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后的母子突破 下章
第06章
就这样,我和老妈说了一路子,花费了近一个钟头的时间,终于浩浩的进村了。

 在东折西拐之后,终于在老妈的指挥下,来到了我这个不太熟悉的姥爷的家门口。推门进去,发现这个院子里只有三间房子,而且是土坯的,给人一种摇摇坠的感觉。

 看到有人来了,站在北屋门口的姥娘便了上来,一边走一边用右手遮挡住太阳光仔细瞧,待到老妈开口叫了声“婶子”之后,她才认出了来人是谁,于是很热情的抓住了我们娘俩的手,连拖带坠般地拉进了北屋。

 进门之后发现姥爷在上半坐着,花白的胡须好像很长时间没有理了,飘在被子上,苍老的样子却难掩住他喜悦的心情。一个劲地说还让你们跑一趟,没事,只是骨折了,年老了,骨头松了。

 老妈仔细地询问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又嘱咐姥爷多加注意,以后能不干的就别干了。

 正在这时,从门口进来一个约莫15-16岁的男孩,这个就是我的一个表弟了,好多年没见了,变样很大,个头也很高了。

 姥娘看见这个孩子之后,边打发他去叫他妈来。于是男孩便掉头走了,感觉很害羞的样子,老妈想叫住他,但是这孩子好像没听见一样,到了门口飞快地跑开了。

 不一会的功夫,一个40来岁的妇女走了进来,一边叫着“姐姐”一边拉住了老妈的手。我仔细打量起这个妇女来,以前还真没见过,老妈的娘家我小时候也不经常来,这个村里的人基本都不认识。只间她盘着头发,看起来很时髦的样子。

 上身穿一件花的褂子,下身穿一件宽松的子,就是农村常见的妇女样。

 不过,看起来她的股也不小,子虽然宽松,却也能看出里面的圆鼓来,其体积绝对不在我妈之下。

 看见了旁边站着的我,就问我妈是不是&&&(我小名)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这位舅妈便仔细地上下打量起我来,一边打量,一边称赞我长的俊。

 我心想:我,我都没好意思这样看你,你倒好,敢这么大胆地打量我,夸我长的俊,谢谢哈,其实你也不赖。然后舅妈又问我红包收到了没有,问了我一个怔。

 猛然间想起来,我结婚的时候貌似这些舅妈们都随了钱的。便忙说收到了收到了,谢谢舅妈。

 舅妈又赶紧解释道,那时农活忙,又加上我表弟升高中,家里没人,因此我的婚礼就没去,我舅自己去的。我忙说,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随时到我家玩就行。

 又和老妈唠了会磕,舅妈便拉着我和老妈去她家坐坐。我妈开始不同意,说主要是来看看姥爷,现在农活开始忙了,就不去耽误了。舅妈不同意,说是我舅在往地里用三轮车拉粪,还没回来,非要我们去。推不下,老妈只好同意了。

 于是跟姥爷姥娘告辞,姥娘提着我们买去的东西追出了几百米,非要让我们拿回去,哎…还是生活在农村的人实在啊。

 我们当然没有要,在争执了好一会后,姥娘嘟哝着“又花钱了又花钱了”,然后回去了。

 舅妈家与老娘家离的倒是不远,不过胡同多,好像是转宫一样。我在她俩后面跟着,不自觉地比较起她俩的股来。

 舅妈毕竟年轻点,每次一迈腿,都能很清晰地看出股的轮廓来,是那种厚重型的,简单说就是股不是很大,是那种前后拉伸型的,这样就显得她的大腿细了不少,股也后翘了不少。这种股肯定后坐力很大。

 老妈今天穿的是牛仔,显得股更大了。她是那种面积大的类型,就是股很宽大,这种股虽然在中年妇女中很常见,但是老妈的股又有点特别,就是虽然大,但是不松散,不是那种和大腿连成一块的。在了衣服之后,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股也是很翘的。

