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十三章 戴笠
也许何之风这种半路出家到演艺圈的人没资格说这话——迟时雨这个人和戴笠这个角色,二者风格几乎是天差地别,让迟时雨来演戴笠…

 说句不客气的话,何之风觉得周秉承脑子一定是被驴踢了。

 他夺回自己的毡帽之后自动地退开了一步,迟时雨望着自己空空的手掌,看表情是那夸张的伤感,他扭头,看着何之风,摇头道:“月笙,我与你这么多年的情,你竟因为一顶毡帽,与我翻了脸…”

 “…”何之风嘴角搐得厉害,他恨不能直接一巴掌将这傻货飞,他到底在说些什么破词儿啊!

 “月笙,难道你我当初相识在申江边,你看上我还借钱给我,不是因为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而是因为我这顶毡帽造型前卫、酷帅狂霸拽?”

 迟时雨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说出了什么雷人的台词,他用很正经的表情在搞笑——不,迟时雨是用生命在搞笑!

 周围看到这一幕的工作人员捂着肚子已经笑了,就是刚刚走过来的导演周秉承也已经风中凌乱,更不要说是离迟时雨最近、并且是他口中那个“看上一顶毡帽”的何之风了。

 何之风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黑色毡帽,抬头:“戴老板,十三年前,你欠我的三十大洋还没还,连着利息已经是一千五百六十二大洋,你何时还我?”

 …

 不,一定是他们今天生存的方式错了。

 夏秦按了按自己的额头,头疼,头疼,这到底是怎么搞的?

 先不说何之风为什么和巨星迟时雨一副很的样子,只说迟时雨这线,还有何之风今天反常的表现,经纪人大人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吧?

 夏秦一直坚信着以上想法,然而何之风不这样想。

 他只是想起了关于戴笠和杜月笙的资料。

 历史上的杜月笙和戴笠乃是知己,彼时杜月笙已经发迹,而戴笠仍然是潦倒没落,混到凄凉的时候因为营中事务来找杜月笙借钱,那个时候杜月笙已经是权倾上海,有求必应,有应必灵,两人从这一笔债开始,逐渐地深。后来戴笠因为自己的才能也得到蒋介石的赏识,权势也深重起来,然而他跟杜月笙之间的情不浅反深,但凡戴笠到上海,必定有杜月笙接待,他在上海的工作开展需要杜月笙帮忙,杜月笙在上海的地位和权势也要依赖于戴笠的地位。

 这二人之间不仅是友情,更有深厚的利益关系捆绑。

 刚刚迟时雨虽然是在开玩笑,可是何之风却很轻易地判断出迟时雨对剧本很了解,甚至他已经做好了功课。

 剧本里可没有提到戴笠当初问杜月笙借了钱的。

 迟时雨看着何之风,眼底带着抹不去的笑意,终于恢复了正常,一耸肩,恢复成风度翩翩的模样“小风风演技也不赖嘛。”

 何之风眼神一闪,就要说话。

 周秉承一见这场面,立刻走过去,站到两人中间去,谨防这两人再掐起来,连忙转身对着周围围观的人道:“以后迟少就是咱们剧组的人了,他接戴笠的角色,以后大家要相处愉快啊。”

 周围顿时哗然,迟时雨这样的大牌影星,竟然来饰演这样一个戏份很少的小配角,这不是大材小用杀用牛刀吗?导演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啊?

 这一部《伤怀十里洋场》可以算是群星荟萃了,有商照川这样的天王做票房支撑,虽然同时也有个票房毒药何之风,可是现在没觉得他有什么糟糕的地方,现在更来了个迟时雨,凭着迟时雨那疯狂的粉丝,这部戏的票房,似乎已经能够隐约地预见了。

 “周导您可是多心了,我这种人,跟谁都能扯上两句,不会破坏剧组内部的和谐的。”迟时雨摆了摆手,耸肩。

 那可不一定。

 何之风在心底暗暗接了一句,然后朝今天拍戏的地点走去,杜月笙和戴笠的戏份毕竟是很少的,戴笠在这部剧里完全就是个路人,到后来只是为了衬托杜月笙的凄惨,而杜月笙的凄惨又是为了衬托男女主之间爱情的伟大,并且将整个戏的时代背景托出来。

 迟时雨和何之风都是配角。

 他两个人在开拍之前坐在一起,迟时雨在喝水,喝完了将水杯递给他“来一杯?”

 “你以为这是在喝酒吗?”何之风没理他递过来的手,从夏秦手里接过了自己的杯子。

 夏秦扭头,皱着眉看迟时雨,只觉得这个大牌迟时雨浑身上下就没那个地方是妥当的。

 迟时雨的经纪人是个很干练的女强人,乃是出了名的金牌经纪人郑一秀,她正在一边帮迟时雨收拾东西,听见迟时雨和何之风的对话,她也皱眉,之前迟时雨耍宝的时候她不在,不过后来听别人说了,差点没被迟时雨气个半死。

 接手到迟时雨这样的艺人,大约是郑一秀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因为迟时雨根本就是只事儿

 她拿出剧本捅了捅迟时雨的手臂,示意他拿住,同时眼含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可惜迟时雨朝她弯,笑得很是开朗灿烂“呀,一秀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没睡好?要不我给你推荐几款眼贴膜?”

