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后的母子突破 下章
第09章
人生是辨证的,时间是紧迫的。岁月的沉淀作用使我们的内心改变,变得与这个社会更加融合,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不是故作文雅而说这个。为什么呢?最近调整了工作岗位,由清水衙门到了兵家重地。生活充实的同时,反而内心压抑了许多。我老了。最起码心态不再年轻,童真已经与我不搭边,取而代之的是世故和圆滑。

 半个月内没有和老妈继续。一是没时间,二是没心情。

 虽然偶尔还会想,偶尔还会偷偷看文,但是身体的渴望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份情。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应该不会是我厌旧的缘故,因为看文的时候内心还是有涟漪的,看老妈的时候还是会想象她体的。

 后来我明白了,不是我厌旧,也不是我身体机能下降了。上班时看了份杂志,上面详细介绍了男女在一起的各个阶段。当彼此了解了对方,也就是经过几次上之后,两人内心都会发生变化,由对身体的兴趣变为了对情感的兴趣。看完后,我倒一口气,难道我爱上了自己老妈?

 心情是复杂的,故事是搞笑的。我不否认我对老妈有所爱慕,但是如果上升到爱情这一层面,我内心还是没有准备的,也是不会接受的,我宁愿当看了一篇文。当然,杂志上或许也讲对了一点,那就是我现在更加关心的是老妈的态度问题,而不是在一起时的表现如何。

 限于没交流时间的缘故,我没法和老妈探讨这个问题。苦苦思索之后,我决定拿起笔杆子,放下“杆子”,给老妈写封信。没有了面对时的尴尬,或许能获得更好的交流结果。

 忙里偷闲,上班时给老妈写完了这封信:“妈: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给你写信。

 记得第一次还是上中学时,学校要求每人给自己妈妈写封信,不知道你还记得内容不?

 一眨眼,十来年过去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孩,虽然有时还会被你看成是啥也不懂的孩儿,但是我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事业。

 我知道,看到这里,你也会感慨。感慨时间的飞逝,感慨岁月人。其实,当你拿起这封信的时候,就预示着我真的长大了。

 由于没有时间交流,我才选择了这个方式。当我拿起笔的时候,忽然间心里有那么多的话想对你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是守着你,内心敢表白的缘故。咱俩的事,之前也已经交流过多次了。

 可是,最近我常常会思考一个问题,一个难于启吃的问题,我这样对你为的是什么?难道真是爱情?

 不要惊讶。上次你说我把你当做一个情人而已,我赞成。

 但是,这样的情人不是一个体的替代品,你永远都是我妈。虽然这样的行为不会被社会所接纳,可是,事情之所以发生肯定都会有其客观规律。你肯接纳我,是我的幸事。

 我从小就爱慕你,但是这种爱最近得到了升华,我俩有了体的接触。我是你生的,如果说之前的体接触,我应该感谢你赐给了我生命。

 那现在的,我应该感谢你给了我灵魂的升华。我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我清楚,你肯定忍受着极大的压力,各方面的。不过,我现在真不了解我的这种做法是否伤害了你。上次你要把我往那个舅妈身上推,我忽然意识到你是不是想摆这个?

 是不是因为我的所为让你接受不了了?

 上面我说了,你不是我的体宣对象。因为你是我妈,所以我爱你。即便有再多的舅妈,即便有多么符合我的取向,我都不会在乎,我只在乎你,我的妈。

 如果说咱俩的事是机缘巧合,那我现在应该感谢上天的安排。只不过,妈,你现在什么看法?我真的迷茫了。

 看后销毁,热盼回信。

 永远爱你的儿子。“早班上班的时候,找了个合适的时机,我偷偷把信给了老妈,然后就急切地盼望老妈的回信。晚上下班回家,直到睡觉,老妈都没有任何反常的表示,连点暗示都没有。忐忑地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老妈依然没有给我回信。只是很关心地给我披上了外衣,嘱咐我最近降温,注意加衣。

 上班没了精神,老妈不给我回信是什么意思?

