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九章 搭戏
他将自己的手,放到冰冷的动的水下面,闭着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有人走过来,站到他的背后。

 何之风理所当然地以为是夏秦,眼睛也没睁开,只是叹息一般说道:“夏秦,你来干什么?”

 然而来人不是夏秦,也很久没有说话。

 何之风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转头一看竟然是商照川。

 “…”这一刻的何之风,那脸上的表情无疑是戒备的,可是随即又被他掩饰得很好,看不出他之前有过任何的戒备情绪。

 何之风笑:“商天王,这么快就拍完了?”

 商照川这个时候连妆都还没卸,还穿着之前拍戏时候的一身白西服,口还别着一朵小小的红玫瑰,极近风雅。

 这个时候的商照川已然出戏,不是戏中那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子哥儿,他表情沉稳,眼神里带着久经世故的一种老辣和独特的犀利“刚刚拍戏的时候看到你似乎不太好,不要紧吧?”

 “还好。不过商天王拍戏的时候还能看到我…”何之风的语气变得揶揄起来,不过只有他知道话里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他关了水龙头,然后扯了纸巾擦了手,在烘干机下吹了一会儿,这才与商照川并肩走出去。

 商照川听出他之前那句话隐藏的意思“正是因为在拍戏的时候看到了之风你,所以我吃了NG。”

 而且还被周导骂了一顿,他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了。

 何之风听得一怔,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却笑说:“那还真是我的荣幸了。”

 “我只是略微有点好奇而已。”商照川淡淡解释了一句,却又不想解释得太深。

 他们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多半都是扯得没边了,两个人的表情却还是恰到好处的那种,看上去就像是相谈甚。所以当两个人并肩走回片场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这两个人之间已经完全解除了之前的隔阂,看上去两个人甚至有好的趋势。

 周秉承正在场边上看刚才拍的片段,正在跟助理说着什么,一看他两个人都现在才出现,顿时有些生气:“我说你们两个搞什么呢,这都快十二点了,一个个都跟我玩儿失踪,这上午的戏又搁下了,算了算了,还是吃过饭再拍吧。大家都休息了啊,中午休息过后我们接着拍!”

 于是忙碌了一上午的各组工作人员立刻松了一口气,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吃饭。

 商照川对着何之风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何之风回以一个微笑,正巧这个时候夏秦回来了,他对着商照川点头致歉:“抱歉,我经纪人回来了,他大概有事找我。”

 “请便。”商照川这个时候显得格外有礼貌,甚至温文儒雅。

 心里暗道这商照川果真是将演技融入了自己的生活中,想要什么表情就有什么表情,随时随地都能用自己的演技惑别人,就是他此刻站在商照川的面前,也难以分清到底哪个商照川才是真正的商照川,或者说——真正的商照川到底是怎样的。

 也许,今天何之风遇到的商照川,都不是真正的商照川。

 带着这样的认知,何之风转身,走到外景花园那边的布景路灯下面,正好和夏秦碰头。

 “你刚才去哪里了?”何之风开口就问,表情里隐约藏着几分不,他显然是对刚才错将商照川认成是夏秦这件事感到懊恼,可是整个事情跟夏秦其实是没关系的,让他就算是想迁怒也找不到机会。

 所以何之风说话的时候,语气便带着几分烦闷。

 夏秦刚才是打听消息去了,公司那边也有事情需要处理“刚才公司问我选择,我去说了,你的情况我也汇报了,雪藏什么的,不会出现了。”

 夏秦安慰地朝他一笑,然后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何之风愣了一下,看了他的领带一眼,双手揣在袋里,转头却眯着眼,弯起:“走吧,上午的戏差不多就这样了。”

 “你不是还有一场吗?”夏秦可是专门掐着时间赶回来的,可是去没看到何之风的表演,这就有些奇怪了。

 莫非是出了什么意外?

