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八章 异样
何之风沉默了一阵。

 因为之前的功课做得很足,所以对于戴笠这个角色,他的了解也很深,毕竟这个人跟他饰演杜月笙可谓是息息相关,这二人在未发迹的时候就有了接触,后来更成为了相互支撑的大腕级人物。

 作为国民政府特务机构军统的掌权者,戴笠是民国时期蒋介石十分信任的心腹,正史对这个人一向是丑化,事实上戴笠此人策划了无数起针对日本和当时除国民外的其他派的刺杀行动,著名的“李闻血案”也与他有关,所以戴笠被称作是“军统魔王”

 这是罪恶的机构,也是罪恶的人物。

 可是戴笠此人,对杜月笙来说,的确是很重要的。

 剧本中有一幕戏,是在戴笠死后,男主角卢湛江从自己父亲那里得知这个消息,在与杜月笙的锋之中将戴笠飞机失事的消息告诉杜月笙,在戴笠出事的时候杜月笙就有不好的预感,在卢湛江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杜月笙是眼前一黑站立不稳。卢湛江离开之后,处于杜月笙确认这个消息之后,几乎直接崩溃,并且为之垂泪。

 由此可见,代理在这个角色是何等地重要。

 虽然在整个剧本中,戴笠是个完全的反派,和杜月笙一样,看上去不是很重要,可是对于何之风来说,只有和戴笠的搭戏,才能够体现杜月笙这个角色的灵魂。

 然而现在,这个最不该出事的角色出事了。

 “商照川拍完了吗?”他问。

 夏秦深锁着眉头,抬起手腕看表:“应该差不多了。”

 “正好,我们去看看吧。角色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心了。”

 一切都由导演周秉承来处理,再不济还有副导演徐彻呢,这两人都是圈内大名鼎鼎的人物,这点事儿轻而易举就搞定了。

 夏秦也觉得何之风说的是,他心过了头“也是,反正原来那个扮演戴笠的跟你也不,也不一定能搭上戏,谁来根本无所谓。”

 可是最怕的就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角色,接着砍戏。

 不过《伤怀十里洋场》的格调比较高,制作经费也很足,所以找个演员还是很简单的,不必担心砍角色的问题。

 何之风已经补好了妆,他站起来,对着夏秦笑了笑“你看我现在跟杜月笙像吗?”

 “不像。”夏秦实话实说。

 何之风去拿过那顶黑色的毡帽,手指戳着里边,在手中转了转,悠闲极了:“我也觉得不像。”

 因为这个时候他就是何之风。

 台上台下,本来就是两个人。

 他拿着毡帽走了出去,夏秦回头跟那化妆师庄一鸣道了谢,然后才跟出去。

 何之风笑他:“你做人还真是八面玲珑。”

 “多结一个朋友总是好的,就算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也不会是敌人。”

 夏秦的语气很淡,说出来的话听着很有道理,却也间接地反映了这个圈子的残酷。人与人之间已经需要小心到这种地步了。

 他出了这边的化妆区,经过长长的走廊,影视城很大,还好拍摄地点距离休整区很近,所以他们走过去也不过是两分钟的时间。

 何之风还是穿着那身衣服,他今天上午本来是有三幕戏,可是因为商照川需要补戏,所以他只拍了方才跟裴然的那一场。

 到了场地边上的时候商照川还在拍戏,周围站了一圈人,很是热闹,不过大家都不说话,只是看着。

 商照川的演技向来是极佳。

 何之风看到一边的休息椅上坐着裴然,他对这个二线明星的感觉还不错,刚才和裴然搭戏,很给他一种顺畅的感觉。所以他坐了过去,跟裴然打招呼:“你好。”

 “你好。”裴然没有想到何之风会主动跟他打招呼,倒是愣了一下,眼底划过些许的异样“商天王他们很快就拍好了,接下来还是我跟你之间的搭戏,不过换布景了。”

 何之风能背剧本,这一点自然是知道得很清楚的“刚刚跟你搭戏,感觉很好。”

 他说得很直白,一般来说别人说这话都像是在恭维,可是何之风注视着裴然的眼神很是平和淡然,他没有说谎。“说实话,你的演技震惊到了我。”

 那一个眼神,几乎是他能够想象的极致。

 裴然也是一个二线的艺人,不同的是,他是才踏进圈里的新人,不像是何之风这样的旧人,还有很长足的发展空间。裴然整个人都很文秀,带着一种书卷气,而剧中的郁咏馥也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是负责为杜月笙装烟,可是剧本中的他,一举一动都带着书生气,他是杜月笙的心腹,而杜月笙自己没多少文化,所以更想要结这类人。他闲着的时候还会让郁咏馥给他读报,所以裴然饰演郁咏馥,的确是再合适不过了。

 之前何之风的表演都很僵硬,可是今天上午的一场戏,却像是突然之间按胎换骨了一般。

 那样的眼神,带着凛冽刺骨的杀意,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与他眼前这个温润的少年一点也不像。这就是演技吗?什么时候人的演技也能这样蹿升了?

