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后的母子突破 下章
第01章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难圆的梦,这个梦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

 当然,之所以不称之为理想,就是因为它的不现实

 如果你能轻易达到自己的梦想,证明你是个不思进取的人,给自己定的目标太狭隘。

 当然,如果你的梦境很华丽,整天将自己包裹在梦里不愿醒来,那也是不可取滴。整天买彩票,难道你也整天算计中得的奖金应该怎么来详细支配吗?那样就痴人说梦了。

 以上论述,和本文无关。别骂我。之所以说到梦,是因为我从小到大有一个梦境,感觉很真实,又很虚幻。

 梦里的我也就四五岁,好像是中午,在睡梦中被说话声吵醒。睁眼看见妈妈趴在头看着我,而他身后则有一个陌生的叔叔。妈妈见我醒来就去伸手抱我,但是身体确是前后摇晃的。直到我睡眼惺忪的被妈妈扶起,才看到妈妈的裙子被叔叔放下。妈妈说这是专给人打针的医生,妈妈在被人打针…许多年过去了,我已经分不清这是一个梦还是一段真实的回忆。只不过从那时起我就特别害怕打针,甚至高考考取了高分填报志愿时,我的第一排除专业就是医学,以至于到现在再看那些考取了医科院校们的后进生们,心中却羡慕起了人家的滋润生活。

 上文说了,梦会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和方法。自从自己懂得了男女之事后,便时不时地去回想那个似真似幻的梦境,对于老妈,好像也带着些许的道不出的感觉,指引着我以后与她的相处方法。

 同志们等不及了吧?我也觉得我现在婆婆妈妈的像极了大话西游中的唐僧。

 好的,同志们,赵本山大叔说后面略去七十八个字,我直接来个略去七百八十字吧。

 故事已完。谢谢同志们鼓掌。

 开玩笑了哈,要真是那样,估计我的信箱又得爆,大过年的找骂不好,那我就拿出初一的事情详细描写下。狼友们,沉住气,事情是这样滴…大年初一头一回,串访亲朋好友,好像全国都一样吧。初一的早上天没亮,我就拉着老婆出门了,好不容易走完所有人家,太阳已是升到了头顶。本来昨晚等本山的小品等的脑袋发,早晨又在明哥家喝了点,加上明晃晃的阳光刺得我眼睛睁不开,于是换老婆驾车,想赶紧回家补个觉。

 马上就要到家了,老婆手机响了。是她一个已远嫁南方的同学打来的,今年回了娘家过年,初三就再回南方,想让她去玩一会。娘滴,没办法,我只能下车,嘱咐好老婆慢点开,早点回,然后着脑袋回家。

 打开门后,发现客厅电视开着,换了拖鞋准备上楼上的卧室。这时从书房传出老妈的声音“你们三家去了没有?听说你们那个北京的大爷今年回家过年了?”我着眼睛循着声音进了书房,发现老妈正拿着个尺子在书桌旁站着。看到我自己进来,就接着问我老婆怎么没回来,我跟她说明了情况。

 “去三家了,那个大爷没回来,听说是为了避开坐火车的高峰期,年初三才来。我爸去哪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外走。

 “你在这拿着个尺子干啥?”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问老妈。

 “你爸被你叔叫去喝酒了。后脊梁又”,老妈一边说着一边把尺子又伸到了衣服里面挠后背。

 老妈有银屑病,也就是牛皮癣。我小的时候就有这病了,那时候在老家我经常给她挠后背。像花斑一样,一块块的挠下来,然后被挠过的地方就会通红,有时候还会渗出血来。

 老妈在我小时候经常说,长大后当个医生,好好给她看看怎么回事。

 然而最后我辜负她了,原因是什么?她或许永远不会想到。

 后来断断续续的看了很多医院,药是没停过,正方偏方的了不少。上了高中就没再给她挠过,她也曾经跟我说过基本好的差不多了。今天要是我老婆在家,她是断然不会当着面去挠的,虽然这病不传染,但是不好看。老妈爱面子,这个我最了解。老婆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妈有这病。

