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十九章 最后的
不得不说,迟时雨真的是很容易得到别人的喜欢的一个人,不像是何之风,他整个人的性格都偏向阴郁,有些沉闷乏味,那很少的轻松都是别人引发的,其实本来不是在娱乐圈吃得开的性格。

 原来在歌坛能够到达那个位置,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唱功很足,而且歌红,人便红了。那个时候,他的经纪人不是夏秦,准确地说,那个时候他的经纪人基本都是摆设,他的一切基本都是陆青越在负责的。

 何之风看着迟时雨,也笑:“那边已经拍完了吗?”

 “拍完了,因为是跟小风风你的最后一幕戏,所以我很快地解决掉了那边,直接就过来了。”迟时雨一副等着表扬的样子,接着就直接坐在了何之风的身边,这动作过于自然,让旁边的沈一秀和夏秦都目瞪口呆了。

 这人,脸皮怎么能够厚到这个地步?人家有让他坐下吗?

 迟时雨是已经化好妆的,这个时候也只是需要补妆。

 那边的导演周秉承和徐彻似乎正在小声商量着什么,不过大约是因为意见不合,所以后面那声音竟然大了起来。

 “我说过这个镜头是不合适的。”

 “剧本里面这样写,我觉得还是遵照剧本来,不要损坏它原来的味道。”

 “这不是损不损害的问题,这个镜头是拍不出感觉来的。”

 “拍了才知道。”

 “那就拍拍看。”

 …

 周围的人们都有些惊异,两位导演起了争执,这可是很难得一见的。

 何之风和迟时雨对望了一眼。

 何之风皱眉,对他道:“你转过头去,眼线会画歪。”

 那化妆师很感激地看了何之风一眼,这才收敛了心神给迟时雨化妆。

 虽然说迟时雨平时看上去很平易近人,不过那是对人的,不管怎么说也是巨星,很大牌的,要是一个错手画歪了眼线,不用迟时雨说,他自己都觉得窘迫。本来补妆就是很细致的一活儿,迟时雨还要转过去看何之风,直接加大了他化妆的难度。

 迟时雨撇了撇嘴,倒是把头转了回去,只是眼还是向着何之风那边看“本来这幕戏就短,一会儿我要尽力地不断NG。”

 “…”何之风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无言,旁边的沈一秀更加无言。

 面对何之风和夏秦那诡异的目光,沈一秀按住了自己的额头,恨不能一巴掌给迟时雨拍过去,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极品的艺人好吗?!你刚刚说想要“尽力地不断NG”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啊?

 沈一秀嘴角搐,正想要教训迟时雨,可是在看到迟时雨注视何之风的目光的时候,她忽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提着包的手一抖,看着何之风,又转过眼来看迟时雨。

 忽然之间,一种淡淡的阴郁就笼罩在了沈一秀的心头。

 夏秦却只是微笑着看着,看着迟时雨和何之风,又转过来看着沈一秀。

 属于何之风的最后一幕戏终于开始了。

 “Action!”

 何之风脸上的妆加厚了一些,站在影视城里虚构的杜美路路口处,在临近自己的家的地方,他清楚地知道剧本里这一段是故意这样写的,历史上的杜月笙到了香港之后才死,可是在这里,杜月笙死在了大陆。

 最后的一幕戏,就是他的死。

 几台摄像机同时对准了何之风,捕捉他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

 郁咏馥还是像背景墙一样站在他的身边,先是扶着杜月笙的手,却在几秒钟之后被杜月笙缓缓地推开。

 狭路的那一头,站着迟时雨,迟时雨穿着戴笠的西服,拽着他的礼帽,一身落拓,就隔着半条巷子看杜月笙。

 青色的夜灯渐渐地调亮了一些,后期制作的时候,这个场景可以做出夕阳西下的效果。

 何之风觉得自己前所未有地冷静。

 此刻的杜月笙是什么心境?

 英雄末路。

 他该凄凉,他一路走,便像是在回忆自己的一生,他推开了郁咏馥,自己一个人走,走得孤单寂寞,又固执可怜。

 他看向了前面的迟时雨,或者说戴笠。

 这个时候,戴笠其实已经死了,前面的只是一个幻象而已。将死之人最容易出现的就是幻觉,所以他看见了戴笠,然而他眼中的戴笠没有像以前那样带着脸的笑容走过来,而是始终站在那里,不往前走一步。

 何之风还是在往前走。

 绝望的杜月笙,一如当初绝望的他,他不是杜月笙,也不是何之风,他就是他,镜头下,他的躯壳和灵魂不由自主地分离。

 从来没有这样得心应手过。

 迟时雨那边只是笑看着何之风,天知道他多想立刻作出一个不合适的表情,或者说出一些奇怪的台词,让导演立刻喊“卡”吃个NG,可是不能,他看着那样的何之风,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很荒唐。

 何之风那么认真地对待每一场戏,他凭什么因为自己那可笑的一己之私而让他的努力付之东?更何况,他眼前这个人,也许是杜月笙,也许是何之风,一步一步何等艰难?他远远地看着,看着他逐渐地近了,那脚步,一步比一步艰难,他快要看不下去了,可是脸上还要保持那种灿烂的笑容,就像是一点也不知道他眼前这人的辛苦。

 他心疼,何之风演得太真,让他都快分不清真假了。

 也许,何之风演的不是杜月笙,而是他自己。

 迟时雨也不知道这个念头是怎么冒出来的,可是等它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将这个念头从自己的脑海之中抹去。

 没有NG。

 迟时雨最终还是没有实行自己那个可笑的计划。

 他配合着何之风,将这一幕戏拍完。

 何之风站在了迟时雨的斜前方,迟时雨站在巷边上,微靠着墙的位置。

 何之风是走的最中间。

 他后面,裴然饰演的郁咏馥捂住自己的脸,竭力让自己不要哭出声。

 杜月笙,慢慢地抬头,看了看自己眼前那笑得如三月一般的戴笠,眼神里掠过了那些恍惚的过去,最后还是埋头,看着面前的石板路,一步,一步,又一步。

 擦肩而过。

 何之风走着,杜月笙已经年老,可是此刻那佝偻的背却慢慢地直了,他似乎是在从自己的现在走向过去,这是人死前那种走马灯的循环暗示。

 背后的戴笠,依旧微笑,只是迟时雨终究是没能忍住,超出了剧本,轻轻地转身,脸上的笑容淡去,凝视着何之风的背影,慢慢地消失。

 他知道,在后期的剪辑之中,下一个镜头就是灵堂和骨灰盒了。

 屏幕里的画面,定格在了迟时雨回望的瞬间。

 一条巷子,两个人。

 这一幕戏结束得如此自然。

 周秉承眉头皱得老紧,喊了停,却立刻就去骂迟时雨:“你怎么回事?你不该动!”

 迟时雨现在还没从刚才那幕戏中缓过劲儿来,他大步走过来坐在长椅上,手肘靠在膝盖上,却伸出手掌按住了自己的额头,大口地息,一听周秉承说话,他皱眉:“我忍不住…”

 那边的徐彻却是按下了回放键“我倒是觉得这样很不错。”

 演员,能够完全代入角色,这个时候他们做出的动作,就是角色最应该做出的动作。

 这一段戏,精彩得让人舍不得剪去。

 徐彻的眼光,终于真正地落到了不远处的何之风身上。

 何之风的手有些抖,嘴有些发白。

 夏秦问:“你怎么了?”

 何之风扯起角,摇头:“不知。”

 夏秦回头,又看到许许多多人在抹眼泪。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