 也难怪连商照川这样的天王巨星在最后都不得不道歉。

 所以裴然的赞扬,不是什么恭维话,那是他的真心话。

 何之风却忽然不语,他双手十指叉,放在身前,这样的演技,的的确确属于他,虽然也许只是暂时爆发,不过在以后,他会让这样的演技成为常态,甚至——他要让自己跟商照川一样,随时随地挥洒自如。

 场中的商照川正在拍和女主角徐沁芳的初遇,歌女徐沁芳刚刚踏上当歌女的这一条道路,在百乐门一歌成名,却被权贵们灌了无数的酒,本来是准备回去,却因为酒量不好,半路在楼梯口就睡着了。

 整个拍摄就是在室内,他们坐在墙下看。

 商照川饰演的军阀公子哥儿卢湛江,乃是民国四大军阀之一的儿子,乃是民国四大公子之一,这个时候初来上海,寻作乐,自然是找了百乐门。

 此时的商照川,穿着那修身服帖的西服,边挂着轻佻的笑,手中放着一杯红酒,从楼下大厅的一边走过来,脚步很是轻快,眼神也是放的,那个时候的权贵都是这样的,来到百乐门,大家不过都是寻作乐。

 何之风在看到他那轻佻的笑意的时候,忽然觉得很违和,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人——迟时雨。

 印象中,似乎迟时雨是天生就那种小氓和花花公子的模样。

 而商照川,似乎更适合那种霸气的角色。

 不过这样的违和感很快就消失了,因为他很快被带入了商照川的演技营造的氛围中。

 饰演徐沁芳的新生代小天后蒋雪莹出道两年,正是当红时期,请她来出演女主角,无疑是娱乐公司想要再捧她一把,将她推向真正的天后之位,所以她很珍惜这次机会,本身就有实力,又如此努力,还有人捧,不红简直是没天理了。

 蒋雪莹穿着肩的吊带裙,坐在回旋楼梯的台阶上,抱着自己的双膝,将脸埋进臂弯里,出修长的脖颈和高高盘起的头发,有几缕烫弯的头发垂下来,越发衬得她的慵懒和妩媚。

 红色的裙摆搭在台阶上,已经美惊人。

 剧中的卢湛江就是被这样的一抹红所惊,然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商照川这个时候该走剧情了。

 他停下自己的脚步,饶有兴趣地挑起眉,站在那里看了许久,然后走过去“小姐,您怎么了?”

 这个时候,他所饰演的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世家公子,说话的时候也带着一些虚伪的客气,与商照川本人的风格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他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听上去便很是轻浮。

 睡着的徐沁芳不会回答,还是埋头睡觉。

 商照川站在她面前,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他端着酒,向四周看了一眼,背后就是许许多多正在观看的人,还有运行着的摄像机,可是他像是什么也没看到一样,一掠而过。

 “啪嗒。”

 何之风手中的水杯忽然之间落地,身边还在看商照川表演的裴然回过头,低声问道:“何少?”

 他眼前这个俊秀的少年,手指颤抖着,脸色似乎有些苍白,嘴也没有血,密密的刘海落下来,挡住了他晦暗的眼神,何之风整个人都显得很是阴郁,像是下雨前的乌云。

 何之风对着裴然摆了摆手,翘起角,很是轻松的模样“没什么,只是突然之间有些头晕。”

 刚刚两个人都在看场中商照川在表演,怎么突然之间何之风就不舒服了?不过身体的事情,谁知道呢?裴然也没多想。

 这个时候夏秦发现状况过来了,建议何之风去场外面休息一下。

 何之风依言去了,再没看场中的表演一眼。

 彼时商照川正在回视,可是眼光在掠过裴然那边的时候却忽然之间不动了,何之风水杯落地的一幕刚好落在他眼底。

 这是今天上午商照川的最后一幕戏了,之前都是全过,商照川是很好的演员,拥有天才的演技,本来大家都准备去拍下一幕戏了,这一幕会以商照川跟蒋雪莹的对话结束,然后蒋雪莹留给商照川饰演的卢湛江一个冷的背影,给这一次开始,划上完美的句号。

 然而,商照川在照着剧本里写的回头看的时候,却似乎出了什么状况,眼神表情都不对了。

 导演周秉承看得眉头一皱:“卡!”

 机组所有人都停下来,很是讶异。

 商照川也皱眉,还来不及说话周秉承那坏脾气就出来了。

 “商照川,你刚刚眼神飞到哪里去了?一个身位也卡了那么久,跟木头似的杵那儿,忘词儿了就看剧本啊!整个人的表情都不对!你刚刚不是卢湛江,你刚刚又成了商照川了!”

 商照川苦笑,周导永远是这种雷厉风行、眼里不沙子的性格,他这样的大牌也要挨骂的。只不过…刚刚看到的何之风,似乎…

 “各部门准备,再来一遍啊,卡机位,好——Action!”

 重新开拍。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