 “脊梁上的还没好?我看看来。”我又回到了书房。

 “左肩和后这里还有一块是不是?”老妈转过身去,掀起了衣服。

 十来年没看了,和我印象中相比确实好转了不少,最起码后背大部分都光滑了,剩下的只是局部还有白白的小片。

 “恩,确实好了不少了。我再给你挠挠吧?”“嘿嘿,你不嫌脏啊?”老妈转过头傻笑着对我说。

 “嗨,小时候又不是没给你挠过。要是嫌脏,早和你断绝关系了。你往上掀掀褂子,上面的那块好像不小。”我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她肩膀,让她俯在书桌上。

 “哎呦,那样就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算了,我下褂子吧。”老妈不再推辞,站起身掉了外套,然后将衣拉到了肩部,俯身趴在了书桌上。

 于是我就开始给老妈挠,很快,肩上的死皮就被我扯下来了。望着老妈的身躯,我是感概万千啊。

 十来年没给她挠过后背了,想想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小孩,现在却成了一个马上就要当爸爸的人。现在我理解老爸跟我说过的话了“当啥也别给人当爹,累!”确实,还是小时候好,啥都不用去想,哪像现在,时刻得提防着是否有人你,做事得小心翼翼。哎,又扯远了…反正当时我就在短时间内把我走过的人生之路捋了一遍。哎,挠完肩上的准备挠上的时候,我的回忆恰好就停在了高中上学的公共汽车上。

 青少年为啥不能饮酒,因为酒不是好玩意,能让你壮胆加脑袋程序出错。

 我情不自的就将目光往下瞄,老妈是趴在书桌上的,那大大圆圆的股离我下面不到十公分,只要我稍微往前动一下,就能接触到。

 看的我是面红耳赤啊,弟弟不自觉的就笔致敬了。同时我也想到了我的那个梦境,是否那位烂人当初就是这样她的?

 眼睛的目标不在背上,慢慢地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下来,进而就变成了部的抚摸。这时候老妈还没有感觉出异样,还在问我肩上厉害点还是上厉害点。

 “啊,当然是上,你看这里还有一大块。”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嘴上说着,其实脑袋里想的还是这个我曾在车上顶过一年多的股。那时老妈肯定是能感觉出来的,可为什么没有半点避让的意思呢?是害羞而难于启吃,还是…如果我现在假装不小心再顶上去,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人大了,考虑的事情就多了,虽然我喝了点酒,但是还是知道这个后果是什么的,最终我没敢。摇了摇脑袋清醒了下,对老妈说:“妈,你下面还有一块,你再拉拉子。”说实话,她下面确实还有一小块没挠到,我当时确实也不是不怀好意的。可是老妈却不让,说那下面自己能够着。我就说怎么也是挠一次,干净了吧。于是双手扯住子往下拉。

 老妈的子是老婆给买的,那种很宽松的,料子很软,下面的腿很宽大,像喇叭。当时选的时候我是不赞成的,这哪是冬天穿的衣服,就是夏天穿的,买回去让老妈一看还以为我们买反季节的省钱呢,但是老婆说我不懂。买回来后老妈还真的很喜欢。

 哎,女人的审美眼光啊…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腿松,部也松,我只那么轻轻一拉,子便滑过了大股的阻挡,一下到了股以下,白花花的股就近在眼前了。在这一刹那,我内心很是震撼,这就是我顶过的那个股吗?比我老婆的丰多了,要是从后面顶进去,肯定舒服。小时的偷窥只是从镜子中看到的反像,远没有这真实的刺

 写到这里,急的朋友可能在意了,我在附件中配了一幅图。请别误会,这不是本人妈妈,我手上确实有老妈的生活照,但是考虑到隐秘的问题,我就不发了。照片为本人以前一网友所赠,现在看来其身材和老妈相像的很,于是拿出来供大家参考。

 老妈呆住了一两秒,可能她也没想到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褪下了子,然后两腿微屈夹紧,手就去拉子。

 我还在后面张着嘴巴欣赏,根本没想什么,就拉住了子不让她穿,另一只手抓住了半个股。可是马上就又后悔了,这成什么了,儿子拉住母亲不让她穿子?

