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
第六章 演技
灯光,布景,戏装,脸上细微而生动的表情。

 无一处不适合,无一处不鲜活。

 商照川忽然按了自己的右眼眼角一下,边扯起半分笑意,不深不浅,让人看不透。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场戏对何之风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

 何之风自己也是无比清楚的,然而他此刻冷静得不像是自己了。

 这一刻,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承受着巨大的期待,他还有太多太多想要走完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走完的路要走,他还有许许多多的光和热没有来得及绽放,他觉得自己可以活得很精彩,也能表演得很精彩。

 他的意识和身体仿佛是割裂的,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他冷静极了,他想到剧本里的杜月笙,他就是以这样一种割裂的冷静和冷漠对待自己身边的人的。

 有人骂他薄情寡义,有人却赞他情深义重。

 这样的一个人本身就是矛盾的。

 《伤怀十里洋场》里的杜月笙,这个时代的符号,他是个无法抹去的角色,一旦失去了这个角色,整部电影的格调也就下降为了一般的言情电影,只不过辅以并不厚重的历史色彩。

 杜月笙,此时此刻,他才经历了一场青帮内部的斗争,眼看着自己的心腹杀了叛徒,却冷漠地扣上黑色的毡帽离开,这个时候的杜月笙应该是冷漠的,身上还残留着血腥的味道,可是因为经历得多了,表情一定要淡漠,而且要稀松平常。

 何之风的大脑之中,这些分析都无比清晰。

 他一步一步地踏上台阶,脚步特别沉稳,在推门的时候就摘下了毡帽,拿在手中,摄像机跟进,室内的摄像机隐藏在一个不会被外面的摄像机发现的机位上,整个画面应当是要转进内室了。

 这里是杜月笙专用的烟房,挨窗的位置摆着一张太师椅,墙下面是铺了柔软羊绒毯的矮榻。

 他的手下,专门负责为他装烟的人就在榻边的椅子上坐着,叫做郁咏馥,由二线一位口碑还不错的男星裴然饰演,此刻他往烟里填着鸦片烟,见杜月笙进来了,随意就问了一句:“杜先生今回来得很早,抽烟吗?”

 当时的大上海,少有不沾鸦片烟的,在这一点上,编剧并没有为了美化杜月笙去掉他鸦片烟这一点。

 郁咏馥是杜月笙的心腹,长期在杜月笙过了鸦片烟,飘飘仙的时候跟他闲聊,是他比较信得过的人,所以说话是要随意些。

 裴然饰演得很是到位。

 何之风也是不弱,只见镜头里的他走近了来,裴然从他手中接过了毡帽,放到了一旁的雕花木几上,将鸦片烟填好了,把烟递给了何之风。

 何之风接了过来,却是略微皱了一下眉,修长的手指挑着那烟,却没有动,自打进屋之后,他就没说过一句话。

 杜月笙在这幕戏里的台词很少,可是肢体语言和眼神却很重要,对演员来说,这两样都是最考人的地方。

 如何能够将每一个动作都做到位,不仅是形似了,还要让动作贴近真实的人物,具有充分的表现力,最忌讳的就是干巴巴的动作。

 在没有台词的时候,镜头便会着重捕捉人物的眼神和动作。

 此时此刻,便有三台摄像机同时对准了何之风。

 正在场边监看的周秉承忽然之间说道:“抓他的手和面部表情,拍清楚!”

 一个优秀的导演,不仅是要能够控制全场的进度,还要知道演员的那些细节是特别优秀、特别适合这部戏的,这种特别精彩的细节往往会拍摄下来。

 他这一说,所有人都去看何之风的手和脸了。

 何之风端着那长长的,手指很久没动,脸上的表情也是那样淡得几乎看不出表情。

 裴然饰演的郁咏馥这个时候却说话了,他抖着盒子里的烟土,说道:“杜先生,怎么了?”

 杜月笙,也就是此刻的何之风,那眼皮子往下搭了一下,又抬了一下,接着手指食指轻轻地扣了扣烟杆子,那玉质的东西抖了抖,灯就放在案上,他却没动,手指骤然扣紧了一点,原本自然卷曲的手指的线条忽然之间就变得锐利起来,骨节也发白了一点。他那手掌,也没见什么烈的动作,却沉沉地将那烟搁到了桌面上。

 他原本平淡的表情忽然之间就变得冷厉,角扯开一丝冷笑,冰寒刺骨:“好一个卢家的公子!卢湛江!”