 忽然看到了衣架上挂着的大衣,这件衣服平时我并不常穿,会不会是?于是摸了摸口袋,果然,里面有一张纸。心里兴奋至极,马上躲到了洗手间里面,急切地掏了出来,里面是妈妈的娟娟字体,这个我认得。

 “大儿子: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了。你说你长大了,那我就加个大吧。你中学时给妈写的那封信,我一直保留着呢,我也经常会拿出来看看。你写到自己的志向,写到以后要如何孝敬我,都让我很感动。以前一直认为你是个小孩,直到看了你的那封信,我就认为你长大了,我早就把你当做一个小男子汉看了。其实不是我故意要多管你,儿行千里母担忧,不管你多大岁数,只要我还活着,就会认为你是个小孩,这个你明白吗?因此,你永远是我的小男子汉。

 你说的事情,其实我也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谈,只不过,每次只要谈这个你就会上兴,都会对我做那个事,我还怎么说?你的这个方式很好,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的想法,那我就跟你说说吧。

 刚开始的时候,我真怕自己会害了你,也怕你会认为妈太过放。后来你对妈说了那么多话,妈放心了,也很感动。

 先对你坦白一件事。上次你问过我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其实,你是妈的第三个男人。我不知道你看了这个之后会是什么表情,但是,答应我,不要愤怒,以后也不要再提这事了,好吗?

 你问我这个,肯定会有所察觉,对不?那还是在你五岁时,不知道你那时记事了吗?

 妈忘不了,中午你醒了,看我的眼神,我永远忘不了。也正是从那天起,我和那人断了关系。

 他不是别人,正是你爸以前的一个领导。那时你爸刚转业,咱家里没人,分的单位不好,你爸又没有特长,在单位常受别人歧视。你爸就常请领导,一来二去,我就和那人了,后来就发生了那事。不过,并不是很长时间,一共也就是半年,后来你爸就提干了。那人后来也扰过我,都被我拒绝了。

 如果你真的还记得那个中午,忘记吧,和我一样,忘得干干净净,就当妈是为了这个家做了点贡献。

 妈和你的事情,正如你所说,不被社会接受。可是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一直希望你能好好的,不走歧途,如果你能从妈身上得到快乐,我愿意。妈这不是奉献,是心甘情愿。我往你舅妈身上推,是不想让你陷的太深,别搞垮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你能理解吗?

 爱你的妈。“看完了老妈的回信,我的那个梦终于水落石出了。老妈敢跟我说这些,说明老妈在乎我,把我当知心看。于是,故伎重演,我又写给了老妈这封信。”亲爱的妈:谢谢你对我说的那些。从现在开始,我不提了,也不会认为你有啥不好。

 以前一直在看伦小说,感觉里面的情节很夸张,也不太相信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后来从报纸上网络上也接触到了很多真实的案例,从此我认为这个事情还是很多的,只不过很隐蔽罢了。

 你说我能从你身上得到快乐,确实,妈,拥抱你的感觉很美好。被你包容的感觉也很温馨。从你身上能得到其他任何女人都不会提供的东西,那就是亲情,母子亲情是世界上最美最紧密的感情。

 可是,妈,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当然知道这样做有悖伦理,可是,难道我和舅妈在一起了就不违背伦理了吗?这个还不一样吗?妈,我希望我得到的是你的身心,身体和感情。我不想让你以为我是在找你宣

 爱你的儿子。“又过了一天,终于盼来了老妈的回信,很简单。”大儿子:妈明白你的意思。

 不说这个了,一切随缘吧。明天就放假了,你爸和小紫都要值一天班。咱娘俩别在家里囚着了。这两天天气不错,咱俩去西山踏踏青吧。

 爱你的妈“虽然内心感觉浪费了这么个大好的时机有点可惜,但是老妈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来了,我也不好推什么了。周六放假之后,老妈就当着大伙的面说了,要让我陪着去西山公园转转。老爸没意见,老婆不赞成,说想等到清明节那天带她一块儿去。但是清明节的时候我们全家都要回老家扫墓,因此,她的提议被否决了。

