹。

 不过由此也能看出,迟时雨过的到底是什么生活。

 大多数明星的私生活其实都很混乱,房间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展示给媒体的很少有真东西。

 “对了,夏秦大概在下面等我,我怕你跟我一起出现——”何之风忽然想起了一个棘手的问题,立时就皱了眉头。

 迟时雨也无语了,何之风的经纪人才是真的大杀手锏。夏秦这种人太精明,只怕早就看破了自己的意图,可惜——就算是迟时雨再不想跟夏秦过招,此刻也必须要面对了。

 电梯正好触底,在开门的时候,迟时雨转头笑道:“我觉得,夏秦的战斗力比起一休来,也许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的。”

 沈一秀是金牌经纪人,而夏秦,始终还是个“准”金牌经纪人,等级上差了那么一点,战斗力的话…

 其实还是要过一会儿才知道。

 走出电梯,从大厅里出去,刚刚走出楼,就看到夏秦开着那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楼下,夏秦着自己的眉心坐在车里,似乎刚刚到,他从车的后视镜里看到了何之风,一转头,正想要跟他打招呼,可是眼光随即就落在了何之风身边那人的身上——迟时雨。

 这个人给夏秦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

 夏秦不喜欢太过轻浮的人,虽然迟时雨的本质上不轻浮,可是他展现给公众的银屏形象就很偏向花花公子一类,正所谓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也许就是那种雅痞雅痞的味道才吸引无数的女观众为迟时雨的票房埋单,不过那是对于女人,而夏秦,是个彻头彻尾冷静的经纪人,还是男经纪人。

 何之风直接走过来,喊了夏秦一声,然后拉开车门坐进去,解释道:“迟时雨去看看我的水仙花。”

 不,现在还应该叫做水仙头。

 迟时雨笑着跟夏秦打了一声招呼“夏大经纪人,你好啊。”

 夏秦皮笑不笑“呵呵,你好。”

 然后迟时雨坐进去了,夏秦从后视镜里看着坐在后面的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却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开车回了何之风的公寓。

 他帮何之风买了一些东西,还有养花必备的一些手册,顺便帮着他提上去。

 打开公寓门,何之风的屋子果然有些凌乱,不过好歹还能看得过去,他说了一声就直接去了洗手间“等我一下。”

 趁着这个机会,夏秦终于有机会说话了“迟时雨,迟大少,你什么意思?”

 迟时雨张开双臂,一下仰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笑得惬意极了,一点也不介意夏秦恶劣的口气:“我喜欢他,就是这么个意思。”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