 这里面的杜月笙,是不喜欢女主角徐沁芳的,他只是对一个出身微寒的歌女产生了一种*而已,然而他原以为势在必得的女人,却投入了民国四大公子之一的卢湛江的怀抱,他赫赫有名的杜先生在大上海是什么地位?怎么轮得到一个北边来的小子驳了自己的面子?

 所以杜月笙该怒。

 然而杜月笙却不能将这样的怒表现得过于明显,他是闻名大上海、有身份有头脸的人物。所以即便是怒到了极点,这样的怒气也必须压制下来,却分散到他的各个动作去,比如紧绷的手指,冷峭的角,那突然之间蹦出来充杀机的语句。

 身边的裴然手中的烟土忽然之间抖落到桌面上,何之风的眼神一扫,手指又变得放松起来,轻轻地放在桌边上,笑问道:“咏馥,怎么了?”

 裴然一怔,又似乎才反应过来,连忙遮掩一般地笑道:“卢家这公子,似乎不好处理啊。”

 杜月笙又站起来,坐到窗边的太师椅上,闭着眼睛养神,悠然道:“让那小子闹腾去吧,这十里洋场,一直是我杜月笙的地盘,他能翻出什么儿来?”

 裴然低头,将刚刚何之风丢在桌上的烟收起来:“杜先生您说得是。”

 于是杜月笙继续闭目养神。整个室内,忽然之间就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这种安静不仅是场内的,就是场外的也是真的凝滞了许久,然后才等来“卡”这一声。

 周秉承带头鼓起掌来,笑得很是开心“何少出手果真是不凡,之间竟然是我看走了眼,你这演技简直得竖个大拇指啊!”何之风穿着戏服,从房间里面出来,走下台阶,周围的工作人员开始例行收拾场地。

 “周导过奖了。”

 一出戏,他整个人就恢复了那种温和的样子。

 不过他放在腿侧的手指却带着些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他下来之后的激动。

 商照川是个观察很敏锐的人,之前何之风的演技的确给了他不一样的感受,对比何之风跟他合作的第一部戏,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了。

 尤其是何之风的那个冷笑,在看到的时候,就是他这种身经百战的人也觉得心悸了一下。那一瞬间,他已经不认为那个坐在案边的人是何之风了,那分明就是剧本里的杜月笙。

 那一刻,何之风,已然入戏。

 迟时雨没有骗他,这个何之风,忽然变得有趣起来了。

 不过,何之风的压力很大,他的内心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他的手指暴了他的心情,就算是再会伪装,其实也会出现破绽。

 然而,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何之风其实是个习惯性隐藏自己的人,是个生活中的演技派,可是伪装和演戏其中是两种概念。

 一切到这里已经可以暂时结束了。

 何之风已经展示了自己的实力,那么他这个天王也要展示自己的大度了。

 在周秉承开口之前,商照川雍雅一笑,朝着何之风伸出手去:“的确是很精彩的演技,如果之前我的行为给之风带来了什么困扰,我只能致以我最诚挚的歉意,抱歉。”

 这一幕在别人看来,是商天王大度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知错能改,而且一点也不看轻名气不如自己的人,如此具有亲和力,果然不愧是娱乐圈屹立不倒的天王级人物;然而他的举动在何之风看来,不过是表面上的示好,眼前这个男人其实是在迫他伸手,尽管已经承认了他的演技,可是言语之间还是圈套,可是何之风不得不接受他这样为自己包装的道歉。商照川是天王巨星,他都主动道歉了,他何之风这种过了气的小明星如果还不接受的话,那就是他自己掂不清自己的斤两,自己找死了。

 所以何之风唯有伸出手去,还只能继续笑,也不能对商照川突然改口叫自己“之风”有任何的异议。

 “商天王客气了,能得到您的认可,我已经足了。”

 完全避开重点的回答。

 商照川也笑起来,伸手跟何之风轻握了一下。

 很有趣的人。

 周秉承在一边看着,忽然问了一句:“那接下来还有两幕戏,咱们还拍吗?”

 “昨天因为商某不理智的行为,导致了拍戏的进度拉下,我很抱歉,如果周导您肯原谅的话,我想先把昨天缺的全部补回来。至于之风,他的实力我们都看到了,多余的试戏只是浪费时间。所以我看就不必了,直接拍戏吧。”
上章 票房毒药翻身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