 太明目张胆了。可是手已经拉住了,再去放手,就显得我真是有龌龊想法了。

 脑子飞快运转,想找个台阶下。

 老妈这时候两手还在使劲往上拉,我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合适理由,就这么耗着。

 “唉!”老妈发出很大一声叹气。

 然后两手抱住了头,把脸埋在了胳膊里,又重新趴在了书桌上。坏了,这是老妈对我的警告,再不给她拉上去,后果肯定很严重。这可是亲妈,我心虚了。

 可是看着这么个丰股,哈哈,心里有点不甘,就打了两下,准备给她穿上子。

 可是刚轻轻打了一下,老妈却发出了我从来没从她嘴里听到的声音,就是那种拉的长长的汉语拼音“eng …”,我以为我听错了,就用拉子的另只手用力打了一下,这下听清了,又变成了拉的长长的很深沉的“嗯…”的音,声音大了许多,还颤抖着。

 偷看了很多年,这种声音我是从来没听到过。老婆倒是经常“eng …”地叫,联想到这些,我觉得自己实在有点憋不住了。但还是不敢确定老妈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于是,我大着胆子双手按在老妈肩膀上,然后下面狠狠地顶住了她股,一直将她顶到靠住了书桌为止。心里想啊,要是她不是那个想法,我这么做,她肯定会起来走人的。可是又一次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把两胳膊又抱了下头,埋的更低了。

 事到如此,我彻底明白了,也彻底放开了。几乎是用颤抖的手解开了带,将坚硬的巴释放出来。然后想都没想就用手扶着往里,由于老妈的姿势合适,很快就找准了目标,然后用很慢的速度往里近。

 里面已经是很泥泞了。老妈这时不再发出声音,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我到底后,便将双手又放到了她肩膀上,开始慢慢。这样约莫过了三五分钟,本想着她会再叫两声的,可是却没了半点反应。

 慢慢加快了速度,下面也发出了“啪啪”的声音,这个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是那样的悦耳,每次到底,我的部都前凸成了弓状。此时此刻,我脑袋几乎一片空白,根本不在乎什么后果,完全沉浸在了这份润的感觉当中了。

 突然想到了那种面对面的姿势,于是我拔出了巴,然后想让老妈转过身来,可就是扳不动她,情急之下,我抱住了她的,然后把她抱离了书桌,使劲转了过来。老妈依然用胳膊挡着脸,任凭我怎么,她都不肯站着,而是用股靠在书桌上半坐着。

 这个姿势咋?根本没法进。我傻乎乎的站在旁边,无计可施的时候看到老妈虽然坐着,但是两腿中间还是有空隙的,于是拉住了她一条腿往外移,扶着巴就往里。老妈显然不会想到我用这个姿势,开始用头顶开我,但是已经进去了,她便不再挣扎,用一只手捂着脸低头埋进我怀里,另一只手绕到我身后打了我肩膀一下。

 看她没什么强烈抵触,我便又开始耸动起来。这次我两手抱住了她的股,让她半坐在书桌上,她分开腿夹着我的身体。虽然还是有点难为情,但是我当时确实不大冷静了,特别想看看她的脸,于是身体使劲往后仰,想让她低垂的头离开我的身体。

 可是我越往后仰,她的头就越往我身上靠,导致下面都快滑出来了。没办法,于是又抱住了她股使劲抱离开书桌,就这样,我俩终于面对面站着了。

 梦寐以求的姿势,我开始抱着她股使劲,时不时地还在她股上打两下。

 终于,老妈好像有点进入状态了,双腿开始夹紧,另一只手也放到了我肩膀上。

 强烈的感官和心理刺开始让我忘我。随着动作的加快,老妈虽然依旧没发出声音,但是下面却开始配合起来,和我一起来回晃动。

 终于,我要忍不住了。我这人有个习惯,就是的时候喜欢<年后的母子突破>
上章 年后的母子突破 下章