 何之风看到了他担心的表情,解释道:“商照川吃了几场NG,时间正好到这个时候,所以导演说先吃饭,我上午剩下的两场是下午拍。”

 夏秦那个时候看何之风已经平静了下来,公司的事情又实在是催得急,他怕到时候再回去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即便作为何之风的经纪人,他那个时候不该离开,但还是先行离开了,他相信何之风应该能够理解自己。

 “剧组这边都是叫的盒饭,我总是怕你吃不下。”夏秦很了解何之风的口味,不合他心意的饭菜他一向是吃得很少的。

 可是一向挑剔的何之风现在却不介意了“总是在习惯的。”

 他现在需要变得合群,因为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银州影视城的餐厅装修还算是高档,不过剧组的人喜欢聚在一起,抱着盒饭坐到一块儿去,吃饭的时候还能讨论讨论剧情和拍摄。

 不过当何之风也端着盒饭过来的时候气氛就有些诡异了,前两天何之风都不会过来,今天似乎是转,这倒是奇了怪了。

 不是每个人都会往好的地方想,很多人的目光又飞向了坐在人群中的商照川,该不会是因为商天王在这里,这何之风才来的吧?

 不过何之风今天的那演技的确是很精彩,所以也没有人对他现在的举动加以非议。

 何之风跟身边认识的几个人打了招呼,就安静地坐下来,因为他迟迟没有说话,所以之前略微冷场的气氛终于又活络了起来,人们开始谈到剧组内部的一些事。

 不知道是谁先问了一句:“对了,那个饰演戴笠的演员去了哪里?”

 “不知道,听说是住院了,怕是没办法来了。”

 “对了,周导,这个缺谁来填啊?”

 周秉承闻言,放下已经夹起来的一片,沉了一下摇摇头:“还没想好,再看看吧,也许徐导会有人选。”

 副导演徐彻,跟周秉承那是很老的合作伙伴了,这两人在导演界是举足轻重的两个人物,偏偏相互之间的关系还不错,这一次两大导演同时加盟《伤怀十里洋场》,在之前可是为这部电影造足了势,人们都很期待,这部大制作电影在与观众见面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公众的期待值很高,这也给予了剧组的人很大的压力,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是希望拍好这部电影的,专门想要来搅事的毕竟是少数。

 何之风听到这里顿了一下,看向了夏秦,夏秦摇了摇头。

 商照川闻言也顿了一下,看向张景,张景跟夏秦一样摇了摇头。

 看样子,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替补演员的人选了。

 吃饭间也有人开始恭维何之风,何之风这只是淡淡地用笑容将自己的冷淡盖过去。

 吃过饭,便是休息时间,睡一觉起来再换装化妆,下一场,是他和商照川的对手戏。

 这是主角卢湛江遭遇阻力的开始,在百乐门的演出之中,杜月笙应邀到场,派人送花给女主角徐沁芳,却被后来卢湛江送的更多的花拂了面子,由此有一段对话,他们要拍的就是这段对话。

 片场是模仿旧上海百乐门修的,他们的拍摄地点就在场边的走廊里。

 摄像机等等设备都已经到位,何之风最后看了一眼剧本,站起来走向片场,导演周秉承忽然之间叫住他:“何少你等等。”

 何之风站住“周导?”

 “我看过你之前拍的那一部《丹青》,老实说你演的不错,不过我必须毒舌的是,你只适合拍独角戏,不适合与别人配合,你自己演得好没用,你要保证的是整个一幕戏都好。你要注意和别人之间的配合,千万不要闹个人主义啊。”

 这就是之前何之风从别人口中知道的“割裂感”的存在了,他拍戏始终是在自己的世界里,看着他的演技是不错的,可是因为过于自我,所有的戏剪辑到一起的时候,何之风跟其他人就是分开的,感觉上他们演的不是同一部电影。这是何之风最大的问题,也是一直制约着他发展的问题。

 “谢谢周导,我会尽力注意的。”

 “好好干,哈哈…”那边的商照川早就已经上场了,在开拍之前,商照川对他笑了一下:“我很想知道,迟时雨为什么对你这么感兴趣。”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