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十六章 陆青越
许文跟何之风,因为某些原因很,可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他们是因为另一个人,不过现在不好说了。

 何之风只是这样冷淡地回复,他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以前连招呼都不必打的。

 罗信,四国最炙手可热的新人,此刻看着自己的经纪人和那个过气的何之风站着对话,等了一会儿,看他们似乎没话说了,才跟何之风打招呼:“何少,拍完戏回来了吗?”

 何之风跟罗信也不,只知道罗信这个人太尖太利,刚刚开始的时候劲头很猛,这样的性格最容易被媒体炒作,不过后期也最容易被人抹黑。他浅笑了一下:“嗯。”夏秦从车里出来,带着许许多多的文件,跟许文打了招呼:“老文,还好?”

 许文也笑:“还好。”

 许文他们看上去是刚来,不过走的方向跟何之风他们不一样。

 前后脚走到了大楼下,许文他们先去一楼那边办事,何之风他们却要直接去二十四。

 他现在是要去谈续约的问题。

 电梯里,只有何之风和夏秦两人。

 何之风站在最中间,不像是普通人一样站在角落里,他一句话也没说。

 倒是夏秦考虑了很久,还是问道:“今天,看你和迟时雨很?”

 何之风早知道他要问这个问题,侧头看他一眼,却见这男人眼神里带着几分隐晦的探究,还有几分纠结,便知道他是迟疑了许久才问了这个问题的,并且问了之后又有些后悔,好像自己不该问。

 不过夏秦是自己的经纪人,何之风并没有打算瞒他太多,直接回答道:“我跟他是在酒吧认识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至于他表现的那个样子——我想他大约就是那个德jj。”

 夏秦无言,也就是说,其实何之风也不知道为什么迟时雨会对他那么特殊。

 “迟时雨的事,我总觉得很奇怪。”

 夏秦摸了摸自己的耳垂,眼角一跳,却是又笑一声“说起来,今天他们有通告。”

 “他们?”何之风疑惑。

 “东宇卫视请商照川和迟时雨参加‘星语星话’,主要谈的就是现在拍的这部电影。”夏秦消息灵通,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意外,毕竟迟时雨很大牌,跟商照川的关系貌似也很不错,这次关系很好的两位巨星同时出现在一部电影里,媒体的八卦情绪难免就要出来。

 东宇卫视“星语星话”栏目的主持人是圈内很有名的“金话筒”绍未话,原本只是个半死不活的节目,可是到了他的手下,很快就风生水起,而且绍未话这人很会际,基本上能够跟每个他采访过的明星嘉宾成为朋友,商照川和迟时雨都不是第一次参加这个节目了,不过一起上节目还是头一回。

 可以想象,这次东宇卫视和绍未话为了请到两个人,让他们一起出场,不知道是花了多大的心思,这次的收视率,大约会很高吧。

 节目是在晚上八点,如果何之风这边的事情谈得顺利的话,也许还能赶得上。

 说话间,慢慢地便已经到了二十四楼,因为接近下班时间,过道里都没什么人,显得冷冷清清的。

 四国的老板是个很有魅力的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了,叫袁书,年轻的时候抓住了商机下海,狠赚了一笔,后来因为自己取了个明星老婆,于是也开始涉足娱乐圈,没有想到这一玩就是很久,甚至后来把中心完全放在了如今的四国上面。其实他老婆早就跟他离婚了,现在的袁书也就是个单身状态。娱乐圈永远是娱乐圈,就算是袁书再有魅力,也不能掩盖他潜规则自己手下的事情。

 夏秦和何之风都知道,公司里有几个明星跟袁书的关系不浅,有男有女,是是非非很难说,何之风也不会去说。

 夏秦去敲门,何之风就在门外站着,表情淡漠。

 里面传出了懒懒的一声“请进”夏秦开门,两个人一起走进去。

 “袁老板。”何之风喊了一声,还是那种不冷不热的样子。

 袁书和何之风见过几面,也知道何之风是什么子,反正不是他喜欢的那种子,也不介意,他毕竟还是要给夏秦几分面子的,夏秦是个很优秀的经纪人。

 “你们都坐下吧,找你们来,是谈谈之风接下来的合约。还有三个月,合约就到期了,你们二位都没给答复,我现在很好奇,夏秦你和之风的想法。”袁书半仰在皮椅里,烟灰缸摆在大理石的办公桌上,边缘上搭着一支没完的雪茄烟。

 何之风不说话,一切交给夏秦谈。

 很久之前他就跟夏秦说过了,现在不是他要不要续约的问题,而是四国想不想跟他续约的问题,还有续约之后,是继续捧何之风还是放弃?如果是续约了再坐冷板凳,何之风又何必受这个气?

 夏秦很擅长这种事情,他斟酌了一下,来口道:“续约的事,说来话长,下面的部门不怎么跟我们涉,而且上面、包括袁老板您,跟我说过一些话,让我很怀疑之风续约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谈判正式开始。

 夏秦只是要为何之风争取到最大的利益而已,说到最后的时候袁书看着何之风,却对夏秦说道:“还有三个月,我知道夏秦你是想为之风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可是眼下这个情况我们什么也不能保证,更何况,我知道之风最近没有接任何的通告,也没有接剧本和广告,有送到你手上的都被你推出去了。这样的情况,我只能——”

 何之风终于说话了:“袁老板,我的确是想要一段时间的调整,时间不会太长,还是依照您之前说的意思吧,到时候公司方面再考虑好了。”

 说白了,现在何之风没有谈判的筹码,每个人都想成名,可是公司的资源是有限的,机会需要自己争取。

 “那么,希望之风继续努力。”袁书很客气地说了结束语。

 不过他的眼神明显带着几分探究,现在的何之风,虽然对别人还是那爱理不理的样子,可是眼神里总是带了点奇怪的东西。

 何之风和夏秦告辞离开,出去站在走廊上,夏秦一脸的阴郁,倒是逗笑了何之风。

 “你还笑得出来?”夏秦无语。

 何之风看看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色,问道:“什么时候了?”

 “七点半。”时间似乎刚刚好。

 “我们下去吧。”何之风拨了拨自己额前的刘海,当先向电梯走去。

 一切还是等他休整之后再说吧。

 属于杜月笙的戏份还有两天就结束了,那个时候才是仔细去想的时候。

 电梯直下,火刚刚打开,就听到外面有谈话的声音。

 “沈闲的新歌是陆青越写的词,势头很强,我们要避开他出新歌的时间。”

 “许文,你听好了,我偏要跟他同一天出新歌,同一天!”

 “…信,这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陆青越他…”

 “他不就是个作词写曲的吗?有什么了不起,唱歌还是看唱功的。”

 “…”…

 何之风站在电梯里,眼神一低,笑了一声,然后走出去。

 夏秦忽然问道:“陆青越原来是你的御用作词人作曲人吧?”

 何之风走在前面,淡淡地“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御用”这个词还真是亲切。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