 一边跟着,一边意,再抬头的时候,已经到舅妈家门口了。门口有一大堆刚从茅房里出来的粪,舅妈一边笑着一边跟我说别介意,农村都这样。

 我当然不介意,我小时候也是在农村长大的,这个是见怪不怪了。

 进屋后才发现我的表弟正在桌子上做作业,看我们进来,他站起来腼腆地笑了笑,在舅妈的催促下,他开口叫了声“姑”,又叫了声“哥”,便又重新坐下去不说话了。

 我妈和舅妈便坐在了上说起话。我则站在墙边,看起了相框来。

 原来舅妈年轻时很漂亮啊。有一张是和我舅在海边拍的,夏天的时候,舅妈穿着一件短袖衬衣,出了洁白的双臂。我子很大,感觉圆鼓鼓的。下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子,大腿绷得紧紧的,下三角那条好像都看出来了。

 看到这里我回头又打量了下现在的舅妈,不知道现在身材还这样不?可惜今天还是稍微有点凉,她穿的太多,看不出来。回头的时候看见表弟正看着我,看到我看他,他又笑了笑。

 我心想:哥们,莫非你知道我在意你妈?你敢不敢把你妈干了?

 我就敢干我妈,要不咱在这上一起来?

 过了那么半个钟头吧,老妈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老钟,说时候不早了,得走。舅妈不同意,说多做一会儿,等我舅从地里回来再走。我妈说不坐了,现在太忙,有空的时候再来,于是便从舅妈家告辞了。临走时,舅妈送我们出来,让我有空再和我妈来玩。

 哈哈,好事,我当然同意了。

 又回到了姥爷家门口,没有再进去,直接上车开走了,于是一边抱怨着路难走,一边又继续原路返回了。老妈看我一直抱怨,就说别走这路了,从一条小道岔过去,直接能上公路。好来,老妈指挥着,我便开进了一条小山沟。

 进来后才发现这里没人啊,世外桃源一样,只有山顶上有那么一两个放羊的。

 作案的大好时机啊,巴还硬着呢。

 转身回头对老妈直接说了:“妈,我想在这你。”可能太突然了,老妈没反应过来,怔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说:“啥?在…在这?你想干啥啊?““妈。我巴硬着呢。怎么开车啊,这里没人,咱速战速决。”于是将车往路边一停,拉了手刹熄了火我便下车了,拉开门进了后排。老妈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待到我动手去摸她下身的时候,才一巴掌把我手打开。

 “来的时候咱刚说了,你怎么又这样?这里人来人往的,不行。”老妈坚决不同意。

 “哎呀,你看这是一条山沟,哪里有人?咱这车贴的膜好,在外面看不见的,没事的。”我一边说着,又伸手去摸她的下身。

 老妈把两腿夹得紧紧的,不让我摸。看来软的不行了,我便来硬的了。将老妈按倒在后座上,然后了上去,两手胡乱地摸着老妈的股和大腿。老妈一边挣扎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跟我说:“你得…分地方,这里真不行…”我哪管这些,反正现在就是没人,就是有人来了,也隔着老远就能看见。很快我就将老妈的牛仔解开了,出了白色的内,老妈看我起了,好像也知道肯定难逃这一“”了,便不再挣扎,而是坐起来,一句话也没说,将内和牛仔都拉到了大腿上。

 “真是够了。要你可快点啊,今天真是不应该让你来。”老妈倚着座椅的靠背,股尽量往下,到了座椅的边缘,然后双腿分开,将双脚放在了座椅上。这姿势真是太刺了,我也急急地往下拉了拉子,放出了坚硬的巴。然后往前调了调前排座椅,跪在了座椅下,这时我的巴正好对准了老妈的

 俯下身去,在了老妈身上,老妈往下伸出了一只手,拉住我的巴放在了上,然后两手把我一抱,说:“行了,这么硬,你个作践人的东西,快进。”我便不再犹豫,下身开始慢慢用力往里送。可能老妈确实没心理准备,这是自从和她开始做以来最干的一次,不过这样也更增加了下面的真实感。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头慢慢分开了老妈的,然后到了门口,再稍微用一下力,头又挤开了她的大门,慢慢地沉没在了里面。