 “…”郑一秀无言。

 端着自己水杯的何之风忽然之间很同情迟时雨的经纪人,他若有所感地回头看夏秦,果然夏秦也是一脸同情地看着郑一秀。

 眼下要拍的一幕戏就是杜月笙与戴笠相见的场景,背景是杜月笙和卢湛江同时看上了一个女人,相互之间争斗不休,偏偏卢湛江还是军阀之子,不能动,情况非常棘手,因而在戴笠到来的时候他十分欣喜。

 何之风还在看剧本酝酿情绪,忽然就感觉身边没有了说话的声音,扭头一看,一向被他以为是话唠的迟时雨竟然也埋头在看剧本。

 何之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他的手指按住剧本的边角,双腿却随意地架着,可是眼神很认真。迟时雨之所以是一线的大牌影星,不光是靠着他那张脸的。

 迟时雨不是花瓶。

 这个认知让何之风忽然开始正视迟时雨整个人,不过他还来不及深想,因为马上要开始拍摄了。

 “演员到位,摄像机准备,道具呢!那桌子上茶杯快扣回去!”周秉承巡视了一圈,指点了一些问题,就开始发号施令。

 这个时候该迟时雨和何之风上了。

 何之风表情淡淡地放下剧本,站起来。

 他身边的迟时雨忽然说:“我一合上剧本就忘记台词,怎么办?”

 何之风本来已经跨出去一步,闻言顿住,回头看他:“迟时雨先生,你没开我玩笑吧?”

 “哈、哈哈…”迟时雨干笑,耸肩“我也希望自己是在开玩笑。”

 “何之风,迟时雨你俩磨蹭什么呢!风风雨雨,你俩不该是说来就来的吗,怎么还在那儿呢!快过来!”周秉承已经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卷着剧本,回头一看那两人还跟那儿磨叽,直接就冒了这么一句出来。

 周围工作人员这才发觉这名字的有趣儿,一旁的导演助理给周秉承竖了个大拇指“周导有才,风风雨雨哈哈…”何之风一听到周秉承的话顿时无力,转身懒得理会线的迟时雨,理了理自己的衣着,拎着毡帽就走进了布景之中。

 这里是杜美路七十号,杜月笙发达之后的住所,也是今天他约定与老朋友戴笠会面之处。

 摄像机已经跟进,何之风抛开之前被迟时雨搅的种种心绪,专心地沉进了剧本所期待的那种意境之中。

 他先是面无表情,这代表着他在将属于何之风的情绪全部清空,慢慢地却换了一副表情。

 何之风在堂中慢慢地踱步,背着手,嘴紧抿成一条直线,眼底却是深深的思索,他的心腹——由裴然饰演的郁咏馥——今天也来了,站在堂中的角落里,不发一语,偶尔抬头看着自己的老板。

 杜月笙表面上看着很镇定,内心却是很焦急的,然而他已经是喜怒不形于,按理说这种焦急是不会被表现出来的,剧本上也只是“焦急”二字,剩下的都是留给演员的发挥空间,怎么发挥全看演员自己。

 而在自动代入了这个角色之后,何之风却很自然地知道这个时候的杜月笙应该是什么表现。

 他停住自己缓慢的踱步,向着门外望了一眼,双手背在身后,可是右手食指却轻轻地敲着左手的手背,只是从正面看不到。

 看上去,何之风整个人都只是在堂中思考什么,缓缓踱步,然而从周秉承和还未出场的迟时雨的角度却正好能够看到他自由发挥的这个动作。

 周秉承向着摄像师一挥手,摄像师立刻会意,抓拍要紧的镜头。

 在何之风走到第三趟的时候,该迟时雨出场了,他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提着厚厚的公文包,从外面的汽车上下来,大步流星地踏进了门,显然有些急于见到杜月笙——这就是戴笠,或者说,迟时雨表现出来的戴笠。

 沉稳中透出几分急切,看上去很是忠直,然而在眼光转的时候却总是低了几分,表现出一丝鹜。

 迟时雨挂着浅笑,走进了屋,开口便道:“月笙兄,可算是见到你了!”

 何之风在听到外面的汽车熄了火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负手站在堂中,一见了迟时雨走进来,连忙将两只手拆回来,伸出手去拉迟时雨的手。“啊呀,我这左等右等,还以为雨农你又被什么事儿给耽搁了,好歹还是来了!我俩,酒逢知己千杯少,上次没喝够,这次要好好喝一场!”

 按照剧本,迟时雨身手也接住何之风的手,食两双手,你握着我的,我握着你的,看上去还真是个知己模样。

 迟时雨的脸上,那种平时的轻浮和闲散都消失了个干干净净,只要那嘴角一拉下来,就显得严肃许多,他跟何之风相互握着手,往里走了几步,这才放开。“听说——”

 何之风心头一跳,迟时雨这声音拉长了,让他有些不妙的预感。

 “雨农怎么了?”

 ——剧本里没这一句。

 周秉承一下皱紧了眉头,不过没有出言打断。

 迟时雨忽然之间翻了个白眼:“月笙,我忘词了。”

 …

 原本十分期待的围观群众无力绝倒…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