 于是,星期天我就开车拉着老妈来到了西山。因为放假,所以人很多,以大学生为主,有的成群结队打着旗子,有的纯粹是情侣,卿卿我我。老妈这天穿着很休闲,一身黑色的运动休闲装,和那种瑜伽的衣服差不多。

 一路上,我都在夸老妈年轻,逗得老妈一路笑不停。

 慢慢地,越往上爬人越少了。为啥?真正出来踏青的还是少数,都钻到那些树林里去了。一块石头扔下去能惊起好几对儿。又爬了一阵之后,老妈提议在路边的小凉亭休息一会。

 “真老了,年轻的时候一口气能爬上顶,现在不行了。”老妈一边按摩着小腿一边说。

 “老啥啊?我说了你一路子年轻,你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这不是明摆着想让我再多夸你两句吗?哈哈。“我对老妈开着玩笑,把她的右腿抬起来放在了我腿上,给她按摩起来。

 “熊样吧。我说啊,你也得多运动运动,看这一身懒吧,出门就开车,我年轻那会儿从老家走到这里,然后爬到顶都没事。”老妈点着我的脑袋说。

 “哈哈。时代不同了,两腿不值钱了。再说了,妈,我一身懒吗?你不是说厉害的吗?”我狡黠地看着老妈说。

 老妈当然知道我指的什么,瞅了我一眼,拧过头去,用手盘了盘头发,然后对我说:“又来这套,没大没小。”我换到了老妈左边坐着,继续按摩起她的左腿来。天气确实转暖了,老妈里面今天就穿了一件薄秋,摸起来感觉很好。

 “怎么不说话了?”老妈看我不说话,对我说。

 “说啥?这不是忙着摸你吗?”我抬起头坏笑着说。

 “嗯,行,你继续按。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写信了?”“信上不是都说了吗?哈哈。”“嗯,你刚给我的时候我惊讶,半天没敢看。”“怕啥?怕我吃了你啊?哈哈。”“熊样,我是怕你又有啥孬点子。”“嗨,我这么个老实本分的人,能有啥孬点子?妈,最后你也没给说明白啊,跟我说说吧。”“什么没说明白?不是都说完了吗?”“你和那个人啊,哈哈。”“你要挨打,我就知道不该跟你说,不该相信你个没良心的。”“投降。别打。要不我掐你腿了。这个有什么啊?你都跟我说了,还怕什么?”“都说了,以后不提了,还说什么?”“你没说明白啊。”“难道你真记得?”“嗯,记得。”“那么小都能记住啊?”“那要分什么事啊,这种事怎么会忘了?”“从小看苗,从小就不是个好玩意。”“嘿嘿,才知道啊?说吧,几次?”“什么几次?”“他了你几次啊?”“不打你,你还不死心了。”“哎吆,还真打啊?妈。”“那可不。一共多少次我忘了,反正不多。”“和没说一样,到底多少啊?”“十来次吧、”“都是在咱家?”“有时候也在他家,不过不多,好像也就一两次。”“他没老婆啊?”“就是因为他和他老婆两地分居,才出这事的。”“那他现在人呢?”“听说去北京了,他媳妇在北京一个什么研究所。”“哼,两地分居。他媳妇肯定也没被人少。 ”“别说话那么难听,以后别提了哈。”“嗯,不提了。”“干啥?停。有人啊。”和老妈一段对话深深刺了我,我的手不自觉地摸向了她分开的两腿中间。

 老妈一面躲闪着,一面四处张望,怕有人过来。在确定路边没人后,便不再去拉我的手,让我肆意地抚摸着。

 “妈,你摸摸,可硬了。”我抓过老妈的手,放在了我已经支起的帐篷上。

 “嘿嘿。知道为啥出来不?急死你。”老妈抚摸了几下,然后在我头上轻轻捏了一下。

 我被老妈起了望,想把手伸到子里摸,但是老妈不<年后的母子突破>
上章 年后的母子突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