 老妈毕竟是过来人了,没有叫喊,要是换做老婆啊,早就大喊大叫地让我轻点了。

 轻轻地拉了几下,将老妈里面的拉到了外面,这样我的巴就全部润了。然后狠狠地到了底。

 由于老妈是半躺在座椅靠背上,我在她身上之后就脸对着脸了,很近。可能开始老妈觉得害羞,一直是闭着眼睛的,我这一下猛之后,老妈“啊…”地一声睁开了眼,然后看着我非常小声地说:“小杂种啊…嗯…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听她这一说,真是太刺了,不是说的话刺,而是这种语气,似乎在召唤我一样。我还能说啥?让下面交流去吧。

 几次大力之后,老妈的已经到了座椅上。可能是环境的关系,让人感觉紧张,又觉得刺异常。老妈这次放的很开,我每一次进去,她都“啊”地叫一下。老妈腿是分开的,但是子却在大腿上,我每次下去,都会被挡住,于是老妈便用手拉住了两条腿往上提,一直到了前。这样,老妈的下面就完全暴在我的巴之下了,每次都能很轻松地到底。

 “妈,你看,啊…嘶,我说的对吧?被你包容的感觉很好。”我一边说着一边着她使劲

 “啊…你就会作践你妈,啊…这次这么硬,啊…我是不是分的太开了,啊…全进来了,啊…”老妈双眼离,对着近在咫尺的我说。看着她这样,更起了我的兽,正当我想吻住她的嘴进行最后的冲刺时,忽然听到了三轮车的突突声,由远而近…我,不会是舅吧?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于是我马上开门而出,然后提上了子,老妈也很紧张,也在车里提上了子,但是太紧张了,子却怎么也扣不上了,由于很紧,部扣不上下面就着内。我赶紧让我妈别扣了,把上衣拉低点盖住就行了。

 很快,三轮车就拐过了后面的一个弯出现在我面前,果然是舅,车上还坐着我舅妈。

 看到我停在路边,舅很诧异,到我跟前熄了火,跳下车来问我怎么停在了这。

 我马上反应过来,跟舅说本来想绕近路的,没想到车到了这里熄了火。舅笑着说,你看吧,你舅妈不让你们走,你们还真就走不了了,我刚回去,你们就走了。

 于是舅就很专业地围着车转了一圈,老妈也从窗户里伸出了头,跟舅妈解释着。舅转完一圈后略一沉思,说要给我拖拖试试。天呢,我心想:舅啊,你可别真给我拖出啥毛病来,日本地震了,斯巴鲁配件厂停产了,要是拖坏了啥,我这车可也要半报废了。

 舅妈这时也从车上跳了下来,股一扭一扭地来到了我妈窗前,能看出来,老妈很紧张,哈哈。舅妈跟老妈商量说不行今晚别走了,老妈不同意,说得回去,家里还有事。

 舅在她三轮车的配件盒里寻找了一番之后,说是没带绳子。正好啊,我说那算了,舅,你先去地里把粪卸了,然后回来咱再想办法吧。舅又沉思了一会,说那好,你等我哈,不远,顶多半小时就能回来。

 目送着舅妈撅着个股爬上了三轮车,舅重新把车摇着火,就走了。我这时才发现手心里都出汗了,拉开车门,看见老妈一手提着子,在那瞪着我看。我俩“噗…”一声都笑了。我要求继续做,老妈不干了,我说你没听见舅说吗,至少得半小时啊。

 看的出来,老妈也是在兴头上被打断的,这次很配合。说两腿都快麻了,换个姿势。我问怎么换,老妈让我坐在后座上,然后她又拉下了子,我就看到两片股出现在我面前了,忍不住摸了上去。老妈两手扶在两个前座上,然后股使劲往后撅,在找到了我的巴后,便一股坐了下来,我的巴瞬间就又被她那又曲折的小径所没了。

 老妈嘶嘶哈哈地在我巴上上下起伏,我则扶着她的,很省力地享受起被她吃进去又吐出来的感觉来。

 “妈,我,这样好舒服。”我气说。

 “嗯,这样很深是吧。啊…”“对啊,你是不是以前玩过车震啊,哈哈。这么专业。”“滚,你妈的,你这是骂我呢?”“哈哈,没有,妈。我这不是<年后的母子突破>
上章 年后的母子突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